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7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7章 罚

第207章 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兰青回到忠勇王府时,已是午夜时分。

    太子的晚宴举办得异常热闹,不仅是圣护卫的成员,一些在京官员也闻讯而来,席面一加再加,最后竟俨然是一个小型的朝庭聚会,为免太过张扬,太子特地上报了永兴帝,得永兴帝御赐美酒三坛,席间宾主尽欢,热烈的氛围一直持续到宴会之末。

    其间太子表现得稳重大方,对立下大功的圣护卫照顾有加,亦不因功劳地位高低而有所偏颇,可称面面俱道,对兰青更是没有丝毫刁难之意,进退有度,极得人心。

    这样的场合,就算兰青再加以控制,还是不免多饮了几杯,回到王府之时人已是微微欲醉。他站在王府之前,端详许久,才与一旁的兰石低声笑道:“这么多年,我终是得偿所愿。”

    兰石比兰青还要激动一点,连连点头道:“公子……王爷忠心为国,这是王爷应得的。”

    兰青笑笑,月色之下,显得有些飘渺。他缓缓地拾阶而上,微醺的状态让他的身形有些不稳,兰石连忙上前扶住,却被他慢慢推开,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到王府大门之前。

    兰石快走两步上前叫门,才拍了两下,脸色就有些古怪,正想说些什么,门内已有人应声,两个十分体面的中年仆从开了大门,恭恭敬敬地分跪两旁,“恭迎王爷回府。”

    这时又有一人自影壁后转出,却是禄公公。

    禄公公此前经佟锦安排,去了揽月公主府,此次忠勇王府建成,揽月公主便将他送了回来,依旧任着府内总管一职。

    他快步上前扶住兰青,“王爷,小心脚下。”

    兰青含笑点头,一旁的兰石却频频与禄公公使眼色,禄公公见了,只还予一脸苦笑。

    兰青此时也察觉到不对,侧耳细听,“什么声音?”

    似乎是许多女子的叫喊声,初时只是零星,就说话这么一会的功夫,已嚷成一片,在这九月初凉的夜色之中,显得有些诡异凄厉。

    兰石打了个哆嗦,紧走几步率先转过影壁,才刚一探头,就忍不住低呼一声退了回来,“这是……咱们这是走错地方了?”

    兰石才退回来,踢踏的脚步声接踵而至,一股香风随着脚步声飘然而来,最先出来的两个长相美艳的女子身披薄纱,仪态万千地贴到兰石身边,哝哝软语,“王爷奔波劳累,就让我们姐妹好好替王爷缓缓身子吧。”

    兰石陡然一惊,回头就去寻兰青,可哪还有他的影子?只剩禄公公一个,禄公公忍着笑意走过来扶住他,“王爷,快进去歇着吧。”

    兰石欲哭无泪,他因要保守秘密,所以直到永兴帝的诏令下发时,才随军一起回到京城,在那之前,他早收到佟锦的警告书信,让他谨守自身之洁,他也是一直这么做的,这次回来亦是信心满满可以抱得美人归,怎可让这些人坏了自己的大事?

    可眼前的事实又让他避无可避,他真想吼一声,都是瞎子吗?明明刚才在他后头的那人衣着更华贵好不!

    再说兰青,一见势头不好,转身就撤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阵仗,但想也知道,阵无好阵,必要的时候,只能牺牲兰石了。

    兰青避出王府正门后便绕着院墙赶向后门,说来真是郁闷,他堂堂一个新封的忠勇王爷,风头正劲的时候,竟连自家正门也入不得,还要摸后门,说来说去都是佟锦的不对,所以,惩罚是必须的!

    趁着酒劲,兰青脑子里浮起的尽是待会如何惩罚佟锦、以及他的锦儿如何接受惩罚喘息不止的画面,不由自主地,人就跟着热了起来。

    “王爷……”

    很明显不是错觉,一声娇呼突地自他身后响起,“王爷慢行……”

    兰青回头一看,一个长相极为娇美的女子提着裙摆,急喘着赶了上来。

    她并不像正门的那些女子一样衣着暴露,借着皎洁月色,可以看出她穿着娇绿色的衣裙,领间微敞,露出水粉色的一抹亵衣边缘,她喘着气,娇不胜羞地停在他面前三步之处。

    “贱婢香草,参见王爷。”

    香草盈盈地拜了下去,腰肢软软,微微向兰青这方靠了过来。

    兰青略略后退一步,不扶她,亦不叫她起来,“还有谁跟来了?”

    香草略有失望,但仍现出最显她娇俏的完美笑容,“只有贱婢一人,其他人……都对那小兄弟很感兴趣呢。”

    兰青自上而下地睨着她,“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香草稍显惊奇,“王爷……我们都是各位大人送给王爷的……礼物……”她偷偷抬眼,正对上兰石睨下的目光,不由得心尖一跳。

    眼前之人身长颀立,眉宇疏朗极为隽逸,他神情适然,贵气自成,嵌着宝石的华贵袍服也不能夺去他丝毫光彩,最诱人的,是他眉眼之间始终笼罩着的漠然之气,淡淡的,似乎对眼前美色全不在意,却勾着人心,让人希望能从他那里索取更多。

    香草的心第一次跳得这么厉害,她们都知道忠勇王十分年轻,可谁能想到,竟会是如此优雅俊俏?如今跟过来的只有自己一人,四周寂静无声,夜色漫漫之下,若能就此成就一段良缘……香草早已尽阅人事,可此情此景,只要想到有可能被眼前之人就在此地恣意妄为,便不由得腰酸腿软,连说话都多了几分娇喘之气。

    “王爷……”香草知道自己何种神情最能吸引男人的注意,她轻咬下唇,双眼迷茫,一双白皙小手柔若无骨地轻攀上兰青的小腿。“王爷天人之姿……香草自知不配服侍王爷枕榻,唯愿在此……尽受王爷恩泽雨露……仅一次……心愿即了……”她声音细软,一双手缓缓上游,即将触至重点之地!

    “在这里?”兰青突地轻笑,“你也不配。”

    香草身前骤然一空,再看去,兰青那一双冷傲眉眼陡然变得凌厉,眼底又隐隐透出些厌恶之意。

    “你现在走还来得及。”说话间,一蔟青芒自兰青指尖瞬间聚起,他随手一划,香草跟前不足寸许之地的青砖被灵力寸寸击碎,现出一道不浅的沟壑。

    溅起的碎石击到香草身上极为疼痛,她五官紧皱惊呼一声,手脚并用地连忙后退,根本不顾任何仪态,兰青睨着她,微有些不耐地冷声道:“若你再跟上来,超过这条线半步,下一击便会在你身上!”

    刚刚那一击已将香草所有的想法尽数击碎,此时望着兰青,就仿如眼见修罗一般!她脸上满是惧意地点点头,又目送兰青的背影步步远去,最后没于拐角之处,这才身子一抖,瘫软下来。

    再说兰青,甩掉香草后用最快的速度敲开了王府后门,亏得守后门的是平安王府的老人,才没将他这个新晋王爷拒之门外,不过尽管还算顺利地进了王府,兰青还是非常不爽!

    惩罚!必须惩罚!不得辩驳!

    兰青第二天一早便向永兴帝递交了封佟锦为王妃的申请,永兴帝的圣旨也很快到达,不过,身为新晋王妃的佟锦,却没能准时出现接旨。

    黄存喜对此很是理解,留下圣旨后便回宫复旨,让急急妆扮好赶出来迎接的佟锦扑了个空。

    “知道错了?”见她眼下两块乌青,兰青还是有点心疼。

    来回番看圣旨的佟锦一挺脖子,“我有啥错?谁让那些人送你这么多备用小妾!我不过是给她们发挥的空间而己!”

    “嗯?”兰青的眼睛眯了眯,“看来你没理解我昨晚说的话,这些歌姬送过去的时候我已身在京城,要怪你得怪替我收下的那人,那人你也认识,就是你那位安允之表哥!”

    “那……那也是因为你之前表现出了什么,所以人家才会送女人……”佟锦越说越心虚,更在他的注视下缩了缩身子,护住胸前要害。昨夜被他一番惩罚,直到现在还又胀又疼,更别提腰部以下酸软得要命,连坐着都是勉强了。

    “都说了这是边关的风气。”兰青半倚着座椅扶手,朝她伸出手去,“过来。”

    “我不!”佟锦连忙站起来朝门口跑,才走两步又不得不扶住身旁的小几。

    兰青唇边含笑,“今晚不想继续就过来。”

    佟锦很是纠结啊!其实……昨天晚上有些时候还是相当不错的,但“不错”了一整晚,谁也受不了啊……

    最终还是兰青起了身,将她拉到椅上坐着,他就左右扶着座椅把手,微倾下身子看着她,“现在告诉我,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办?”

    “嘿……”佟锦干笑了一声,“这些都是送你的,自然是……”

    兰青挑一挑眉,“再不说,我就当真自己处置了。”

    佟锦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你敢!”

    兰青无声轻笑,佟锦稍有些不好意思,放开他的衣领,又替他平复了一下,轻咳一声说道:“她们来这的时候个个都是金光闪闪的,就让她们……自己赎身好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