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59.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6章 重聚

第196章 重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永兴帝一直在宫里等着消息。

    两个时辰前,有慎王府门人入宫禀报兰青强闯慎王府,慎王得知后匆匆离去,随后永兴帝亦派一百御林卫前去查看情况。

    “启禀皇上,”御林卫派人传回消息,“兰青在慎王府发现佟将军之女、前温仪公主佟锦被囚于偏院,现已将人救出,佟锦亦于适才平安产下一子。”

    经历了慎王府被瞬间移为平地的消息后,永兴帝本以为没有什么消息能更让人震憾,可现在却不由怔了一怔。

    “佟锦?”永兴帝稍一思索,结合佟锦产子的消息,便已猜出事情始末,面色不由更沉,“如今兰青佟锦身在何处?”

    “尚在……慎王府内。”那御林卫犹豫了一下,道:“因臣等及时赶到,提前疏散慎王府家眷,故而房屋倒塌并未伤及太多人,慎王亦平安无虞。”

    永兴帝一时无语。

    房屋倒塌?把整个慎王府轰得只剩了一间房,这叫房屋倒塌?听说慎王被救下时只剩了一口气在,这叫平安无虞?

    “太子呢?怎么还没来?”

    黄存喜在旁小心地道:“刚递进的消息,太子染了重症风寒,下不得床……”

    永兴帝气得直咬牙,“病得倒是时候!”

    他不怪御林卫向着兰青说话,大周尚武,崇拜强者是人之常情,何况还是那样的无敌之力?永兴帝并未见到实况,却见识过兰青向他展露的功力,如今听来,功力更胜以往,连他都不禁对这样的实力心驰神往!可神往归神往,众目睽睽之下,无论何种理由,兰青擅闯皇子府的罪名却不得不定,可以兰青现在的实力,恐怕就连他亲自前去也未必有一合之力,所以太子才会临阵装病,能避则避。

    这不孝子!永兴帝暗骂一句,兰青现在成了名符其实的刺儿头,能瞬间平了慎王府,那百十个御林卫更是不够看,如今还有谁能擒得了他?罪人失擒事小,丢了朝庭的面子事大,永兴帝如今总算能体会到赵明二国这半年来的感觉,出动全朝之力也拿一个人没办法,是何种的无奈?难怪赵明二国近来主动求和,接二连三的送公主过来和亲,在这样的威力面前,何人能撼?

    “儿子愿为父皇分忧!”说话的却是刚刚赶进宫来的七皇子,他单膝跪地,“儿臣愿前往慎王府,说服兰青自首!”

    永兴帝沉吟一阵,黄存喜适时地道:“平安王爷与王妃在外求见,已侯了许久了。”

    永兴帝揉揉额角,“让王妃去给太后请安,平安王与小七一起去慎王府吧。”

    七皇子当即领命,与急慌慌的平安王爷一齐,赶赴慎王府。

    兰青做下这样的事,是绝不会束手就擒的。这是所有人心里的想法,包括七皇子和平安王,可当他们抵达已是一片废墟的慎王府外时,脑中所有想法都只归成一个——太恐怖了!

    没有亲眼所见,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慎王府毁得有多么彻底,满目狼藉之中,仅有一栋房屋存留,永兴帝派出的御林卫围在那房屋二十步外,背里面外,不像包围,倒像在保护屋子里的人。

    “参见七王爷。”御林卫领队从包围圈中钻了出来,与七皇子见过礼后又连忙抱拳向平安王道:“恭喜王爷,兰夫人平安产下一子,王爷又做祖父了。”

    今天平安王的小心脏差点吓停,近年来他被王妃强带着走遍四方,时间久了,倒也觉得悠闲,索性把府里的事都交给兰绯与季侧妃,直到半年前兰青回来,他与王妃才又重回京城安顿下来,眼见兰青灵力更盛以往,平安王与王妃都倍感欣慰,正欲计划继续出行的时候,突然接到消息,说兰青把慎王府给平了。

    给平了,是什么概念?之前他一直摸不准,直到真真切切地站在慎王府跟前,看着身旁七皇子微张的嘴与茫然的神色,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做梦!

    平安王差点没昏过去,这会又来给他报喜,兰夫人?说的是哪个?

    平安王正迷糊的时候,那领队又与七皇子道:“七王爷,兰公子说适才为寻夫人激动了一点,不小心给慎王府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他愿负起全责,不过兰夫人才刚刚生产完毕,兰公子不放心离开,愿以此处画地为牢,并接受一切处罚。”

    七皇子眼巴巴地望一眼就成变成平地的慎王府,麻利地回身上马,“此事,还是得先去禀告父皇。”

    开什么玩笑!他是来劝兰青投降的,现在人家主动投降了,他还不快闪?什么一时激动、一定损失的,还是都交给永兴帝去头痛吧,最主要的,兰青现在提出画地为牢的提议,他做为这里的最高指挥长官,能说不行吗?说不行,看见慎王府什么下场没?他才建好没多久的福王府可禁不起这么折腾!

    七皇子兰煦向来知道自己的斤两,此次主动请缨,也是想替不在场的太子顶一顶压力,可这不代表他就得硬拼,对于自己的小命,他还是十分珍惜的。

    兰煦的消息传回宫中,引得永兴帝也是一阵无言,许多闻风赶进宫去的臣子唯恐天下不乱,直说兰青此举目无君上,要永兴帝发兵相擒,永兴帝倒是想,可问出一句:“谁愿前往?”底下当时寂静无声,不由气得胸中一阵发闷。

    永兴帝想不出世间还有谁制得住兰青,在这样的实力面前,就算是皇权也只不过是一片浮云,对他起不到丝毫钳制作用,这半年来,永兴帝已看到兰青可以发挥的作用,若是兰青将来为他人所用,对皇室、对整个大周来说恐怕都不是幸事!更何况,之前传回的消息,兰青为救人曾许诺会帮慎王夺得皇位,就算他救人心切,这样的话还是大逆之言!相信任何一个帝王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有除之而后快的心情,可问题是,谁能除得了他?

    正因为如此,永兴帝才会下死命将此事瞒下,否则传到朝中,又将是一番动荡!可以说永兴帝此时对兰青是有杀心的,但又拿他没办法,除此之外,永兴帝心中又对兰青的境界万分渴望,重重矛盾之下,对兰青,更不知该如何处置!

    “顾念他夫妻久别重逢……便暂且画地为牢,待明日早朝,再行商议对其如何处置!”永兴帝这句话险些说不下去,他执政二十多年,还是头一回对一个“罪人”如此妥协,不仅妥协,还要替他想妥协的理由,真他nnd!

    “慎王何在!”提到慎王,永兴帝的火头一下子又冒了起来,“他锢人妻子,与强抢民女之流有何区别?实在可恶至极!”

    这是不是迁怒谁也不好说,因为慎王确实做了这样的事,至于他的目的也很明确,于是又有人联想佟锦产子一事,暗传佟锦所生乃是慎王骨肉,这又是后话。

    再说兰青与佟锦,久别重逢,可谓历尽苦难,佟锦生产后顾不了得子喜悦,抱着兰青便痛哭了一场,最后还是稳婆壮着胆子过来提醒,说产妇不能流泪,以防伤了眼睛,佟锦这才哭声渐收,再一抬头,看兰青也是泪眼朦朦的。

    稳婆把孩子抱过来,两个人看着锦被里皱巴巴的一张小脸,又齐齐失笑,兰青展臂将她母子拥进怀里,轻声说了一句:“要是做梦,别叫醒我。”

    兰青说罢身子向旁边一栽,佟锦吓个半死,连忙喊大夫人进来,连按带掐地紧张了半天,兰青微微掀了掀眼帘,嘀咕一句,“不让我睡觉,一起去死!”

    于是没人再敢动手了。

    佟锦骤然失笑,直到此时,她还觉得自己身在梦境之中,就像兰青所说,如果是梦,别叫醒她。

    紧张了半年的心一朝放下,佟锦也倚在兰青身边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佟锦耳边回响着嘹亮的婴啼声,伴着王妃熟悉的声音,“你别再走了,晃晕了我的孙儿!”

    “你懂什么!”平安王的声音移动着传进佟锦耳中,“宝宝吃得太多了,晃一晃,有助于消化!”

    “我看你才不懂!”王妃厉声一喝,“快去找大夫来看看,哭了这么久,别把嗓子哭坏了……”

    听着这些声音,佟锦未睁眼先笑了,继而便觉手上一紧,一个清朗又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醒了?”

    听着这道声音,佟锦又想哭了,可她忍着,吸了吸鼻子,闭着眼睛问:“是做梦吗?”

    两片柔软的唇随即贴了过来,轻吮良久,咬着她的唇瓣说:“不是。”

    佟锦伸手,牢牢地揽住他的颈子,双手又顺着他的颈项摸到他的脸颊,捧着他的脸,固定在自己面前,她轻轻吐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来,便见一张清隽容貌,长眉秀目,蓄了无尽的思念。

    “真是你。”互视良久,他倒先笑了,安心之余,眼中隐现水光。

    佟锦伸手覆上他的眼睛,笑道:“多大的人,总是要哭。”

    兰青俯下身子紧抱着她,又笑嘻嘻地咬她的耳朵,“我乐意,你咬我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