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74.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1章 治
    佟锦一愣,“你?你不是……”

    兰青按下她的手,与看向佟喜道:“太子与我一同出宫,劳烦良媛派人回府禀告太子,兰青愿为太子妃一尽心力,我亦会再度入宫,向皇上求下旨意,同意我医治太子妃。”

    此时的佟喜显得有些焦虑,略一咬唇,急声道:“王爷,不是佟喜不愿救治太子妃,我是担心你与锦娘会因此牵连其中不可自拔。”

    兰青看看佟锦,佟锦没有丝毫犹豫,“就算为了囡囡,我也不能让她死。”

    兰青点点头,“我都听你的。”

    佟喜见劝不住,也有些气极,“罢了,我便找人回府去通知太子,这件事……随你们吧。”

    佟喜说罢就往外去找人,佟锦连忙拽住兰青,“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兰青快步将她扯出偏殿,又垂下其与正厅相连的锦帘,遮住偏殿内的一切。

    “一会我再次入宫,你一定把这扇门守住。记住,你若想她活命,在我回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佟锦有些不太明白,佟喜却在此时回来,兰青无法再说,只紧了紧握着她的手。

    兰青回而又去,佟锦想着他的嘱咐,又紧张、又迷惑。

    佟喜坐在一旁默不作声,宫里出来的那些御医则聚于大厅一隅,私声讨论病情。

    佟锦正寻思着事,忽见两个御医朝偏殿而去,连忙起身,“做什么?”

    那两个御医怔了怔,“这……我们想为太子妃殿下再行诊断。”

    “不必了。”佟锦一口回绝,“王爷已决定以灵力为太子妃逼出巨毒,在王爷回来之前,为防毒情生变,你们还是不要再行探诊的好。”

    御医们面面相窥一番,最终也没有坚持,佟锦又借机将他们赶到门外去候着,厅里顿时清静不少。

    不过刚刚那一幕倒让佟喜留意起来,她起身道:“我进去陪陪太子妃吧。”

    佟锦道:“她人事不知,坐在那里只会凭添难过。”

    佟喜看着佟锦,想从她的神情之间看出些什么,佟锦坦然以对,“在兰青回来之前,我不愿她再出什么意外。”

    佟喜微微色变,“你连我都怀疑?”

    佟锦神色不动,“你又何时相信过我?”

    直视佟锦强硬的模样,佟喜的眼底闪过复杂的色彩,过了一会,缓缓地坐回原位。

    她们没再交谈过,各居一座,沉默地任时间流逝。

    许久之后,佟锦因坐得太久,忍不住直了直腰,稍稍活动了一下。

    就在这时,隔着锦帘的偏殿内传出一声极为轻微的呛咳声……是个男人!

    佟锦蓦然大惊,那边佟喜也连番变了脸色,起身便往偏殿闯去!

    佟锦哪会不知这事情的严重,一把拽住佟喜,“不能进去!”

    “放手!”佟喜眼中利色尽现,“什么人在里面!”

    “哪有什么人!”佟锦死拉着她,却不可避免地被她拉扯着往锦帘的方向移动。

    “是谁在给太子妃逼毒?”佟喜并不愚蠢,“王爷说过,以灵力逼毒必会与太子妃有身体接触,如今你们已是坏了她的名节!”

    佟锦脸色煞白,“就算如此!我也要她活着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佟喜面色极厉,“无视她的名节,她纵然活下去,也是生不如死!”

    “那不是……正如你意么!”佟锦无意识间猛一收手,看到佟喜面上闪过一瞬间的痛苦之色,苦笑着松了手,“她的心性如何你定然比我更清楚,她这个太子妃,对你造不成任何威胁,你确定不要救她,将来让皇上再指一个太子妃到太子身边么!”

    闻言,佟喜的脚下微微一顿。

    “你我都清楚。”佟锦继续道:“以你的出身,有今日地位已是太子厚爱,除非将来太子登上皇位,不然,恐怕你终身也不能再进一步了,既然如此,你为何不维持现状?况且你现在手握她的把柄,日后何愁她不被你捏在手心?”

    随着佟锦的诉说,佟喜脸上的坚持一点点地消失殆尽,末了,她叹了一声,终是停在锦帘之外,没有再进一步。

    “太子待她,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薄情。”良久,佟喜突地说了一句。

    佟锦哼笑一声,并不说话。

    佟喜叹道:“不然她今日便不会喝下毒酒了。”

    佟锦心中猛然大痛。

    佟喜说得对,若孔梦云对太子无情,大可私下通知她和兰青加紧防范,让太子之计落空也便罢了,何必还要搭上自己一条性命?

    “本来……太子觉得我才是送酒来的最好人选。”佟喜垂着眼帘,看不出过多的神情,“他以为我们都不知道他和兰青以前的恩怨,他以为我们不知道他在酒中下了慢性巨毒想要除去你们,但其实,我们都知道。太子妃担心我会真的送酒过来毒死你们,所以自愿请缨前来,我却不知,原来她早存了这样的心思。”

    佟喜的话让佟锦愤怒,同时,又万分无力。

    “我们并无反他之心,若非当年之事,兰青又岂有今日成就?”佟锦喃喃地,既失望,又在意料之中,“以已度人,太子心胸不过如此。”

    佟喜沉默了许久,“他……以前并不是这样子……自与慎王相争落败后……才变得越发多疑了……”

    看她怔然的模样,佟锦终是没再说出什么刻薄的言语,两个人呆怔怔的,坐在那一同发呆。

    与佟喜的感慨不同,佟锦由始至终想的是,偏殿里的人,到底是谁?殿内有一扇宽窗倒是能让人出入,可……翻窗也会被人看到的好不?

    又过了一阵子,殿内又有声音传出,这次……竟是孔梦云!

    佟锦与佟喜对望一眼,同时起身,来到锦帘之前。

    佟锦率先掀帘进去,佟喜则有意落后半步,直到她们确认屋内除了孔梦云外再无旁人,这才加快步伐,朝软榻而去。

    孔梦云依然虚弱有加,但此时却睁开了眼睛,一见到佟锦,泪盈满眶。

    “让御医进来吧。”显然,有人早对她有所嘱咐。

    佟锦便叫了御医进来,那几个御医一见孔梦云醒着,个个惊诧莫名。孔梦云强撑起一抹笑意,“初时难过些,后来觉得体内有两股热流不断冲撞,时间一长,竟让我清醒不少。”

    御医们一一又为她诊过脉象,又聚在一处讨论良久,终得出一个结论,认为她是因为身中两种巨毒,毒性冲撞之下,竟又行抵消,这才保得一命,如今她体内虽仍有毒素,但已非难解之毒,只要调养得当,便可恢复如初。

    因无人探知那慢性巨毒的来源,这一说法暂时被御医们接受,并上报给佟锦。

    佟锦抚着胸口,眼中之泪无需作假便已涌出,“吉人自有天象。”

    这时有人来报,兰青与太子一同入府!

    佟锦看一眼默不作声的佟喜,佟喜抿住下唇,半晌,快步而出,赶在佟锦之前,出了正厅。

    佟喜迎向太子,拉他稍停半步,在他耳边低语片刻。

    太子脸色骤然而变,兰青则疑道:“何事?”

    佟锦适时奔出房来,极喜而道:“她醒了!”

    兰青急忙冲入厅内,太子紧随其后,入偏殿,便见孔梦云昏昏欲睡地靠在那里。

    得了御医禀报的太子惊疑有加,但孔梦云醒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兰青一直待在宫里,这边又有佟喜看着……兰熙的目光扫向佟喜,见她坐于软榻之侧,捧着玉碗亲自服侍孔梦云服药,心中猜疑又变得难以定夺。

    “太子妃病体虚弱不宜奔波,为安全起见,今夜还是暂居此处观察一晚为好,太子意下如何?”兰青微微一顿,又道:“若太子不放心,我这便让人备车送太子妃回府。”

    兰青一抬手止住他的话,“有你这位忠勇王看着,又有王妃相伴,我哪里会不放心?就这么定了,明日一早,我派人来接太子妃回去。”

    兰青点头笑道:“我还得入宫一趟向皇上禀报此事,以防皇上担忧。”

    兰熙点点头,“我再与你走一趟吧。”说完上前与孔梦云短述几句,又朝佟喜道:“你也留在这里,陪陪太子妃吧。”

    佟喜自然应下,又起身送太子与兰青出去。

    外人尽散,佟锦终于有了与孔梦云单独说话的机会。

    “你别问,我也不会说。”孔梦云苦苦一笑,“他不愿治我,我也算死心了。”

    佟锦面现怪异之色,“你怎知他不愿治你?”

    孔梦云一愣,继而面染红潮,半晌说不出话来。

    佟锦突地明悟,刚刚与她在一起的,除了她们还有一人,也定是那人交待她,要如何与御医说明自己的情况。可刚刚她们在外,除了那一声呛咳,分明没有再听到任何交谈之声。

    只是看孔梦云尴尬万分的样子,她也没有再问,只是心里一个劲地猜想……兰青所说的“身体接触”,大概并非像她想象中的那样纯洁……

    替孔梦云重新安排了住处,又让御医分别诊过,确认孔梦云再无性命之忧,佟锦这才放心地让他们离去,并留了两人,于府中待命。

    本来佟锦是打算与孔梦云来个秉烛夜谈的,可一来孔梦云巨毒才驱,精神头不大好,二来孔府得到报讯后,孔夫人立时赶了过来,这样的时刻,佟锦觉得还是让孔夫人相伴更好一些,便退了出来,回到房间专心等兰青回来。

    这次兰青回来得倒快,进屋见佟锦顶着一张憔悴的面孔坐在桌边,满脸问号地等着他,便不等她开口,直言道:“第一次从宫里出来我就让兰石去了定北侯府,再次入宫不过是为他争取些时间罢了。”

    佟锦双目骤然瞪圆,“是韩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