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6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1章 条件

第201章 条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妃点下头后,刑夫人的脸色更加难看,还带了些恼怒的模样,不过,她到底也没有反对佟锦的意思,随着佟锦与平安王妃,一路直奔御书房。

    御书房外,黄存喜候在那里,见了几人连忙迎过来,“皇上正与平安王爷和刑大人在殿内议事。”

    佟锦扫了刑夫人一眼,笑道:“这倒是正好,免了再等刑大人入宫。”

    刑夫人不太自在地别过脸去,佟锦心里便有了数,与黄存喜道:“请黄公公通报皇上,我们前来,是为解决刑姑娘一事,希望皇上做个见证。”

    黄存喜点点头,转身而去,佟锦看着刑夫人笑问:“刑大人可是得知了消息,先进宫来向皇上报喜的?”

    刑夫人攥着帕子的手紧收了一下,勉强现出个笑容,“王妃说一切都要夫人点头才可进行,现在夫人还未应承,我家老爷有何喜可报?”

    佟锦淡淡笑笑,并未还口。平安王近一年来少理政事,鲜少入宫,如今却这么巧与刑大人一同来见皇上,这便不由得佟锦不猜测,是不是刑家得到了王妃的消息后,这位刑大人不放心她的人品,所以提前拉了王爷入宫,希望做最后一搏,在她可能反悔之前,取得永兴帝的旨意。

    “皇上宣三位进去。”黄存喜出来,引着佟锦等人进了御书房。

    御书房内,平安王爷与一位身着文官服饰的中年官员分立左右,永兴帝坐于御座之后,神色平静。

    佟锦三人向永兴帝行过大礼后分退两旁,刑夫人与刑大人站至一处,佟锦则与王妃站在了平安王身侧。

    永兴帝看向佟锦,似笑非笑地,“你无事必不会来找朕,说吧,有什么事?”

    永兴帝语气轻松,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舅舅在与自己的外甥女在说话,佟锦看一眼对面稍显紧张的刑夫人,笑着答道:“相信皇帝舅舅一定听说了最近传得很广泛的那件事,刑姑娘重病不起,我与平安王府上下全都十分同情,虽然刑大人并无知会我的意思,但我母妃与王爷还是给予了我最大的尊重,希望此事由我做主,我今日前来,便是宣布我的决定,顺便请皇帝舅舅为我们做个见证。”

    这一番话,让刑大人与刑夫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永兴帝则是一副公正无私的模样,“既然如此,你且说说你的决定吧。”

    佟锦笑着上前两步,到永兴帝面前跪下,“皇上,我同意这件事,我们可以给病危的刑姑娘一个名分……”

    “哦?”永兴帝的反应和太后一模一样,眼睛里闪动的,全然是不信任的光芒。

    那边刑大人则已随之跪下,“为臣代女儿感谢皇上成全,谢平安王府成全……”

    “……不过有一个条件。”佟锦不慌不忙地说完。

    永兴帝干巴巴地眨了眨眼,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

    刑大人看起来十分恳切,“所有条件,只要刑家办得到,定然为完成茉华的心愿全力以赴!”

    佟锦笑着点点头,“这样就太好了。”说着她向刑夫人问道:“刑夫人,刑姑娘的病情如何了?”

    刑夫人立时双眼泛红,无声地摇了摇头。

    “可还能撑个一年半载?”佟锦十分关切。

    刑夫人又摇摇头。

    “三五个月?”

    刑夫人眼中已有泪水渗出,仍是摇头。

    “三五十天?”佟锦紧问不舍。

    刑大人不等刑夫人回答,接话道:“大夫说,只在这几日了。”

    佟锦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刑姑娘在这个月内,大限必会到来。”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刑大人有些动怒,浓眉倒竖。

    “我很抱歉你们必须经历这样的事。”佟锦说完,转向永兴帝,“皇上,平安王府上上下下皆知我与我夫君感情融洽,此次之所以答应这件事,完全是出于对刑姑娘的同情,也就是说,如果刑姑娘没有这样的遭遇,我们平安王府必不会答应这件事。所以我希望刑大人能立下字据,平安王府给了刑姑娘一个名分之后,若刑姑娘的生命得以延续超过整月,这桩婚约立时作废,我有权利代夫写下休书,还刑姑娘自由之身!若刑大人可以答应,别说是一个妾室的名分,就算是平妻,又有何妨?”

    此言一出,刑大人勃然大怒,刑夫人也是怒不可遏,“你这根本是存心刁难!”

    “有何刁难之处?”佟锦反问:“刚刚刑大人亲口承认刑茉华活不过三日五日!我已给了她一个月的时间,难道还不够?”

    “你……你……”刑夫人指着佟锦,手指一个劲的哆嗦。

    刑大人极怒冷喝,“平安王府怎会出了你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妇人!竟用他人死期为限,人品低劣,简直毫无德行可言!”

    刑大人一番厉喝,让平安王及王妃万分难堪,他们也没料到佟锦竟会提出这样的条件,互看一眼,皆从对方面上看到了不赞同的色彩。

    “锦娘。”平安王爷紧蹙眉间,开口说道:“既然答应,就干脆爽快一些,何必强人所难?”

    佟锦瞥一眼他,目光冷冷,却并未回答。

    刑大人仍在怒斥不休,“王爷,这样狠毒的妇人,便该早日休出门去,以免有朝一日连累了王府的名声!让人不耻于平安王府!以为平安王府俱是这样败坏德性,无情冷血之人,到时恐怕连王爷都难逃其责!”

    平安王与王妃的脸色全都难看至极,佟锦失笑一声,“休了我,好让你那个病重的女儿做正妻么?她还有那个时间等到我被休离么?”

    这句话,刻薄至极,刑大人暴怒之下便要冲上前来,幸而被时刻准备着的黄存喜牢牢拉住,免了佟锦的一顿皮肉之苦。

    永兴帝也有些看不下去,“佟锦,你这个条件的确刻薄过头了。”

    佟锦抿了抿唇,扬头一笑,从容而自信,“既然连皇上都这么说,那我不妨改一改,把限期的时间延续到兰青回来的时候,这样总不刻薄了吧?”

    看得出,永兴帝和平安王包括王妃,没人赞同这换汤不换药的条件,更别提气到青筋紧迸的刑大人与泪流满面的刑夫人了。

    “皇上!”刑大人一头磕在地上,“皇上就能允许这样的毒妇在殿前撒泼么?请皇上速速下旨,让平安王爷做主休离此妇!以保全王府及皇室的清名,亦全我儿一片痴情!”

    刑夫人控制不住哭出声来,“兰夫人,茉华虽性命垂危,但我们做为父母,怎愿相信她即将离我们而去?如果可以,我们心里宁愿她将来孤苦一人,也愿她健康地活下去……”

    刑夫人的哭诉让王妃红了眼眶,她轻吸一口气,“锦娘,将心比心,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了。”

    佟锦直挺挺地跪在那,紧抿唇角不发一言。

    平安王爷终是按捺不住,“此事我便做主!相信青儿也会做此决定,而并非提出那样荒谬的条件,丢了平安王府的名声!”

    “好啊!”平安王话音才落,佟锦断喝一声,“若是如此,便请王爷写下休书,立刻将我休离出王府!”

    “你!”

    平安王极怒,佟锦亦怒目而视,两不相让之时,永兴帝眉间大皱地道:“锦娘……”

    “皇上!”佟锦又猛然回头相视永兴帝,“是不是只要将死,便所有的事情都可做得?我与兰青历经风雨不离不弃才有今日,凭什么为了一个无理的要求而让步、还要被人指为毒妇?将死之人的确可怜,但凭什么绑架他人道德,让我应下我根本不想应允之事?若死是理由,那么我说我明日将死,皇上是否能看在我可怜的份上,将皇位让了与我!”

    “大胆!”

    “住口!”

    刑大人与平安王齐齐喝出,反倒是永兴帝,定定地看着佟锦,良良不语。

    “反正,我的条件就是这样。”佟锦深吸一口气,咬着牙,字字句句缓缓吐出,“若刑大人不答应,我也没有办法,若王爷与王妃看不过眼……大可……代兰青将我休离!”

    她说完,不等永兴帝的回答,径自起身,再不看周围旁人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夫人……”出殿之时,曼音快步跟上,“夫人!”

    佟锦恍若未闻,脚下速度越来越快,一路疾行,回到寿安宫的住处。

    “我要休息一会。”卧室门前,她停了脚步,背对着曼音,“别让人来打扰我。”说罢,她两步跨进房中,房门随之紧紧闭合。

    “你没错。”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那妆容得宜的丰美妇人,红唇轻动,“你没错……你没错……”

    她哪里有错?她不过是为了维护她完整的婚姻,这也是错吗?

    不可自抑地,一行莹润随着她的轻喃滑下脸庞,冲淡了脸上胭脂晕出的气色,她努力睁大双眼,不让自己过于失控,泪水却成串而下,最终褪于她大半的妆色,显露出一张苍白又饱含惧意的无措面孔。

    “我是佟锦。”她一遍又一遍地念着,“我什么也不怕。”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