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75.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2章 仇

第212章 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兰青略一点头,“能治太子妃的人很多,但韩林是我唯一相信的一个。”

    佟锦只是觉得诧异,但对兰青的话还是相当赞同的,况且,就算没有兰青的关系,依她们和韩林往年玩在一起的熟捻情份,韩林也必会帮忙无疑。而且此次事关孔梦云的清白问题,韩林更是可靠的人选。

    “那个……”佟锦忍不住心中好奇,“所说的‘身体接触’,到底到什么程度?”

    兰青万分无辜,“我怎么知道?我也只是依照往年的经验,那次为太子梳理经脉,我们可是肉帛相见的。”

    佟锦干巴巴地眨眨眼,张了半天的嘴,也不知该说什么。

    从孔梦云事后的尴尬程度上来看,这个这个……很有可能啊!

    “你说……她和太子还能在一起吗?”佟锦想了半天,问道。

    “如果你指的是驱毒一事,我相信韩林不会将此事传扬出去,至于太子妃,更不会泄露分毫了。”

    “当然不是这事。”佟锦闷闷地,“她知道太子不肯治她,伤心得很呢。”

    兰青扬扬眉梢,朝她伸出手去。

    佟锦顺从地将手交给他,再任他将自己拉到怀中。

    “锦儿。”他轻拥住她,“永远不要替任何人做决定,知道吗?”

    佟锦怅怅良久,缓缓地点了下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境遇、自己的难处,在她看来很简单的事,对旁人来说可能难如登天,相反,可能别人举手之劳之事,她穷极一生,也未必办到。

    孔梦云与太子之间,远远不会如她看到的那样浅显,若她坚持自己所想、以己度人,打着“为她好”的旗号却不顾她的想法,那么结果,必然是害了她。

    “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调整一下心情,思及太子,佟锦有些气恼,“太子他怎敢……怎敢如此明目张胆……竟然让自己的发妻送来毒酒……”

    提起这事,兰青也是面色微沉,“想来这便是太子对我礼遇有加的原因,没人会相信太子有害我之意,加之毒酒中原下的是一种慢性毒物,你我饮下后定然会经过较长时间才会发作,那么便更加没人相信会是太子下手毒手。”

    “那我们怎么办?”佟锦急道:“我们现在是防不胜防!”

    兰青摇遥头。

    “你以为皇上为何没有积极地救治太子妃?”他问了一句,继而又道:“那是因为……”

    佟锦脑中灵光一现,“皇上相信是太子下的毒?”

    兰青点了点头。

    “皇上不愿太子妃醒来后揭穿一切,让太子成为众矢之的,所以才有此决定。”

    佟锦心中一惊,“那……那梦云岂不是更加危险?”

    “这倒不会。”兰青道:“太子妃已然醒来,并且没有透露任何有关毒酒的消息,皇上也不会拿她如何,不过她回到太子府后,一段时间的禁闭却是难免了。”

    佟锦听得难过,兰青叹了一声,“不过这也是好事,能让她最大程度地远离纷争,以她的出身,纵然是禁闭,在太子府内也没人敢冷待于她。”

    佟锦勉强点点头,“那我们呢?太子会不会不死心……”

    “放心。”兰青拥着她,安慰般地轻拍她的后背,“现在太子比任何人都害怕我们出什么意外,皇上已经先入为主,我们若再有不测,太子的嫌疑是绝计洗脱不去的。看来我也得尽快‘恢复’我的能力,让皇上知道,我还是可用之人,尚有利用价值才行。”

    听着这些话,佟锦本该心安的,可她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想到永兴帝对孔梦云的处置,她便不禁一阵心寒。那是他的儿媳妇,是他孙女的亲娘,可他就能眼都不眨一下,做下那等让孔梦云等死的决定。

    “为什么哪里都不太平?”她喃喃低语,“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上真正平静的日子?”

    兰青眼中微现苦涩,但他很快将这神色抹去,失笑道:“这话真是你说的?当年你倒追我、搅得天翻地覆的那股劲头哪去了?”

    佟锦不禁莞尔,紧贴他的胸口,“可能因为我老了……”说着话,又想起当年倒追兰青,她与孔梦云一同设计于街头偶遇兰青种种,不由心中难过,竟忍不住泪盈于睫。

    兰青拥着她的手臂收了收,“你要相信她,经此一回,她必不会再如此轻生了。”

    佟锦胡乱地点着头,她不愿去较真这话是真是假,她现在,只需要一句这样的安慰。

    当天夜里,兰青与她忆起不少住事,佟锦忽而伤感忽而开怀,但想到他们回京尚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她便无论如何,也无法安心。

    第二天清晨,太子府早早地便使人来接孔梦云,临出门前,佟锦拉着孔梦云的手,再三交代,“再有什么事,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不方便来这里,便随便到刘长空的哪间铺子里留口讯,再不行,就去三枷那里,若你不依我,我这朋友你也别认了。”

    孔梦云苦笑连连,“好了好了,我记下了。”

    送孔梦云出来时,孔夫人与佟喜都等在门外,孔夫人再三谢过了佟锦,这才陪着孔梦云一同上了车,佟喜则略留一步,犹豫片刻,与佟锦道:“太子妃回府后必受太子责怪,我会尽量周旋。”

    佟锦没有说话,她始终担心昨晚佟喜发现的事会成为孔梦云的催命符,思量再三,她低声道:“无论你要什么,我都会竭力替你完成,你有事尽管来找我,但孔梦云,她对你没有威胁,那件事,若你让她知道你也知情……我绝不与你善了!”

    听了这话,佟喜涩涩一笑,“放心……”她的眼中突地现出几许艳羡之色,但很快,便被她刻意压下。她再不说什么,低着头,紧随孔梦云快步离去。

    孔梦云离开后,佟锦很是提心吊胆了几天,就怕听到孔梦云突遭不测的消息,好在她这一担心并没有成真,过了月余,孔梦云已完全好转,除了自由上略受限制外,一切都还不错。

    太子也并未表现出什么异样,甚至在得知了娃娃亲一事后,亲自上奏了永兴帝,永兴帝对此事极为赞同,亲赐了这门婚事,并封尚在襁褓之中的宝宝为忠勇王世子,封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为世子,这在大周闻所未闻,但此事却未受到什么非议,只因忠勇王兰青,已成为所有人心目中,无可替代的圣朝英雄!

    自赵明周三国达成和议后,三国的主动权便落入大周之手,有兰青这么个宝贝疙瘩在手里,永兴帝最近连睡觉都能乐出声来。兴旺昌盛,或许很多皇帝可以做到,但开疆扩土,却并非人人都可为之,而他,如今正做着开疆扩土的大事。

    永兴帝的野心自然是大的,但同时,他又是一位极为冷静沉着的帝王,大周国力强盛不假,但若无万全准备,乍然收纳过多疆土,不仅于国不利,甚至还有可能因新地需要过多的补给及边关大量的消耗而削弱国力,更别提纳入版图之地,原属他国,其地子民亦他国子民,纵然勉强归顺,但心底对新朝的反抗也并非短短时日便能消除,所以,在手握胜券的情况之下,他并没有贪心冒进,而是依兰青意愿将他调回京来,以作他日重用!

    至于重伤失去灵力一说,永兴帝或许担心过,但,从未当真。

    “皇上有意于年后举办一次‘三国灵力交流大会’,届时三国精英都会齐聚京城,共同参悟‘御灵师’的法门。”

    “啥?”听了兰青的话,佟锦极为惊诧,倒不是觉得要兰青拿出御灵师的法门会怎样,而是惊奇永兴帝,竟真的舍得将这法门与外人一同参详?

    她的样子让兰青失笑不已,“皇上自然不会把全部法门拿出,只是出示个别片段而己。现在天下人对御灵师皆极为好奇与向往,皇上此举,是要收买人心,将其他二国的精英笼络过来。”

    佟锦很难不在这次交流会中嗅到什么阴谋的味道,只是苦了赵明二国的皇帝,骑在大周头上作威作福了那么多年,曾经连大周送过去的公主也敢退回来,如今却是不得不低头示人了。

    “若此次交流成功,大周在天下百姓心目中的威望将达到空前,只要坚持数年,相信其他两国的百姓对我大周之敌意便会渐渐化去,甚至推崇我大周,到那时,才是皇上大展拳脚之时!”

    佟锦点点头,欲想取之,必先予之,永兴帝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太子便是因为此次大会,才不愿冒险去救太子妃。”兰青的神情淡了些,“我亦会借此次大会向世人一展我圣朝天威,要了结老师的仇恩,也是最好的时机。”

    佟锦心中一凛,“云继海可有什么举动?”自他们回来后,云继海并未出过什么阴招,不过也难以断定,上次太子下毒一事,不是出于他的指使。

    兰青捏了捏她的手,“放心,他害不了我,待老师大仇得报,我们便将老师和师兄的骸骨迎回京来。”

    数月之后,兰青果然在三国交流大会中大放异采,引天下敬仰无数,永兴帝如约拿出部分御灵师心法供天下英雄参详,兰青亦趁此机会道出心法真实来历,武尊曾权之名,重回大众视野!

    人人都以为武尊曾权已逝于二十年前,如今他死而又生,自然引得天下震动,永兴帝亦极为震惊,在得知所有经过,并知晓曾权已确认丧生火海后,将云继海羁押天牢。

    春暖花开的时节,宝宝已快一岁了,如今的宝宝已开始蹒跚学步,穿着虎头鞋在地站晃晃悠悠地站着,有时还会迈上一步,极为逗趣。

    这日佟锦正扶着宝宝在地上站着,曼音快步由外进来,“王妃……”

    话音未落,一个曼妙的身影急匆匆地跟了进来,“你得救救蒋寒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