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80.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7章 打探
    兰青一直是不愿意佟锦过多的参与到太子的家事中的,佟锦也清楚这一点,不过这次事关孔梦云的安危,佟锦却是再顾不得那么多了。

    兰青的打探很有效率,不过两天,已将此事的来龙去脉清清楚楚地摆到了佟锦面前,却是与佟锦有一定关联的。

    孔梦云初入太子府时,的确与太子琴瑟和鸣,堪称和乐,不过太子府内姬妾众多,太子不可能时时相伴,身为太子妃,孔梦云也不能表现出嫉妒之意,一来二去的,心中苦闷自是可以想象。而孔梦云出身高门大户,纵然与佟锦合拍,但骨子里仍是正宗的淑女一个,一方面要维护太子妃的形象,一方面又要恪尽礼法服侍太子,因身系家族荣耀,孔梦云无时不刻不小心谨慎,连带着性情中的那点跳脱都被她硬压下去,时间一长,难免就显得中规中矩,而太子也不再像最初时待她那样呵护,但也不差,总算是能和睦相处。

    而与孔梦云脚前脚后进入太子府的,还有两人,都是佟锦的庶姐妹,际遇却是千差万别。

    佟玉帛以五品承徽的身份与佟喜一同入了太子府,而后便被孔梦云与佟喜联手打压下去,如今佟喜已是三品良媛,将来一旦太子承龙,一个妃位是绝跑不掉的,要是再诞下皇子,那么位份还有再进一步的可能。而佟玉帛,入府三年,便被太子忽略了三年,甚至还险些被赶出太子府,直到佟锦离京,她又刻意低调小心,这种情况才渐渐好转。

    说起来,佟玉帛原也是个单纯的人,若非如此,也不至被佟锦拿捏得团团软软,只是她的单纯是属于头脑简单的那种单纯,娇纵有余,思量不足,纵然入了太子府,成了太子姬妾,仍是送上门让人排挤的下场。不过三年过去,尽受苦楚与悲凉的佟玉帛,早已不是之前那个只知一味争宠、目光短浅的她了。

    红颜易老,韶华难留,这是任何女人,尤其是以色侍人的女人,谁都难以逃脱的命运。佟玉帛自认生得不差,论起身份,也是比佟喜强上一头,可事实上,这几年的冷遇让她想得明白,当初她却是得以依托了佟喜的面子,才能得以一同进入太子府,加之自佟喜入府以来,宠眷不衰,就算孔梦云风劲之时,佟喜也不曾远离太子视线,如今同样,孔梦云与太子间嫌隙渐生,佟喜仍然是每天待在太子身边时间最长的那个,虽不知佟喜到底有何魔力能让太子另眼相待,但在佟喜身上,佟玉帛终于学会了四个字,韬光养晦。

    没人能想到佟喜会有今日的荣耀,相信就连佟锦也不曾,但佟喜就是这样无声无息地,扫平一切障碍,笑到了最后。

    直到一年之前,佟玉帛还一直住在太子府人际罕至的北院之中,她自是听说了孔梦云被囚的消息,但这对她的境地毫无帮助,须知孔梦云早已不管府中之事,府里所有的大事,都是佟喜在一手操持。

    在此之前,佟喜看起来一直是太子妃的忠实打手,无论什么事,她都会为太子妃处理得妥妥当当,哪怕是招来恶名也不惧,而如今太子妃失事,府中上下不知有多少人等着看失了靠山的佟喜的笑话,岂知,太子对佟喜竟是一如既往地相信,甚至还将原来掌握在太子妃手中的定夺之权,尽数交予佟喜手中。

    这一举动自然引得许多人的错愕,佟玉帛却有不一样的想法,会不会……佟喜不是打手,从一开始就不是?太子妃身份超然,与佟喜在一起时,难免让人觉得佟喜是依附在太子妃之下的,可如果是反过来的呢?或者说,可能从一开始的时候,佟喜是依附着太子妃,可经过这几年,两人的处境,可能早已逆转,是太子太依靠佟喜的力量,才能支撑起整个太子府!

    佟玉帛有了这样的想法,心中对佟喜便更加不敢小看,不仅如此,她甚至打算抛去以往所有心结,主动向佟喜投诚!她只是缺少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走出北院的机会!

    佟玉帛不再是以往那个只知嫉妒和不满的人了,这几年的逆境让她迅速成长,让她明白机会不会凭空掉落,于是她买通看守连络柳氏暗中运作,终是抓住了一个足矣使她翻身的机会。

    一个新入府的姬妾,因不服管教公然顶撞佟喜,佟喜命人对其责罚,却不料被她逃脱,更挟持佟喜意图脱身。那姬妾不熟府中路线,挟佟喜到了北院附近,眼见府内侍卫逼近,正欲杀死佟喜鱼死网破之时,佟玉帛恰时出现,替佟喜挡下致命的一刀。

    而后那姬人趁乱逃走,立下大功的佟玉帛,自然得以离开北院,甚至得到了太子的问候。

    太子府不缺女人,从来都不缺,正因如此,太子对孔梦云的一成不变渐生倦意,而佟喜的长盛不衰,佟玉帛也相信定有原因,而她就要找出这个原因,如今,她终于等到了机会。

    那名姬人自然是柳氏寻来的盟友送进来的,佟玉帛也谨遵盟友之意,采用了截然不同的方法,对待太子。

    太子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芸芸众生之中,总有一人是他求之不得的。

    佟玉帛并没有像所有人、包括太子想象中那样,见到太子便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相反,她别出心裁,与太子做起了“朋友”。

    这件事除了她与太子,并无第三人知晓,佟喜自然也无从得知,虽觉得此事太巧,但并无切实证据,而在外人眼中,佟玉帛不仅救了她的性命,更是她同父的姐妹,加之孔梦云被囚无法打理府中之事,再针对下去,难免会引起议论,基于种种考虑,佟喜不得不让佟玉帛移居出来,虽还是身居偏远之地,但总算恢复了五品承徽应有的待遇。

    获得重生的佟玉帛并不张扬,还主动向佟喜靠拢,甘愿为她马前之卒。佟喜自然不信她,可这并不妨碍佟喜利用她,于是在几次后宅争斗中,佟玉帛身先士卒,在旁人眼中,已是彻底地站上了佟喜的站船。

    不过谁都不知道,佟玉帛与太子暗中来往之事。

    佟玉帛做得非常好,认认真真地执行佟喜下达的任何命令,哪怕对她有所伤害,她都义无反顾地去做,对太子更没有表露出丝毫企图,甚至在听说太子要来的时候,便起身离开,绝不与太子有碰面的机会。

    表面如此,私下里,太子却是愈加迷恋这种暗地的来往,尤其佟玉帛与他相交多时,却没有一次让他得手,甚至连拉手都加以警告不准再有下次,否则,“绝交”!这样的态度,让太子体验到了另一种绝无仅有的快感。

    佟玉帛也很满意太子这样的反应,她更从太子口中探听到,佟喜对太子之惑,无非在一个“偷”字上,从初时的秘密偷情,到如今在孔梦云眼皮子底下偷欢行乐,都是让太子无法自已之处。而现在她做的,却是比佟锦再高出一个层次。

    男人,都喜欢偷,而她,却是要他偷而不得。

    不过,佟玉帛和她的盟友都明白男人的胃口不可久吊,终是在确认了佟喜身怀有孕之时,佟玉帛假意醉酒,被太子“强行”得手。

    太子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又有哪个人会真正拒绝太子?可以说于女人一事上,太子这一生过得都是顺风顺水,就连当初对佟喜,也是引诱而为,并不带什么强迫的性质,现在佟玉帛所做的,便是让太子体验到什么是真心回拒,又什么是强夺之快!

    如她所料,这样的滋味让太子食髓知味,纵然她之后表现得再反抗,太子也并无半点不悦之意,反而再三地寻找机会强势侵入,而她的伤心也更令太子着迷,最关键的一点,从开始到现在,佟玉帛始终要求太子保密,不欲被外人知情,甚至在太子提出晋她位份之时,恳求太子放自己离府,这让太子坚信,她的伤心是真的伤心,而她坚决的抗拒、却又渐渐沉沦在他驰骋之下的迷乱神情,也让太子极为自豪和满足,这种征服的快感,已深深征服了太子的心。

    话说到这里,佟锦哪还不明白幕后的推手是谁?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佟玉帛如今竟也有了这样的心性,她派人去太子府中,却是丁点也没探出分毫,佟玉帛表面上看是安居一隅,没有半分逾矩,甚至连府中下人也没察觉到,这位早早就失宠的承徽娘娘,如今却是太子心尖上的头号人物了。

    如此作为,连佟锦都忍不住要佩服,要是当初佟玉帛也有如此手段,当初她在佟府的日子,将会难过百倍。

    只是,看着兰青手上这份调查报告,佟锦心中又生出无数问号。

    “她的盟友到底是谁?如此大费周章抬她上位,对方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兰青叹了一声,“对方是恩国公府的水明辰。”

    佟锦立时明白,水明辰这是在搏最后一击,恩国公府当初背离太子给慎王做内应,如今势微,再送人入太子府,未免太过明目张胆,太子也未必领情,不如从府内发展,选来选去,却是与佟玉帛一拍即合了。

    “那……”佟锦抿抿唇,“你之前说找朋友打探一下,如此隐秘之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

    看佟锦不善的目光,兰青微有些无奈地一摊手,“你想对了,就是水明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