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61.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8章 火场往事

第198章 火场往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兰青离开,转眼已逾整月。

    佟锦顺利地住进宫中,就在太后的寿安宫里,宝宝由两个奶娘带着与她同住,平安王妃与揽月公主几乎每日都会递牌子进宫,温雅与孔梦云也时常过来相陪,静云和曼音早放下了手边的事,回到了她的身边。

    一切都很好,至少,看上去很好。

    “昨日我与曼音还在说,夫人近来好像心事重重的,可是在思念公子?”静云重回佟锦身边,每天话多到说不完。

    佟锦微微一怔,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却不想还是瞒不过自小就跟在身边的人。

    那日与兰青说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后,兰青久久未语,佟锦明白他心里肯定是大受冲击,正如她之前想到这个可能的时候,也是万万不能接受,可整个事件中,实在是存有漏洞。

    那时她和权叔被柳战逼离灵山,权叔提议他们隐姓埋名,待兰青神功大成之日再与之相聚,她心惊于自己对兰石的影响力,同时又害怕兰青真的因为她而受到阻滞,便依着权叔所言,先回到那小村子稍做休整。不过,她心里是始终无法赞同权叔的想法的。

    成就神功,的确是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也是兰青梦想追寻的方向,可真的要以牺牲他们之间的感情这种方法,来达成兰青的成就吗?在她心里,没什么事比他们能在一起更重要,她相信,兰青也是同样的想法!

    因为这想的想法,佟锦万分矛盾,犹豫了整晚,还是向权叔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权叔希望她借着抛弃他的名义一去不返,进而刺激他、让他得以成功,可她不能这么刻意的伤害他,只要一想到他找不到自己会陷入怎样的绝望境地,只要想想,她的心就疼得无法安稳。

    所以她必须要回去,就像她想的那样,与京中联系证明兰青的身份,从而将兰青救出灵山!

    权叔思量再三,答应了她。

    取得了权叔的同意,佟锦便开始计划回到福海镇的事,他们应该先找到福海镇的官员取得他们的庇护,而前提是,要避开云继海和慎王的人。

    权叔看起来很支持佟锦的想法,为此他特地外出去收消息,走了整个白天,傍晚才回。

    佟锦永远记得那天傍晚,残阳似血,她眼前的火光,却比血色更为浓烈!

    火势像是瞬间而起,她留在房内,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待她察觉不对时,院内已是火舌肆虐,再无出路了。

    她原以为是云继海发现了他们,惊恐交加之际,权叔冲进屋来,替她打开床下一处暗格,那里竟有一个暗道入口!

    暗道通往院外不远的一处柴房,是权叔当年害怕被人发现而留下的退路,当她准备进入暗道的时候,权叔被浓烟呛得跌坐在地,她想去帮忙,却被权叔推开。

    “是慎王。”权叔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是云继海,是慎王。”

    “他不知怎么探听到我们在这里,如今外面全是他的人。”

    “我们必须给兰青留下线索!”

    在权叔的提议下,佟锦以血为墨,在数块布片上写了“慎”字,由他们分别带着,以防不测之时也能给兰青做最后的通知。

    权叔最终也没能跟着她进入暗道,而进了暗道的佟锦也并没有得到什么好下场,暗道内满布的浓烟逼得她不得不抵达暗道出口,那里,早有慎王的人马候在那里。

    大概是他们对附近做了仔细的搜查,所以才找到了暗道出口,这是一直佟锦被捉后的想法,直到有一次,慎王过来探她,威胁她的同时庆幸地说:“还好你当日没有丧生在火海之中。”

    这给佟锦提了醒,她突然意识到,慎王是不愿她死的,既然如此,为何还会放那样的大火?

    心存怀疑,她便对慎王偶有试探,慎王也不瞒她,直言是有人报讯,他才得以找到她。

    他们才从灵山出来不到两天,结合权叔当日的失踪,诡异的大火,暗道出口被人发现……林林种种综合起来,让佟锦心中产生了一种极为恐怖的想法。

    到底是谁对他们的事了若指掌?以权叔当时的伤势,真的连下到暗道里的力气都没有了吗?由此想到上一场大火,那次大火后,因为衡初的死,让兰青的境界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若是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兰青发现敬重的老师惨死火海之中,心爱的妻子被慎王掳走……那么他……那以怒意为引才有可能大成的神功境界……佟锦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被慎王擒来半年,佟锦一直处于对这件事的怀疑当中,这件事带给她的折磨,甚至超越了慎王带给她的恐惧,因为她怀了身孕,她被慎王的人蒙了眼带回京城,慎王要确保她能生下健康的孩子,不想经大夫一瞧,竟瞧出她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怀胎三月,若是强行打胎,佟锦必不会独活,同时也有可能对母体造成极大的损伤,慎王便改了想法,他让佟锦安心休养,若是生了男胎,他便抱去,当成自己的子嗣!

    是她的孩子保护了她,可她却没能保护兰青,她甚至连想都不敢想,兰青发现了那样的火场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兰青在听完她的推断后并没有表示赞同或者不赞同,佟锦明白他的矛盾,那是他的老师,却用生命为代价,算计了他。

    呼出一口气,让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佟锦四下看看,并没见到曼音,便道:“曼音又去瞧宝宝了?”

    静云点头笑道:“看她那样子,估计是着急了……”

    佟锦不由失笑,“那你呢?”

    静云和曼音今年都有十八了,已是可以出嫁的年纪,可她们一个个的全都不急似的,尤其是静云,刘长空这一年多来给她安排了几门亲事,她都没应,刘长空只有这么一个妹妹最亲,也不愿逼她,便都随了她,可私下里也托揽月公主给佟锦带话,让佟锦劝劝她,以刘长空目前在京城的人脉和实力,加上佟锦这个靠山,就算是官宦人家,想要攀附也不是不可能的。

    听了佟锦的反问,静云笑容依旧,“我可不急,我得等宝宝长大了,看他娶了好媳妇,才能放心出嫁。”

    佟锦哼哼一笑,“别怪我没给你机会,我知道你心里有人,告诉我他是谁,我定然成全了你。”

    静云马上福了一福,“先多谢夫人了,等我找到那人再说。”

    佟锦看着静云,忽地敛去所有笑容,“也是,你现在是自由之身,与我有什么关系?有心事自然也不会与我说,是我多管闲事了。”

    静云面色微变,再看佟锦,木着脸色出门去看宝宝,知道她是真生气了。

    静云在屋里站了许久,直到佟锦回来,她马上迎过去,“快中午了,我让人做些点心……”

    佟锦头眼不抬,“这些不用你操心了,你马上便出宫去吧,以后也不要留在我身边了。”

    “夫人!”静云终于慌了慌,“我……”

    佟锦不言不语的,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等她的答案。

    静云吐出口气,垂着肩头低声说:“是……兰石。”

    佟锦的眉头疑惑地拧了起来,“兰石?”

    静云咬咬唇,轻轻点了下头。

    “那有什么不能说的?”佟锦拍拍胸口,“我还以为是兰青呢。”

    “夫人!”静云瞪着眼睛,极不赞同她的口无遮拦。

    佟锦却笑道:“你早说,这事早就成了,现在却是得等兰石随兰青回来,才能再提这事了。”

    静云急道:“夫人,我只是被你逼得急了,才说的,我……兰石他……他心里喜欢曼音,我也早下了决定,绝不会让他知道我的心意。”

    佟锦的眉毛又揪起来,“曼音?”她想了半天,摇头道:“你以前曾对我说过曼音和兰石的事,可我临走之前问过曼音,她说她与兰石并无半点其他交情。”

    静云怔了怔,眼间微现茫然,转眼又消散开去,微有低落地道:“就算曼音没那个意思,兰石他也是……”

    “兰石惦记的一直是你。”一道声音突地自门外插了进来。

    佟锦与静云望出去,便见曼音神色平静地立于门外。

    “我不知道你怎会误会我和兰石,不过以前兰石每次回来的时候,同我问得最多的就是你,你们平常虽然总是吵吵闹闹的,但我看得出来,他是关心你的。”曼音走进屋来,“你还记得有一次你换了我的值夜,要我去见兰石么?他没见你,失望得要命呢。”

    曼音的话让静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这是真的吗?可……可这么久了,他从没有主动来找过我一次……”

    曼音无奈地一摊手,“你现在是揽月公主府刘长空掌事的妹妹,还以为是以前的那个小丫头?兰石虽出身于王府,可说白了,他连个自由之身都没有,你要他如何去找你?这次他与公子同赴边关,临行前曾来与我道别,他说他会努力挣些军功,虽没说目的为何,但我想……”

    曼音的话没有说完,不过佟锦和静云都了解了她的意思,静云褪去初时的惊诧后,神情间又现茫然,“那、那我该怎么办……”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