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63.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0章 同意
    佟锦懒洋洋地在窗下晒太阳,闻言笑笑,“我没什么事,是你们有事情瞒着我,我也懒得问。”

    揽月公主沉默了一下,将宝宝送到奶娘手里,而后走到佟锦身边,蹲下身子靠了过来,“现在宫外的传言很多,都说你执意不肯让刑茉华入门,连一个名分都不舍得,可怜了刑茉华一片痴情,又说兰青娶了个悍妇。”

    佟锦讶异于揽月的坦白,毕竟她们之前连刑茉华这件事提都没提起过,不过她还是连眼睛都没睁,“我是悍妇,他们又不是头一天知道,连个正式通知都没有,想用这种方法逼我就范,门儿都没有!”

    揽月轻叹了一声。

    佟锦睁开眼,看了揽月一会,“你觉得我应该答应?”

    揽月沉默了一会,极缓、极缓地摇了下头。

    “我同情那位刑姑娘,”她看向佟锦,仍是柔弱的容颜,眼中的坚持却是异样的明晰,“可她不是我的女儿。任何人想要伤害我女儿,哪怕只是一个名分,我也不干!”

    坚定的口吻,让佟锦有些压抑不住的感动,正觉得眼眶有些发热的时候,又听揽月赌着气说:“况且,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要死?”

    好好的感动气氛因这句话顿时消散无余,佟锦不由失笑,“娘啊,我们还是厚道一点的好。”

    揽月气哼哼的,与刚刚的平静判若两人,可以想象,她最近因这事也是受气不少,但一直压着不愿在佟锦面前显露出来,也是相当辛苦的。

    “你别以为你那婆婆不松口是因为维护你,她只是怕兰青回来找她算账,我这女婿,现在没人惹得起了!”

    听着话里那隐隐约约的骄傲语气,佟锦真拿她这老娘没办法,与佟介远和离后,揽月无疑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得极好,一年多的时间,整个人都自信开朗多了。

    与揽月谈过之后,佟锦更是有了底气,没人向她提起,她也乐得装傻,假装根本不知道有这码事一样,过了没几天,终是有人沉不住气了。

    “刑家的事,你可听说了?”

    佟锦看着对面的平安王妃,笑一笑没有说话。

    平安王妃面露难色,同时也带着无尽的唏嘘,“前几日入宫正碰上刑夫人,刑夫人说刑姑娘近来频频犯病,大夫说已是药石难救了。”

    老实说,佟锦有些失望。

    她想得到王妃或许因为当年对刑茉华的愧疚之心而同情刑家,但没想到,第一个主动来说服她的,会是王妃。

    “我昨日去探过刑姑娘。”王妃叹了一声,“时昏时醒的,见我去了,还不忘求我答应她最后的要求。我知道对一个女人来说,无论如何也不能与他人分享丈夫,我深知这种滋味,也深受其害,自然没立场要你答应这件事,可……”王妃摇摇头,“那刑姑娘实在可怜,看样子也活不了几日,只是一个妾室的名分,于你和青儿,也构不成什么阻碍。”

    佟锦看着王妃感伤的神色,淡淡转开眼去。

    还是那句话,如果现在刑茉华所求的,是给平安王爷做妾,她还会不会说得如此轻松,会不会把这些泛滥的同情心,同样放到自己身上?

    不过这些话却是不好说的,王妃是兰青的母亲,佟锦不愿与她横生隔膜,她更愿意相信王妃是被人赶鸭子上架,不得不站在赞同的那一方,毕竟她在宫外,受到流言的影响会更大一些。

    细想半晌,佟锦转回头来,心里已有了决定,“母妃不必再说了。”

    王妃微微一滞,“这……你的意思是……”

    佟锦站起身来,翘唇一笑,“我同意。”

    王妃万分诧异,随着起身,“你……你同意?”

    佟锦失笑,“母妃看起来好像希望我拒绝似的。”

    王妃面上涌起一股复杂的神色,又带些迷茫,半晌才道:“我是……有些意外,你要不要写信给青儿,同他商量一下?”

    “我也是王府的一份子,如今这件事闹得这么大,我也不愿王府失了体面让人看笑话。”佟锦道:“至于写信就不必了,正如母妃所说,只是一个名分,刑姑娘不会要求更多,既然如此,他在边关军务缠身,何必还拿这样的小事来烦他?”

    王妃欣慰地点头笑道:“如此甚好,刑姑娘的病势十分沉重,刑家上下都很着急得到答复,如今你同意了,我便出宫去告诉他们,入府为妾本没有什么仪式,如今更是不必麻烦,合过庚帖便算是礼成了。”

    “母妃。”佟锦先一步叫住王妃,“在这之前,我想见见刑夫人。”

    王妃微微一怔,佟锦道:“这样的事,虽说已告知了王爷和母妃,但我做为兰青的正妻,刑家竟无一人登门相告,是不是有些不够诚意呢?”

    王妃闻言轻笑,“这好办,我明日便让刑夫人入宫……”

    “我希望由我来通知刑夫人这件事。”佟锦的笑容始终不落,“不如母妃这就出宫通知刑夫人入宫,正好,还可以求太后和皇上做个见证。”

    王妃点点头,“就这么办,我这就出宫去。”

    平安王妃匆匆而去,一直陪在佟锦身边的曼音面带忧色,“夫人有何打算?”

    佟锦笑了笑,“你去找黄存喜打探一下,问问皇上下午会在哪里。”

    曼音不知佟锦到底有什么对策,但也没有多问,忧心忡忡地去了。

    等到曼音回来,时已过午,佟锦略略用了些吃食,便叫人进来替自己重新梳洗一番。

    看着镜中的自己,黛眉轻描薄粉略施,两片红唇水润丰盈,因生产之故,较之以往更添几分丰腴之美,她红唇轻扬,荣光焕发地去了太后寝殿。

    告之来意后,太后也有些意外,“你竟肯答应?”

    佟锦歪歪头,“为什么不肯?”

    太后不轻不重地哼笑一声,目光落到她的身上,细细打量一番,“刑茉华病重在床,想来也是形容枯槁,你却是神采飞扬,如此姿态,刑夫人看了,定然会更为伤心的。”

    佟锦轻笑,并不否认太后的话,“我也希望刑姑娘健健康康,这样她也不必如此委屈自己的父母那么辛苦替她求一个名分,可惜天意弄人,刑大人夫妇爱女心切,我岂会如此不讲人情,拒绝他们?”

    太后还是有些狐疑,回想以往数年,佟锦有哪件事是想做而没做、而不敢做的?以佟锦的性格,太后根本不信她会同意这件事,如果不是真的同意,那么此时这样爽快的答应,便是必有后招!

    不过与永兴帝拥有同样默契的太后并不愿过多地参与这件事,兰青的实力造成朝庭对他既要防范又要倚重,撇去如何防范不提,现今正是重用兰青的时候,永兴帝不愿与兰青交恶,哪怕一丝嫌隙也不愿产生,太后同样是这样的心思,就算心里再怀疑,也只是放在心里,既不会赞同佟锦,同样也不会提醒刑家。

    “太后,平安王妃与刑夫人在宫外求见。”

    太后看了佟锦一眼,见她眉目微垂,不见丝毫对抗之意,心中不免有些奇怪,摆摆手,示意宣人进来。

    平安王妃与刑夫人联袂而来,二人与太后见了礼,起身之时,刑夫人看着座位间的佟锦,不免显露出几分激动。

    “多谢兰夫人深明大义。”刑夫人难以克制地快步走到佟锦面前,低身便拜。

    佟锦连忙起身躲了开去,打量着刑夫人微红的眼眶,心中已然坚定的心思又翻腾起来。

    她不心软,只是心里难过。揽月可以无条件的支持她,刑夫人同样也在支持着自己的女儿。

    “刑姐姐的事,我万分难过。”第一次,佟锦对这件事表现出这样诚挚。“不过事关两府,兰青如今又是带罪之身,为免将来连累刑家,我想还是请太后与皇上做个见证,皇上如今正在御书房中,我们便一同前往,参见圣驾吧。”

    刑夫人怔了怔,看向平安王妃,王妃微纠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太后此时却道:“我这两日身子不爽,便不与你们同去了,既有皇上做主,我也不必担心了。”

    太后的态度让王妃不由紧张起来,她走到佟锦身边,“可是有什么变故?”

    佟锦笑笑,与王妃道:“我只是想让这件事变得更名正言顺一些,顺便求皇上做主,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刑夫人闻言面色微沉,王妃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微微点了下头。

    兰青自回到京城后,立下不少战功,虽然至今未能担任过一军主帅,不过这半年来他参与的数次大战,全是因他的实力才能取胜,永兴帝之前因为种种原因不对他加以晋封,可大家都明白,以兰青的实力,除非永兴帝有心除去他,否则封侯拜相指日可待!这次他流放边关,虽说是触怒帝心,可看他流放的地方也该明白,皇上对他并未失去信任,相反,还要对他委以重任,待他再回京城,身份地位,将会与之前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可以想象在这样的情况下,将会有多少人,用这样或那样的方法,紧紧攀附在兰青身边,而联姻,则是最简单易行的方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