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6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7章 请缨

第197章 请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久别重逢,又历经这些磨难,兰青与佟锦夫妻二人无时无刻总有说不完的话,反正佟锦正值产后无法出门,他们便每日相依在一起,哝哝耳语,说累了就去看看孩子,两个人就留在那间屋子里,寸步不出。

    佟锦当初被慎王擒来,食宿待遇还算不错,所住之处也是内室外间空间宽敞,不过再宽敞,到底也只有一间屋子,住他们两个是够了,奶娘带着孩子也勉强可住,但可苦了其他人。这小屋外,一片废墟,虽然说这里暂时被划成了牢房区域,但有谁敢真的把屋子里的人当成囚犯那么对待?更别说还有一个需要调养的产妇和两个吃喝都要精细的奶娘,于是负责“看守”兰青等人的御林卫征用了附近一户人家的厨房,每天跑来跑去的送饭,腿都快溜细了。

    就这,还有人不满意。

    平安王妃从第一天过来,见兰青和佟锦吃饭都要由专人老远送来,送进屋子的时候饭菜都快凉了,心里就大大的不乐意,回府后马上开始张罗,第二天带来自备瓦石的工匠,就在那小屋旁边,另起了一间厨房,又在屋子后身稍远处修了一处便所。

    对此平安王妃振振有辞,“不是毁了慎王府的房子么?这就修还给他。”

    于是慎王府的重建工作小面积开始,有了厨房便所,又觉得这里服侍的人太少,又要修下人住的厢房;修好了厢房,各方来探望的亲眷朋友又无处落脚,于是又要修正厅……工程进行得十分迅速,仅仅月余,以那间小屋为中心,周围厅堂俱全,甚至还挖了个大坑,说是要引水进来,修个荷池,以供产妇舒解情怀之用。

    平安王妃处处为兰青夫妇着想,身为佟锦生母的揽月公主自然也不能落于人后,初知佟锦尚在人世的消息,揽月险些一口气没上来,激动得晕厥过去,再一醒来,便听说佟锦产下一子,当下连车都忘了坐,拎着裙摆冲出公主府,在街上跑了半天才觉得这样效率太低,回头又去寻车。

    母女相见,以揽月的个性,定会哭得昏天暗地,可意料之外,揽月只是眼圈红了红,就张罗着给佟锦送人送物,平安王妃修园子,她就各色补品每天轮着上,只恨房子建得太慢,无法即时入住,否则看那架势,是一步也不肯离开的。

    兰青和佟锦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持续着他们的“囚禁”生活,所有的一切都任别人去忙,佟锦还担心永兴帝一怒之下会对兰青采取什么极端措施,兰青却是什么也不想,每天围着老婆孩子,万分满足。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佟锦已出了月子,朝庭对兰青的处罚却是迟迟没有定下,兰青在房里闷了整月,终于有心情去想想其他的事,于是上书,请永兴帝恢复他与佟锦的夫妻关系。

    此书一出,朝臣们这才记起,当年离京之前,永兴帝的确判了他二人和离,也就是说,这一年多来,他们是非夫妻关系,但又有了孩子。

    于是朝臣们便忙起来了,无数弹劾奏章雪片般飞往永兴帝的案前,也有替慎王说话的,说慎王根本不是夺人妻子,充其量与兰青一样,无媒而合罢了。

    这不是纯心添乱么?永兴帝现在最在意的是兰青的处置问题、他的忠诚问题,连重伤的慎王都要排一边去,这些无风也能起浪的大臣们却弄出这一堆有的没有的,有用吗?有能耐直接去慎王府前指着兰青的鼻子说你们不同意啊!只知道上书、力谏,只知道把麻烦丢给他这个皇上!

    永兴帝对兰青所求并没觉得有多为难,只是对兰青的处置一直未下已经丢够了皇室的面子,此时若应他请求,岂不是让人以为他怕了兰青?所以,不能应!

    毁去慎王府一事,让所有人都没心思处理其他的事,兰青毁去的不仅是慎王府,还有他展露出来的无匹实力,无数双眼睛全都盯着慎王府,哪怕那间小屋上空突然多了只苍蝇,都恨不能有人拿去八卦一番,现在永兴帝明摆着不给兰青面子,众臣在忙着上表的同时也不是没有担心,兰青一怒之下毁了慎王府,现在慎王府外那几十个把守的御林卫根本就是摆着玩的,谁知道他会不会再“一不小心”,再抓几个人开刀?

    就在群臣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一边声讨兰青的时候,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兰青又上一书,竟是自行请罪,奏折中说佟锦已经出了月子,他与她们母子团聚整月,已是永兴帝莫大的恩德,不敢再行有违忠义之事,上书恳请永兴帝重责。

    “这是挑衅!”有人在早朝时激动万分,直将兰青骂了个狗血淋头,“恳请皇上即刻出兵,将其擒下!”

    高坐殿间的永兴帝眼皮都没抬,随手一挥,“爱卿拳拳为国,既如此,爱卿便去宣旨吧!”

    一旁的黄存喜当即捧来一道圣旨,竟是早已写好的。

    殿内鸦雀无声,包括刚才还义愤填膺的那个官员。

    不是每天都要照例弹劾一下的吗?今天怎么玩真的啊?看看四周,所有人都是一副“还好我没说话”的表情,那官员欲哭无泪,在所有人同情的目光下,颤颤微微地,接了圣旨在手。

    出殿的路异样漫长,那官员越走脚越抖,思及至今仍瘫卧在床的慎王,他脚下一软,跪了下去。

    旁边立时有人扶住他,“李大人小心!李大人慢走!”

    这位倒霉的李大人突然福至心灵,“啊唷”一声倒地不起,干脆装死。

    永兴帝倒淡定,看向黄存喜,“宣读旨意。”

    黄存喜马上过去拿回圣旨,当着众人的面展了开来,用他向来不急不缓的语速,高声念道:“平安王之子兰青,张狂悖礼,肆意妄为,因私怨毁慎王府邸,藐视天威,罪在不赦!顾念平安王一脉子嗣单薄,可免死罪,特处兰青流放千里之刑,其妻佟锦亦受连坐,钦此!”

    简短的旨意念完,朝堂上出现了短暂的寂静,众臣面面相觑,一时间都猜不出永兴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将兰青流放千里,没了京中的督管,岂不是纵虎入山?还将佟锦连坐发配,恐怕他们夫妻此次一走,不仅再无归京之期,还会在外对朝庭造成偌大的威胁。

    “皇上。”在太子的示意之下,七皇子略带犹豫地上前一步,“儿臣愿前往宣旨!”

    永兴帝点了点头,待兰煦走后便坐在御座之上闭目养神,底下一群朝臣各怀心思地窃窃低语。

    风险太大了,这是众臣一致的认知,可让兰青继续留在京中,他们又根本想不出安置他的办法。

    这边永兴帝不说退朝,群臣自然一个都不敢走,同时也存了要看七皇子如何复旨的想法。

    七皇子回来得倒十分迅速,仅过了半个时辰,便见一道身影如箭一般穿过重重守卫,旋入太銮殿中!

    “启禀皇上!”七皇子单膝跪于殿间,大声道:“兰青已然接旨,只是佟锦因身体未复不宜长途奔波,恳请皇上法外开恩,允许其带子入宫调养!”顿了顿,七皇子改双膝而跪,“儿臣亦有一事恳请父皇。”他抬头,年轻的脸上闪动着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兴奋色彩,“儿臣愿亲自押解兰青出关!”

    无论哪个消息,都令群臣愕然。

    “你一定得平安回来……”

    太銮殿中议论不休之时,慎王府的小屋内,佟锦正亲手为兰青收拾衣物。

    “……不然,我和宝宝可真成孤儿寡母了。”

    兰青倚在窗边长几旁看着佟锦,闻言弯了弯眼睛,“好像现在想弄死我,也挺难的。”

    佟锦抬头白他一眼,继续低下头去,为他收拾东西。

    “怎么这些东西也拿来了?”打开箱笼深处的一个小箱,里面装着一截枯枝、两个试金石雕成的小人以及一方叠得整整齐齐的纸笺。

    兰青走过来,“我让母妃拿来的,这些都是你的东西,你得收好才行。”

    佟锦笑笑,伸手拿起纸笺展开,看着上头清隽的字体,字字句句,无不诉写着他对她的爱恋,被她欺、被她骗,甘愿为她所驱,一生一世,甘之如饴。

    佟锦忍不住笑出声来,“的确得收好,你现在身份不同,要是让人看去了,你的威名可就全毁了。”

    兰青挑了下眉梢,过来自身后环住她,“哪里不同?都是你的丈夫。”

    永兴帝发下的圣旨中,已明确承认了他们的夫妻关系。

    佟锦回过身去抱住他,轻缓地舒了口气。

    “你不仅要平安回来,还要快点回来,宫里那么闷……”说完又撇撇嘴,“皇上那么不放心你,又下旨许我同你一起走,分明是在试探。”

    兰青失笑,“若是你,你会放心?此次我主动请缨,也是为安皇上的心,只是委屈了你和宝宝。”

    “住进宫里还叫委屈?”佟锦做了个夸张的神情,“你放心,这回你这么给皇上面子,皇上也会给你面子,好好照顾我和宝宝的。”

    兰青昨夜秘密上书,力陈自己的忠君爱国之心,愿趁赵明二国士气低迷之时,赶赴边关为大周开疆扩土!于是这才有了后来的请罪书以及永兴帝的降罪圣旨。

    只不过佟锦说得对,永兴帝不信任他,所以才有意提出要佟锦相随,兰青与佟锦商量过后,佟锦便提出,主动入宫为质。

    他们是没有野心的,并且效忠的不是某一个皇子,而是皇上,这就是他们要告诉永兴帝的。

    “等我回来,便着手处理老师的事。”兰青的语气低落了些,“恐怕老师都没想到,御灵师大成之时会是什么样子,可惜,他看不到了。”

    提起权叔,佟锦抿了抿唇,数次想要坦白的话终是再忍不得,紧握了他的手,呼出口气。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向慎王透露我下落的,应该就是权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