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58.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5章 产子

第195章 产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样的设想让兰青激动不已!如果真是慎王,在这样的场合,他怎会出现?又怎会于暗中观察他和太子?他和太子……兰青闭了闭眼,自他回京之后,与太子君臣相宜,太子也对他礼遇有加,在外人看来,二人间并无半点嫌隙,可此时慎王暗中相察,必是带有一定目的,可是为找到他与太子间的破绽?那么,是什么事让慎王觉得他和太子间有嫌隙,并可让慎王不惜甘冒风险,亲自现身观测?

    不是兰青想得太多,而是这半年多来,他已将自己的处境看得无比透彻,他甚至想过利用他与太子间的恩怨来争取慎王的信任,可这件事由他自己说出,无疑可信度会大大减少,他一直在寻找的机会,如今却送上门来,这说明了什么?是不是说,慎王已经知道了他与太子往日的恩怨,所以才让九皇子安排这场饭局,目的,便是观察他和太子之间是否真的全无心结!

    那么,慎王是如何知道的呢?

    兰青明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慎王自然可以有很多渠道来了解这件事,可他心里就是止不住地想,是不是她,是不是佟锦……告诉了慎王这件事?

    他等了太久了,半年多的时间,他每日都煎熬在她是生是死的矛盾之中,他就快撑不下去了,他几乎已在说服自己,她可能已经死了,不要再继续找了,就在这个时候,让他看到了最后的希望!

    一定是她!

    就像即将沉溺之人抓到了一棵救命稻草般,兰青着了魔一样,不眠不休地跟着慎王,但整日下来,毫无所获。

    慎王向来小心,除了几个特定的地方,基本足不出户,更不见他出京,可他却能知道这样绝密的消息,为什么?

    是有人通风报信,还是……一个想法自兰青脑中隐隐成形,他却又不敢相信,佟锦……莫不是一直就在京中、在慎王身边!

    这个可能让兰青再不能安稳,他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他会发疯!就算孤注一掷也好,在他疯狂之前,总要寻个答案!

    兰青终是将目标定在了慎王府,可慎王府内高手如云,想要悄悄探察绝非易事,除非……硬闯!

    擅闯皇子府,就算兰青也是皇亲国戚,这罪名也是不轻,加之慎王府折损颇多,若是报至御前,谁也不知道会引发永兴帝怎样的雷霆之怒,但,哪还顾得!

    兰青双目血红,脑中尽是佟锦刚刚闪现时的样子,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瞬霎时崩坏!

    “你该死!”兰青的双手不可控制地微微发颤,泛红的双眸死死地锁定人群之中的慎王。

    慎王惊得倒退两步,朝左右大声指挥呼喊,不尽其数的青色光点由四面八方瞬时汇成一条巨流,威压即时逼下,院内数十高手皆被这强大的灵力压迫得心血浮动,那灵力却在继续壮大,几个呼吸过后,灵力的青芒已是铺天盖地,原本半透明的青色光幕竟似转为实质一般,竭力相抗的慎王府高手再无反击之力,有不少已然吐血倒地。

    对此,兰青仿佛一无所知,他喃喃地,只念着一句话,“你,该死!”

    话音落下,兰青身上衣衫无风鼓起,束于脑后的长发脱散开来,随着衣裳肆意摆动!头上,青色光幕猛然青芒大盛,似有生命一般扑落下来,那一瞬,本该是哀号遍布的慎王府,竟出现了极为诡异的短暂寂静,在青芒的包裹下,树木、房屋、庭院,一切的一切,以极快、却又看似极缓的速度,就像被按下延迟键一般,慢慢倒塌、坠落,最终,被青芒全然吞没!

    除了佟锦所在的那间屋子,偌大的慎王府,瞬间移为平地!

    再无人上前阻拦,如此威力,早已超越了所有人的认知想象,王府高手纷纷倒地的同时,亦被吓得肝胆俱裂,再不敢提起丁点相抗之心!

    “你……如此待她……要我……怎么饶你……”兰青神色木然,似乎对外界所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他一步一步,跨过那些吐血不止的王府高手,慢慢朝慎王走去。

    慎王惊怒的面上终于添了十成的恐惧,他跌坐在地,再喷出一口热血,“别杀我……”慎王撑着身体向后挪了几步,神情极惧,“你不能杀我,父皇绝不会饶你……”

    他本已极惧,说话间又对上兰青冷淡的目光,他从那双微红的眼中只看到了一个字:杀!

    慎王身上一软,身体再不能挪动分毫,他瘫软在地,再顾不上什么颜面,“饶了我……我没动她……那是你的孩子!我替你把她们母子照顾得这么好,你不能杀我!”

    慎王拼尽最后余力吼出的一句话,让兰青的目光复现了一瞬的清明,可也仅是一瞬,一股波浪般的青芒自兰青体内猛然涌出,他抬手,那青芒便聚成一团实质,停在慎王面前,缓缓地,流动成了一只大手的形状!

    兰青五指骤然一收,那灵力大手瞬间钳上慎王的颈项!

    “那又如何?”兰青沉沉开口,眼中闪动着嗜杀的光芒!“死吧!”

    手中对灵力的控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圆满,无论是巨威之力,还是精细之末,他甚至可以御灵化形,这便是老师曾对他说过的,大圆满境界!

    兰青口吐厉语,心念之间便可取了慎王的性命,眼见慎王哀嗷一声,已然闭目等死,一双温热的手却突然缠上他的腰间。

    “青……兰青……”梦想已久的声音重现在他耳边,“快抱抱我,我想你。”

    一句低语,便抵了所有,兰青合目,掩去眼中无尽肃杀之气,再顾不得慎王,猛然回身,将身后那人牢牢地拥进怀中!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体温,熟悉的味道,兰青贪婪地汲取着来自她身上的一切,他抱得极紧,对闻讯赶来的御林卫视而不见,任他们将他和佟锦围至一团。

    这些御林卫,早在有人传消息入宫说兰青擅闯慎王府时,便领了永兴帝之命赶了过来,可其后发生的一切,无一不出乎他们所有人的认知,他们眼见着青芒聚汇,眼见着无数高手折于兰青手下,眼见着慎王府在自己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还是凡人之力么?别说对抗,眼见这一幕的人,连动动手指的念头都不敢存在,个个面面相觑,均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惊惧……以及无边崇拜!

    “兰……公子。”御林卫的领队斟酌半晌,也没想出该以什么称呼相待,才不算辱没了兰青,想了半天,差点连“神人”这样的话都说出口去,好在理智尚存一丝,没有对这个尚不知该如何定罪的“罪人”当众表达崇敬之情。

    兰青抱着日思夜想的人,极本不愿再理其他,他甚至不敢睁眼,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就算是做梦,也一定要把这场梦做完才好!不想此时被人一唤,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冷不防睁开眼开,直视那“唤醒”他的人,目光冷冷。

    那领队身上一激,不由自主地后退半步。

    “公、公子……”领队定了定心神,强自开口,“公主……佟……夫人……”要说佟锦原也是京中名人,他自然认得,可自佟锦被夺了公主头衔离京后,京在便早没了“温仪公主”这号人物,后来兰青回京,又报了佟锦身故,是而他连换了几个称呼,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叫对了,最后干脆伸手一指,“她似乎情况不太好……”

    兰青低下头去,便对上佟锦向他微笑的面孔,不过她的笑容有些勉强,神色间也满是痛苦之色!

    “我好像……真要生了……”佟锦再留恋他的怀抱,现在也是不得不离开了,她死咬着下唇,强忍着下腹阵阵抽痛,头上已见了细细的一层冷汗。

    兰青心中一跳,虽还是对刚面见她就要生了这种事有点措手不及,但仍是急急横抱起她寻找安身之处,可四周一看,大战过后尽是废墟烂瓦,不由得也傻了眼,幸好那御林领队理智尚存,一指兰青身后,“公子,后面!”说罢人已冲了出去,替兰青踢开一些碎石,以便他抱着佟锦前进。

    慎王府仅存的屋子里,大夫稳婆吓倒了一地,兰青抱着人进屋的时候,他们还在地上哆嗦,兰青将佟锦置于床上,而后回身,一眼扫来,“想死的话,就只管躺在那!”

    这句话,强过救命灵药,那些大夫和婆子争相爬起来,抖着身子拥到床边,好像来得晚点就会没命一样。

    兰青就坐在床头,紧握着佟锦的手,与那些人道:“她平安,你们都平安,明白?”

    几个大夫和婆子的头点得都快要掉下来,也不知哪来的默契,当即把脉的把脉,备产的备产,又有人出去想要准备热水,才出了门,望见眼前荒废的一切,差点吓丢了魂。

    最后还是那御林领队比较机灵,派人去附近的人家征要热水,也不知佟锦这一胎是顺利还是不顺利,之前过了预产期那么久迟迟不生,如今这一发动,倒是来得排山倒海一般,第一锅热水才送到门口,已听屋内齐声欢呼,继而婴儿脆啼,响彻云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