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57.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4章 冲冠

第194章 冲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随着佟锦一声叫喊,室外的轰隆声出现了短暂的停顿,一道阴鸷的喝声自外传来,“兰青!你私闯慎王府胁迫本王,已够抄家灭族之罪!”却是慎王!

    佟锦此时已被红玉等人制住并捂住口鼻,同时亦已惊忡,慎王府?原来她的所在之处,一直是京城,一直是距平安王府不过数百米之遥的慎王府?

    “我再问你一次……”再次响起的声音冷漠、却是饱含无尽的激动情绪,“她在哪里?”

    佟锦的泪水瞬时夺眶而出!她就在这!近到可以听到他的说话!可她开不了口,身子被红玉等人死死地按着,一动也动不了。

    “我知道她在你手里。”僵持良久,兰青忽地放软了语气,“你把她还给我。”

    “我绝不计恨你对她做过什么。”

    “我发誓终生效忠于你。”

    “你交出她,我助你得到皇位。”

    “我只要她……活着。”

    一字一句,如千斤巨石一般重重地砸在佟锦心上,泪水肆虐,她的眼前已一片模糊,他究竟要伤心到何种地步,才会说出这样近乎于哀求的话?

    慎王的声音停顿了一会,继而极为愤怒,“你硬闯我府,又胡言乱语,本王根本不知你在说什么!兰青,别以为父皇赏识你我就不敢动你,你实力的确不差,但我也并非一无是处!”

    话音才落,便听兰青闷哼一声!

    “找不到她……”兰青气息微乱,“只好让你们一起陪葬!”

    语毕,只听屋外轰鸣阵阵,成串的哀嗷声齐齐响起,灵力带出的风势令人脚下发颤,就连他们所在的房间,也因外界的灵力比拼而颤抖起来,让人丝毫不怀疑有随时倒塌的危险。

    “我才不要死!”一名极受惊吓的大夫再忍不住,猛然踢开房门,夺门而出!

    他这一跑,屋内其他的大夫和下人全都怔在当场,佟锦所处本就是正对院落的房,此时房门大门,屋里院里,已是通望无余!

    兰青仍被慎王的手下包围着,适才一击,已击退十数人,可慎王仍有源源不绝的援兵前来,兰青又不肯下死手,一时间,双方竟拼了个势均力敌!

    正当僵持之际,对面正房突然破门而出一人,慎王脸色大变之时,兰青已自大敞的门扉中,见到了日夜思念的那张面孔!

    是做梦吗?她被按在那,被捂着口鼻,面上被泪水糊得一塌糊涂,她死命的挣扎着,终是挣开了钳制,奔至门前,转眼却又被拉了回去。

    就是这短短的一瞬,已足够兰青看到,她丰腴的身材,以及高挺的腹部。

    有什么东西在脑中轰然炸开!

    纵然已做了万般猜想,可当事实摆在眼前,兰青还是克制不住狂吼一声,原本清明的双眼,已瞬间染得血红!

    三日前。

    兰青回到京城已有半年多了。

    作为一个灵力废而又复、且更胜以往的强者,他不远千里投效君王的故事迅速传遍大周,灵力五层巅峰、收放自如的操控,都让他成为成为大周乃至赵明二国新一代的励志传奇!永兴帝对他极为倚重,他也不负圣望,频频赶赴边关为大周稳固疆土立下赫赫战功,他不再是以往那个需要咽尽苦水、靠微笑回复一切嘲弄讥讽的兰青,他又是他,那个拥有“圣朝双英”名号,可以无须看任何人脸色,只做自己的兰青!

    永兴帝待他如珍似宝,极盛的荣宠之下,各式的恭维讨好接踵而至,许多人,曾经离他而去的各色人物,在他以事实证明了自己实力后,再度重聚在他身边,说着曾经说过的话,做着曾经做过的事,众星拱月一般,为他重披一身光华荣耀!可这些,这些可以证明自己、兰青曾认为对自己极为重要的东西,现在却变得乏淡如水,对他而言,没有丝毫意义。

    他此次重回京城,为的不是功名利禄,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更非为了回来报仇,他回来,只想找一个人。

    她没死,这是他心中唯一坚持的信念,可她在慎王手中,若他不回来,凭他在外的那一点微末之力,怎能探寻到她的下落继而救出她?所以他一定要回来,一定要重振声威,一定要极速地拥有自己的力量,如此,才有足够的力量去保护她。

    兰青从没有一刻这么后悔过,若是早听她话,早回京城,这所有的一切是否就不会发生?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兰青灵力再复,声威更胜从前,就连永兴帝都急于探寻“御灵师”的奥秘,兰青只是隐下曾权一事不提,只说是自己参悟,对于御灵师的心法诀窍却并不隐瞒。

    兰青深知自己天赋过人,又有曾权这样一位万金难求的老师教导,加之多年来自己失去灵力后见遍世间百态的积聚沉淀,这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不俗成就。可他总是没忘老师的教诲,御灵师,乃是剑走偏锋,终非稳扎稳打的正路心法,若要成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又因以往无人真正达到他所触及的高度,将来是否会对身体造成损伤也未必可知,所以,未达大成之前,决不可轻易教授他人。

    这些话,兰青牢记在心,对永兴帝转述时也都一一言明,这是他向永兴帝表示忠心与诚意的手段,永兴帝若不怕死,大可废去灵力从头再来,可他已事先言明,并非人人可以成功,他不打包票就是了。

    永兴帝对他该是有所怀疑的,可又抵不过他实力的诱惑,兰青在战场上可以一抵百、抵千,对于目前边关吃紧的局势来说,任何怀疑都可暂且放至一旁了。

    永兴帝怀疑又倚重的矛盾心态,恰恰是兰青最为需要的,他希望可以借永兴帝这样的心态来接近慎王,近来永兴帝与太子关系和好如初,慎王一派虽暂时消寂,可私下的动作从未停过,兰青希望慎王发现永兴帝对他的猜忌,如此,便可主动前来拉拢于他,只要他有机会接近慎王,便可逐步探知佟锦的所在!可惜慎王始终太过小心,回京半年有余,对他一直是采取观望态度,甚至还有意回避!这与慎王的野心雄图太过不符,由此,也可断定正是因为佟锦,慎王才会对兰青顾忌有加!

    兰青确定此事后,更加专注对慎王的监控,可怎么也追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慎王除了上朝,便是入宫,要么便留在慎王府,一副向永兴帝表明态度的样子,光明磊落,连个私密的别院都没查到,更别提探知佟锦的所在了。

    长时间的探查无果,让兰青焦急万分,到最后,甚至有些灰心。太久了!半年的时间,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他已做好了一切心里准备,他想象佟锦被慎王捉去,可能受到的任何对待,可有一样,他怎么也不敢想。

    如果佟锦死了呢?她那样的人,如何能忍受这样的事?她如果刻意寻死,有谁能拦得了她?

    兰青不敢想这个可能,可每到夜深人静,喧嚣退尽之时,无尽的恐慌还是会如潮水般铺卷而来,侵袭全身,浸透他的指尖发梢。

    “兰将军慢走。”因兰青回京后并未担任实衔,却又屡获军功,是而朝中多有人称他为兰将军。

    兰青站定身子,回身向朝臣正陆续散去的太銮殿方向看去,瞬间便找到了喊住他的人。

    “九皇子。”兰青微微颔首,并不因对方是皇子而过分恭敬。

    九皇子笑容依旧,看似毫不在意他的态度,“兰大哥回来这么久一直太忙,我想与你叙叙旧都没有时间,今天你可躲不了,我已约了七哥十弟他们,一起宴请兰大哥。”

    由将军到大哥,语气转换得非常自然,兰青并未拒绝他的邀约,心中却警惕起来,九皇子向来是慎王一党,自慎王失势后,又与七皇子打得火热,表面上看,与慎王算是划清了界限,可兰青监视慎王已久,从一些不经意之处,还是察觉得到,九皇子与慎王间仍是紧密相连的。

    名为“叙旧”的宴席就办在复又重开的八仙楼内,大大小小的皇子来了近十位,朝中的青年才俊也多有参加,从宴会的气氛之烈,便可看出兰青如今的地位,不过最让人意外的,是太子的到来。

    自上次与慎王相争失利以来,太子修身养性,对这些聚会也是能免则免,以防被人说是聚结朋党,今日却是亲自前来,待皇弟亲睦,对臣子和善,与兰青更是热情有加,将宴会的氛围推向最**。

    九皇子能请动太子,这很出乎兰青的预料,更让他不得不在意的,是九皇子一次不经意的举动。

    偌大的厅堂中,九皇子本坐于东道之位,自太子入席后,便将主位让与太子,可席间数次,九皇子扭回身去,目光都投向身后某个不起眼的隔断之处,那里围着一扇插屏,正可看到太子所居之席的全貌。不仅如此,更在兰青暗中吩咐兰石过去看看的时候,九皇子突然起身,借由趔趄挡住兰石的目光。

    这都是一些小事,若是以往,兰青势必不会在意,可他此次前来,心中已对九皇子起疑,对他的一些举动自然记在心中,此时见他如此,心中的怀疑达到顶点,宴散过后,于回府途中思索良久,猛地,脑中一炸!

    屏风后的人,极有可能是慎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