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78.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5章 怨
    “我昨天查出,陶菊姑害我,是柳氏在背后指使。”次日早膳之时,佟锦脸色不佳地首先开口。

    兰青一愣。

    陶菊姑背后有人,当年他是知道的。陶菊姑临死前招认了这一点,却并没有供出幕后指使,目的是想让佟锦终日活在不安宁之中,只是那时他不愿吓唬佟锦,所以瞒下这事,只说陶菊姑是独自作案。

    陶菊姑一事后,兰青自然不敢懈怠,私下追查陶菊姑的同党,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离京,这条线索终究是没有再追下去,却不想,过了两年多,这件事终还是真相大白。

    柳氏……兰青看着佟锦不善的脸色,“你打算如何?”

    佟锦顿时就恼了,“我打算如何?这就是你给我的反应?”

    兰青有些莫名其妙,“不然我还能怎么问?”

    佟锦咬咬牙,怎么也没说出心里的想法。

    陶菊姑这件事上她受的委屈,别人不知道,兰青还不知道么?竟在知道了背后主使人后,一不紧张二不替她出头,反而如此平静地问一句“你想怎么样”?

    她想怎么样?她想报仇,行不行?

    对报仇一事,佟锦原还有些犹豫,顾及着自己的名声,又担心连累兰青和王府的威名,所以才会那么委屈打算忍下此事,可昨天整夜的不平,加上怒意冲脑,她腾然起身,饭也不吃转身就走了。

    佟锦决定为自己找回两年前丢的场子,回到房中闭门半日,很是计划了一番,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她被兰青堵在房中,一步也没能出去。

    “你去哪,我陪你去。”兰青站在门前,封住佟锦所有出路。

    佟锦一扬下巴,“我去看我娘!”

    “然后再顺便去看柳氏?”兰青扬了扬眉梢。

    佟锦抿着唇继续和兰青对峙,兰青万分头痛,“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你又没有切实的证据,能怎么做?”

    佟锦正气着呢,闻言回身往椅中一坐,也不走了,高声道:“我的确是没什么有力的证据,但只凭我‘佟锦’二字,我也要她吃不了兜着走!”

    “她是你父亲的妾室。”兰青无奈地看着她,“你可以向你父亲直言此事,再由你父亲去处理。你自己动手,只会引来诟病无数!”

    “我才没有那样的父亲!”别说佟锦根本不认佟介远这个爹,就算她认,她也不会再给柳氏丝毫翻盘的机会!

    兰青见她百劝不听,脸色一沉,“他的确不是你的父亲,是锦娘的!”

    佟锦怔了怔,思及这话中的含义,面上迅速染上一层苍白,“你……你说什么?”

    兰青也明白自己的话重了些,但他依旧没有收口,冷声道:“你现在也是一个母亲了,为何行事还要如此冲动?柳氏有罪不假,但你无证无据地冲上门去,不仅会让柳氏与你为敌,更会引发与你父亲间的对抗!你不认佟介远,可以假装他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但你这副身体是他的女儿,我见了他的面依然要叫他岳父大人,这件事永远也无法改变!无从改变之事,你为何还要固执已见?明明很简单就可以解决的事,为何非要将它无尽放大?”

    “哼!”听了这些话,佟锦突地冷笑一声,“我一直以为就算别人不明白,你也是明白的,想不到你竟会对我说出这么一番话!佟介远于我、于锦娘,并无尽过半点为人父之责任,还处处逼害,我相信就算锦娘还在,一样也不会认他!”说着她站起身来话锋一转,“至于柳氏!死不足惜!我这便回去将她赶出佟府,再通知柳氏不得收留于她,总得让她流落街头无处安身,才能解我心头之气!”

    “你休想!”兰青对她向来是依顺的,如今见她根本不听自己的,犟劲也上来了,守在门口寸步不让,“你这么做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你想过没有?你那庶妹近来在太子府颇为受宠,断了柳氏的后路,她会与你善罢干休?你我与太子本就有嫌隙在先,何必一定要争个鱼死网破?”

    “长这么大,我佟锦怕过谁?”佟锦面色极寒,“你早说是你害怕,不就得了?”

    兰青气得脸上阵青阵红,“你简直不可理喻!”他甩手而去,却不忘吩咐兰青,“找人看住王妃,不得让她离开王府半步!”

    “兰青你敢!”佟锦又气又恼,追出去,却已不见了兰青的踪影。

    兰青走了,兰石却坚守着岗位,更谨守兰青的吩咐,前门后门侧门偏门,守得水泄不通,佟锦别说走,就连靠近都会有人过来劝阻。

    佟锦极气,可无奈兰青禁令已下,府内又多有从平安王府过来的旧仆,府里虽说一直是佟锦在作主,但认真算起来,听兰青话的人似乎还更多一点。

    不过静云和曼音始终是站在佟锦这边的,别说佟锦原来是打算到佟府去大闹一场,就算是去大闹金銮殿,有佟锦做主心骨,她们也敢一试!

    自从上次兰石回来后一直躲着静云,被佟锦一言点醒后,静云竟果真去问了兰石。

    兰石吱吱唔唔地,最后终于承认是因为还没得到什么封赏,与静云身份不相匹配,加上又有那晚替兰青受过一事,被那么多女人缠着,怕引起静云的误会,这便更加不敢与静云见面。

    话一说开,静云与兰石这事算是定了,再说兰石跟着兰青在边关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有嘉奖是一定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己,果然过了不久永兴帝就下旨嘉奖战场上的有功之臣,兰石如今已是永兴帝派给兰青的护卫队中的一员,虽还做着和以往差不多的差事,但总算是有了正式的公职,和静云也定在中秋过后完婚。

    已是未婚的夫妻,两个人又分别跟着佟锦与兰青,平时见面的机会还是很多的,时间一长,更像蜜里调油一样,佟锦还几次调侃他们,别过早弄个娃娃出来。

    可如今佟锦算是落了难,执行人竟是兰石,这让一直奉佟锦为天的静云如何能接受?这一下午没少拧兰石的耳朵,最后也是吵得不可开交,可兰石还是没吐半点口,于是佟锦依然困在王府之中,没能出府半步。

    相比起静云的急躁,曼音就显得稳重了很多。

    “王妃以往鲜少这么急的。”她轻轻地替佟锦打着扇子,像闲聊似地开口。

    佟锦被磨了半日,心中的冲动倒也磨去一些,此时虽还想办法要出去,却是以置气居多了。

    “我这是新仇加旧怨,积攒到这了。”佟锦深吸了一口气,还是觉得怒意难平,“以前我什么都不是,想什么便做什么,现在兰青受人敬仰,我的身份亦水涨船高,做起事来倒有了诸多掣肘!想替自己出口气都得顾及万般牵连!”

    曼音轻笑,“其实王妃是气王爷没能及时安慰吧?”

    佟锦顿时一口气又提了起来,“别和我说他!本指着他能哄我几句,谁知他不闻不问地,净知道说风凉话!”

    “但王爷所说也是为王妃着想。”曼音说道:“王妃也一定明白的。”

    她没有再多说什么,佟锦也没再辩驳,只是哼了一声,态度仍然不怎么良好。

    兰青是为她好,她是知道的。正如她最开始的顾虑一样,她没有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第一时间向柳氏出手,便是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顾虑。

    曼音说的对,她气的是兰青。

    他竟要王妃对他抱怨之后才想得要来“关心”她,当然,那样的询问看在佟锦眼中,与质问一般无二!而后他又对她不理不睬,她的确是发了脾气没错,但她也不是随便对谁都会发脾气的好不?软语温言不会么?用不用得着,上来就给她上一堂思想教育课,教她仁孝礼义信啊?

    她够委屈了,真的,反正在她来到这后,还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明知道仇人是谁,却不能随便动手,更有甚者,连身边她视为最亲的人,也不站在她这一边。

    谁能不气?最可恶的是兰青还没有自觉,最后竟甩手而去,干嘛?反过来发她脾气啊?还真是官大脾气涨啊!

    佟锦对兰青的腹诽从他离去开始就没停过,虽然他一直以来都待她很好,好到让京城中的名门淑女们各种羡慕嫉妒恨,但她还是有一点很不满意,那就是宝宝。

    还记得兰青诈伤初回京城之时,对宝宝整日念念叨叨,牵肠挂肚的,后来一家团圆了,他的热乎劲似乎也过了,每天对着宝宝,却渐渐地冷淡下来,连抱一抱都不愿,逗逗孩子都是难得的事,这些事佟锦从来没说,但不代表她没看到。

    她知道他忙,尤其是交流大会那段时间,早不见人晚不见影,王府成了他住宿的场所,除此以外,好像他和王府没有半点关系。

    对于这些,佟锦向来是给予他最大的支持,王府里有事从不去烦他,完全放他自由,努力不成为他工作中的拖累,但是不是因为如此,反而让他离她更远了呢?

    见面还是亲昵,也会有亲密的举动,床弟之间更是狂热不减,可她就是觉得他离她远了,说不清楚原因,可能与他们之间的话题渐少有关。

    他不愿把工作上的事挂在嘴边,她也不愿多问,府里的烦心事又不与他说,久而久之,两个人之间,竟只能相互问好,或者说说孩子,而他,却又是一副对宝宝不太上心的模样。

    追究种种,或许,这才是她因一句话爆发今日之怒的最终原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