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6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3章 离

第203章 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察觉到佟锦的目光,韩夫人林氏面露愧色地撇过头去,目光接触到身旁的水明月,毫不掩饰的厌恶之情油然流露。

    水明月对这一此似乎一无所知,她安静地坐在那里,注视着远处的韩贵妃与永兴帝,面带微笑,好像她是一个称职的侯府夫人。

    正看着,佟锦身边坐了一人,佟锦收回目光,便见揽月坐在自己身侧。

    “我还担心你不愿出来,这就好了。”揽月握住佟锦的手,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不管外界说什么,你只要坚信一点,你没错,知道吗?”

    佟锦笑着点点头,紧紧地回握一下,让揽月明白自己并没被什么人击倒。

    揽月让同行进宫的清秋替佟锦布菜,清秋如今已年渝二十,相较以往更多了些沉稳,揽月笑道:“多亏你给我送来了清秋,要不然,许多事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佟锦早知道清秋的能力,有她在揽月身边,自然也是放心,不过看着清秋年轻美丽的面孔,不由又暗中感叹,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与揽月打个招呼,清秋得力不假,但也不要因此误了她的青春。

    佟锦又与揽月闲聊几句,问起老夫人的身体,揽月微有失落,“身体倒还不错,只是没什么精神头,一年里倒有八个月住在庵堂里,我虽常去陪她,但终是不能时时跟在她身边。”

    “那柳氏呢?”佟锦皱着眉头,“就任奶奶自己一人么?”

    揽月摇摇头,“我见到的就是如此,我与你父亲和离后,再没问过佟府的事了。”

    佟锦听得心里不太好受,到底是锦娘的奶奶,以往对她也多有帮助,如今却是显得有些凄凉了。

    “你也不必担心。”揽月拍拍她的手,“明日我就去再陪她一段时间,她听说你回来了高兴了好一阵子,只是不知为什么,始终没下定决心过来见你。”

    佟锦轻吁一口气,她和老夫人之间的关系,或许只有她们自己明白,说到亲情,她们之间的关系远没有老夫人和佟玉帛间来得亲厚,她们争吵过、合作过、也相互利用过,佟锦相信老夫人对自己、对锦娘是有感情的,但同时也有一份纠结处于其中,尤其现在佟玉帛下场悲凉几乎销声匿迹,这更让她们之间产生了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而这道鸿沟,又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断加深,不能说埋怨,但老夫人对她,也绝非是心无芥蒂。

    “应该我去探她的。”佟锦有些分神,对这场本没什么太大兴趣的宴会更是兴致缺缺,只坐了一会就打算离开了。

    揽月并不强留她,让清秋去与韩贵妃身旁的宫女转述一声,便随着佟锦悄悄起身离席。

    佟锦与揽月不声不响地离开大殿,才到庭院之中,便见一团火红的颜色风一般旋进安和宫,其中夹杂着轻微的金属碰撞之声。来人速度极快,却在佟锦面前略作停顿,佟锦亦低呼出声!

    “韩林!”

    韩林黑了不少,身量较之以往似乎又高了一些,穿着一身如火般颜色的铠甲,威风凛凛而又不可撼动,再不是当年那个见人便笑的韩小侯爷了。

    韩林仅是略略停顿,便又加紧步伐,只朝佟锦丢下一句,“先别走!”便冲入殿去。

    韩林神情凝重,又是直闯御前,佟锦与揽月都现出担忧的神色,揽月似乎更紧张一些,拉着佟锦便回了大殿门前,就站在殿外,探听殿内的动静。

    韩林入殿,的确引发了一场不小的波动,永兴帝亦是紧锁双眉,韩贵妃连忙起身,“侯爷定有十万火急之军机,臣妾等不敢延误皇上处理政事,今日宴会就此结束。”

    韩林感激地望一眼韩贵妃,又跪于永兴帝前,朗声道:“臣启皇上,臣驻守边关,机缘之下遇带罪之臣兰青,得其所助,尽得赵国城池二十,明国亦派和使入周,臣无诏而回,正是护送和使平安入京,有违圣意之处,臣愿接受任何处置!”

    一番话说出,四周鸦雀无声,韩贵妃与韩夫人皆惴惴不安,永兴帝稍顿之后极喜之开口,“你为大周立下不世奇功,何罪之有?朕恕你无罪,近前说话。”

    满殿的嫔妃公主,见永兴帝并不怪罪,韩林又当真为大周立下如此战功,不同人人称道,一时间,殿内向永兴帝及韩夫人的道喜之声不绝于耳。

    站在殿外的佟锦却没这么乐观。

    她看着韩林走到永兴帝案旁,俯身与永兴帝低语几句,虽然永兴帝掩饰得极好,依然笑容满面,但坐在帝王身边的韩贵妃却抖了一下,面上现出一霎那的极惊之色!

    韩贵妃面上惊色一闪而过,随即她站起身来,借以敬酒之名将殿内气氛调动起来,欢声笑语不绝于耳,更没人留意永兴帝与韩林的对话,似乎已经长到了一个足够装满严肃的程度。

    永兴帝最后向韩林交代几句,韩林轻轻地点了下头,直起身子重新退至殿中,向永兴帝行过礼后便要退下。

    韩夫人此时站起,“皇上,臣妇有话要与定北侯说。”

    永兴帝略一颔首:“你母子二人已许久未见,有话尽管去说。”

    韩夫人向永兴帝谢过恩典后,眉宇间瞬间饱集怒气,抬手猛然指向身侧的水明月,“侯爷,水氏不守妇德有违孝道,一不愿进我韩府之门,二不愿戴我韩家重孝,我以母亲之名命你即时写下休书,将她休出门去!”

    短暂的惊愕过后,殿内顿时哗然。

    韩林入殿后没有时间去扫视四周,自然不知水明月也在场,此时再见曾经心心念念的美丽容颜,又见母亲难得地如此强硬,神情间便带了许多难言的纠结。

    “林儿!”韩夫人断喝一声,“这休书,你写是不写!”

    佟锦站在门外,看着韩林的双手渐渐收紧,他直直地盯着水明月,水明月却并没望向他,仍是注视着韩贵妃的方向,唇角轻扬,就像根本没听到韩夫人的句句指控。

    “曾经慎王势强,定北侯府一度陷入被慎王要胁之地。”韩林缓缓地将紧攥的拳头渐渐松开,定定地看着水明月,“现在我知道恩国公曾与慎王虚以委蛇,不管这是不是出于你的本意,我感谢你嫁入侯府,为侯府化解去当初的危机。”

    水明月抿紧了唇角,面上的笑容因此落了不少,看得出,情绪微有激动。韩夫人却明显抱有不同的看法,死瞪着韩林,满面怒容。

    “不过……”韩林吐出口气,“还是那句话,韩林无福,不敢高攀,今日在皇上面前,我与郡主撕袍断义,今后婚姻嫁娶,各不相干!”

    话音落下,韩林一撩铠甲下的衣袍,“嘶”地一声,衣角应声而落,缓缓飘落至地。

    韩林看着地上的那片衣角,神情略有怅然,定了定神,他低声开口,“郡主虽嫁入侯府,但与我韩林并未有一日团聚,将来无论如何,我愿证明郡主清白。”

    “不必了!”水明月突然起身,下颔微扬地步入殿前,走到那片衣角之前,睨视良久,忽而轻笑,“当日若非父母之命,我绝不会同意婚事,如今……如今……我倒要谢谢你,还我自由之身哩!”

    水明月说完,顾不得向永兴帝请辞告退,决然转身,大步踏出殿去!

    从头到尾,没有人阻止,包括永兴帝。

    佟锦站在殿门之外,看着水明月婷婷款款地走出大殿,经过她的身旁。水明月没有停留,带着她浅浅的微笑,很快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

    就这么结束了吗?不知为何,佟锦心里有些怅然,或许,是为韩林。

    水明月离去后,尽管众人异常错愕,但韩贵妃的进退得宜很快将众人重新拉回到和乐的氛围之中,韩林与韩夫人简短地说了几句,再次谢过永兴帝后,走出殿外。

    “兰青受伤了,正在定北侯府。”

    冷不丁的一句话,让佟锦愣了半天。

    韩林沉声说道:“我这次回来不是为送什么使臣,是因为兰青受了重伤,我秘密护送他回来。”

    佟锦猛然抓住他的手臂。

    “他怎么样?伤到哪里?”

    韩林挣开她的手,“边走边说,别太显眼。”

    佟锦的身子晃了晃,揽月连忙过来扶住她,两人急急地赶上韩林的步伐,见韩林轻轻地朝胸口比划了一下,佟锦与揽月同时白了脸。

    “放心,暂时没有性命之忧。”韩林脚下不停,神色也尽量轻松,“他的能力无以伦比,但也有致命的缺点,他不能与人近身作战,需要在铁甲卫队的重重保护之下,才能发挥最大能力,只是不知道为何,最近他频频分心,在战场上也有些急于求成,混战之中他脱离出保护区域,被对方箭手射中了胸口……”

    佟锦只看到韩林的嘴在一直动、一直动,耳边轰隆隆地根本听不清他之后还说了什么,身旁扶着她的揽月手劲却在不断加大,在韩林住口之后,揽月面色苍白如雪,人也有些摇摇欲坠,“锦娘,我……我给他写了信,对他说了你近来的遭遇……”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