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62.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9章 舆论

第199章 舆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曼音轻轻一耸肩,“如果你真的打定了主意……他不来找你,或许你可以去找他,当然,得等他回来之后。”

    静云紧抿着唇角,看了佟锦半晌,下定决心似地呼出一口气,“在他回来之前,我最好现在出宫,去找我哥哥谈一谈这件事,以免将来出现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怎么回事?”佟锦看着静云离去的背影,有些错愕地道:“我离开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京城的姑娘都变得这么主动大胆了吗?”她印象中那个羞涩胆小的姑娘哪去了?

    曼音轻笑,“别人我不知道,可我们跟在夫人身边这么多年,夫人的一些脾性,多少也学到一点。”

    “那你呢?”佟锦招手让曼音过去,“张洪的事,你想谈谈吗?”

    张洪在三枷门下学习时日良久,又刻意学习算经商道,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用一个男人的身份给曼音提供一个依靠,可据佟锦所知,张洪一个月前就已向刘长空提出要跟他学习,刘长空亦已同意,可因为曼音重回她的身边,张洪无法与曼音有共事的机会,为此十分失落。

    “我知道……当初没有预警就离开,让你和静云都很难过。”佟锦真诚地伸出手去,“如今你们还肯回到我身边,我十分感谢。”

    曼音看着佟锦伸出的手,略略有些激动,她深吸了一口气,低身福了下去。

    “曼音是夫人的丫头,这点永远也不会变。”她低头自腰间翻出一张叠得整齐的契书,“这是我的卖身契,夫人走后,我思来想去,也没想到该去哪里,幸而刘管事收留于我,让我能在京城等到夫人回来,如今,这张契书还是交给夫人保管吧。”

    听了她这话,佟锦也没反对,伸手接了她递过来的契书,收进怀里。

    “以后你大概没什么机会摆脱我了。”佟锦笑笑,“还人卖身契的事,我可不常做。”

    曼音抿唇一笑,笑容中终于少了近来的淡淡的愁绪,多了些安心的色彩。

    佟锦看在眼里,心中未免长叹一声。

    曼音与静云不同,静云有亲人,并且十分优秀,正如曼音所说,静云是揽月公主府刘长空掌事的妹妹,近年来刘长空在商界中名声雀起,连带着静云的身份也水涨船高,如今在外头,也当得起一声“刘小姐”的称呼了,而曼音,却什么都没有。

    曼音就像一株藤蔓,依附着他人,为他人装饰、助他人成长,她便觉得人生的意义便在此处,一旦失去了附着的人,她便会感到迷茫没有方向,她什么都没有,正因如此,她才依然保留着她的卖身契、把它又交还回来,为自己重新找到生活的重心与方向。

    佟锦不介意做曼音生活的重心,可这绝非曼音最终的归宿。

    “张洪今年才十六岁。”曼音沉默了一会,还是选择与佟锦倾诉,“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他或许有过一些想法,但没人能保证,这些想法能从他人生的开始,一直延续到人生的结束,到了临头,我是不会逃避的,只是,我希望再给他一点时间,让他更确定一点,再过两年,如果他依然是这个心思,我也会顺其自然的。”

    佟锦失笑。

    静云和曼音,她们两个都是陪着她从由艰难的困境中走过的人,佟锦无疑很宠静云,可心里却最心疼曼音。曼音从不会让她担心,一直都是,这个姑娘自小流离失所,辗转于人贩之手,偷蒙拐骗,小小年纪就已驾轻就熟,可她从不放弃自己,所以才会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毅然逃离了原有的生活,躲入佟府为婢。或许因为自小便见过太多人情冷暖世事无常,曼音无论何时都很理智,但佟锦知道,这分理智,是用她过往的所有换来的,这样的一个人,值得人心疼,也理应有一个最圆满的未来。

    “夫人不必为我担心。”曼音站起身来,神情间带些犹豫。

    “怎么了?”佟锦问。

    曼音垂下双肩,“这还只是个传言,不过……夫人应该早做准备。”

    “我去看小公子的时候,听到乳娘与过来送饭的小太监闲聊,夫人可还记得那位刑姑娘?曾与公子订婚,后来去庵堂清修的那个。”

    佟锦微一扬眉梢,“刑茉华?”

    曼音点点头,“听说她近来病情加重,已经药石罔顾了,她向刑大人提出了一个最后的要求。”

    佟锦缓缓地点一下头,反问道:“和兰青有关?”

    “她想嫁给公子。”曼音说完又补充道:“哪怕只有一个名分、妾的名分她也愿意,否则她死不瞑目。”

    看着佟锦渐渐沉下的脸色,曼音硬着头皮继续道:“听说刑大人已经和皇上提过这件事,但皇上没有表态,刑姑娘病情危急,刑大人惟恐她等不及,已让刑夫人递了牌子入宫求见太后,应该就是要说这件事。”

    “真稀奇……”佟锦寂静良久,笑了一声,“刑茉华想嫁给兰青,刑大人不来与王爷王妃商量,不来与我商量,反而去找皇上。”

    “刑大人去找王爷和王妃也没用啊。”曼音笑道:“经历慎王府一事,京中有谁不知公子对夫人痴心一片?公子离京之前特别嘱咐王妃好好照看夫人,王妃岂会有违公子之意同意这件事?刑大人就算去,恐怕也会碰壁吧,还不如干脆来求皇上。”

    “倒也未必。”佟锦以手托腮,想了一会,“刑大人……未必是怕碰壁,才不去找王爷和王妃,刑茉华危在旦夕,做父母的想完成女儿的愿望无可厚非,可他连招呼也不和我们打一声就上报了皇上,以致现在连个送饭的小太监都耳闻此事,无非是希望扩大这件事的影响力。时值朝庭用人之际,皇上是不会冒险去做什么让兰青不高兴的事的,但刑家的目的也很明显,皇上不表态不要紧,只要这件事传得够开够远,相信到时外界的舆论也会逼得平安王府没有招架之力。不嫁给兰青就死不瞑目,不同意此事就是无视一个将死女子的临终诉求,他这是赤果果的道德绑架!”说到最后,佟锦已有些咬牙切齿。

    “那我们该怎么办?”曼音面现忧色,“公子必不愿看到王府受此非议,可他不在京城,难道真要答应下来?”

    佟锦没有言语,目光投向窗外,许久也没动上一下。

    这件事,皇上和太后肯定是不会过多干预的,可以预想的,就是把刑家和王府的人拉到一处私下调解,刑家有“病危”这张王牌在手,实在是很难对付。

    “这两天看好宝宝,别让无关的人前去探视,尤其是刑家的人。”

    曼音怔了怔,“刑家的人怎会……”

    “我想了想,”佟锦依旧是支着腮帮子靠在那里,微蹙的眉头让她看起来有点纠结,“你也不是整日都留在那边,怎会这么巧就听说了这件事?张氏和陈氏是王妃亲自挑选的奶娘,都不是多话的人,怎会躲到一旁与小太监八卦这些事?恐怕是有心人买通了那小太监,有意在你面前说的。”

    曼音细细地思索一番,眉间渐渐收紧,“我若是知道了,定然会来报知夫人……”

    佟锦点点头,接下去,“这样他们就可以看看我的反应,从而制定新的对策!说不定……不,他们一定会大打苦情牌,刑茉华与兰青曾有过婚约,如今兰青已有子嗣,刑茉华却危在旦夕,若能善加利用这一点,再加上王妃对刑茉华心存的那么一点点内疚,便极有可能取得王妃的同情。”

    “所以,”佟锦忍不住撇撇嘴,“静观其变吧。”

    她这副样子若让外人见到,定然会大加抨击,说她没有同情心,或者连一个临死愿望也不愿成全云云,这大概是刑家最想看到的结果,通过这样的方法来逼她和平安王府就范,对此,她只想回复一个字,呸!

    这么说或许有些冷漠,但刑茉华的病不是她造成的,她无须为刑茉华的生死负责,更没有一定要“成全”刑茉华的理由,当然,如果刑茉华看上的是别人家男人,她也可以轻飘飘地说上一句,反正人都要死了,就成全了呗~可现在,她呸!

    佟锦的心思从没有一刻松动,如今打定了主意,便更像对此事全然不知一般,每天照常吃睡逗宝宝,空闲时候就给兰青写信,对这件事,只字不提。

    如此只过了两天,宫里的人似乎都被传染上了一种骚动的情绪,不管她去哪里,都会多多少少地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她全都置若罔闻,而平安王妃在某日进宫“偶遇”了刑夫人后,果真答应了刑夫人一同去探宝宝的提议,多亏佟锦盯得紧,早一步让曼音将宝宝抱了过来。

    “锦娘,”每天上午入宫已成定律的揽月公主抱着宝宝,面带狐疑地看着佟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