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81.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8章 提议
    佟锦扬了扬眉。

    这个答案,可以说在她意料之中,但又在意料之外。

    说意料之中,是因为此事事关水家的最后一搏,若非最亲近的人,哪会探听得到?而兰青与恩国公府向来无往无过,硬要说交情,也就只剩水大小姐一人了。

    而说意料之外,也是因为此事是水家的最后一搏,水家自慎王倒台后一蹶不振,又担了“背叛”之名,声誉一落千丈,若非奉安公主是永兴帝唯一的同母妹妹,恐怕恩国公府是否存在都是个问题,这还是永兴帝看在太后和奉安公主的发上没有赶尽杀绝,可要是等到太子登基,难保以前的事情不会被揪出来清算,所以恩国公府的举动,也便在情理之中。但太子不可能理会他们的一厢情愿,对他们的各种视好视若无睹,没有继续追究,已是仁至义尽了,还指望太子原谅?所以恩国公府只能另辟蹊径,最终找到佟玉帛。

    恩国公府与佟玉帛无疑是有着统一目标的,而这件事计划之密,甚至连佟喜都不明就理,至今仍只知太子身后有人,却不知真正敌人为谁,如此密事、如此大事,却被兰青随便一个探听,就探听得清清楚楚?这不由得佟锦不谨慎,水明月此举已是泄露了家族的最高机密,如果兰青有别的打算,只要向太子稍加暗示,恩国公府的一番心血便会付诸东流,而恩国公府也再无翻身之日!到底是水明月背叛了家族?还是对兰青另有所图?

    在佟锦心中,水明月是有“前科”的人,虽然那日韩林殿前休妻,她也感慨颇多并寄予一分同情,但这并不影响水明月在她心中不良的印象。

    佟锦表面上只是扬了扬眉,并未对此做下什么评论,可看着她不善的目光,兰青苦笑一下,却知道今天这事必须要说清楚,否则后患无穷。

    “奉安公主一直在宫中侍奉太后,水大小姐亦时常陪伴,我入宫时遇见过几回。我知道你和她之间有许多不愉快,所以并未向你提起。”

    水明月原受封郡主,可经过慎王一事后,恩国公府都名存实亡,她郡主的身份自然也被剥夺,可以说,他们现在一大家子人,完全靠奉安公主在皇上太后面前周旋,才不致被皇室除名了。

    佟锦原不是个能压得住气的人,可今天却出了奇的平静,让兰青嗅到了一点山雨欲来的味道。

    “以往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如今看来她也是有些可怜,京城明珠的光芒在她身上再找不到一丝了。”兰青不能直接说他和水明月没什么,这等于是自打嘴巴,本来真没什么,这么一强调,反而显得心虚了。而他也不能说自第一次与水明月偶遇,与她劝解几句后,水明月便时常等在御书房外出宫的必经之路上,碰面多了,攀谈的次数与时间也渐渐长了起来。他更不能说,为了瞒下这件事,他不得不再三嘱咐黄存喜,恩威并施,不让他向宫外透出半点消息。

    他的确是问心无愧,可前几次偶遇他没有与佟锦交待,后面的刻意相遇便成了无法交待,加之人们捕风捉影地畅想本事,一些流传出去,假的也成了真,所以当他发现不对时,自己已处于一个万分尴尬之地。

    兰青知道佟锦的脾气,这些事都是不能和佟锦说的,所以他只能说得感慨,但佟锦却依旧没有开口,这让兰青万分无力,自他重回京城之后,这种无能为力之感,也只有佟锦能带给他了。

    “太后年岁渐长,精力难免不怠,如今囡囡在宫里,却多是奉安公主在照看。”

    他说的是实情,也是无奈之语,希望佟锦能转移些注意力,别过多盯着他和水明月私下连络的事。

    佟锦终于“哼”了一声。

    “奉安公主肯照料囡囡,无非也是因为囡囡是太子的女儿。”她终是忍不住刺了一句。

    兰青没有反驳,在他想来,奉安公主此举也的确有这样的因素混杂其中。

    兰青的沉默让佟锦心里不舒服了一阵,情报是从水明月那里得来的,这已经让她无比郁闷了,而让她更郁闷的是,从这次打探看来,他们在宫里见面肯定不是一次两次,而她却没有得到丝毫风声,要么,是黄存喜失了眼色,要么,就是他们见面太私秘,没有外人发现。

    这么一想,佟锦就想到一处绝佳的私会之地,以前在宫中时,她和兰青也没少去。

    怀疑一旦开始冒头,就没那容易压制下去,佟锦也是如此,不过她最终也没说出什么过份的话,因为,她相信兰青。

    她真的相信兰青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她也相信兰青不会做那样偷偷摸摸的事,她今日所现,全因她不高兴而己。她不高兴兰青和水明月有交往,但这和她相信兰青不会出轨,一点关系都没有。

    佟锦没有在这件事上过多纠缠,让兰青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让他有点莫名的失落,回想前几年佟锦对他绝对占有的强势姿态,再看看现在,他的魅力是不是有点下降了啊……

    兰青在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佟锦同样也有一个严肃的问题要考虑。怂恿太子的人是佟玉帛,知道了这一点后,她现在该怎么办呢?

    要去与太子揭穿佟玉帛与恩国公府的合纵阴谋吗?那样不仅佟玉帛被会太子所弃,就连恩国公府,也会失去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彻底失去再度走近太子的可能。这想法听起来不差,可却和佟锦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说白了,就算毁了佟玉帛与恩国公府的打算,太子对孔梦云的印象依旧不会改变,囡囡已被送入宫中,孔梦云仍然得忍受母女分离的煎熬,更别提让孔梦云脱离太子府了。

    思索了几天,佟锦还是没有什么对策。

    别看佟锦平时贼点子不小,但很多时候也是拼了自己相陪的,伤敌一万自损八千,只是因为她义无反顾的劲头,让人觉得她无所畏惧,所以她通常能省下自己那八千,只损别人的一万,但现在不行。

    佟锦早约了孔梦云的母亲来府中作客,孔夫人虽然愁眉不展,却也没有和佟锦一样“同仇敌忾”,对于太子所为,孔夫人只能感叹女儿命苦,却是再无更好的办法。佟锦原打算着从孔夫人那里打探一下孔大人的想法,当她知道孔大人派了孔梦云的族姐前去劝说她与太子和好时,便放弃了要联合孔家一起为孔梦云出头的想法。

    这件事不仅关乎到孔梦云,还关系到孔氏一族的未来,被太子休离是一回事,主动提出下堂又是另一回事,太子固然不会做出那等同丑闻的休妻之事,可公然与太子翻脸,同样也不是谁都能做得出来的。

    思虑越多,越不敢动手,如今佟锦总算明白她以往不屑的畏首畏尾是什么感觉了,有些时候,畏缩不是害怕,而是在权衡,怎样才能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相信孔梦云也明白母家的态度,所以才会宁愿向佟锦求助。

    兰青这几天忙碌依旧,不过他总会分些精神来注意佟锦,过了几天,见佟锦仍是一筹莫展的样子,眉间的纠结的印痕愈加清晰,终还是心疼,冒着她再次发飙的危险,和她再行探讨此事。

    “还是和水明月有关,你要是想听,我就说说。”兰青上来就表明自己的立场。

    佟锦也是没办法了,这几天头发那是大把大把的掉,可怎么也想不出好办法,如今听兰青的,却是连不高兴的力气都没了,只想快点听到办法。

    兰青见她不反对,便道:“奉安公主如今侍奉太后左右,她是太后唯一的女儿,就算恩国公府一败涂地,但奉安公主的一切仪制都比按从前,在太后面前,奉安公主的话,是很有分量的。”

    佟锦这几天的脑细胞都快磨尽了,现在一听,自然问道:“你是说让奉安公主去说服太后,让孔梦云脱离太子府?”说完,她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

    兰青道:“的确是让奉安公主去说服太后,但不是让太子妃脱离太子府,而是让太子妃入宫侍奉太后,以尽孝道。”

    佟锦的眉尖蹙了蹙,顿时想明白此中关键,可是……

    见她有些犹豫,兰青叹道:“比起和离,我想太子妃更想与女儿在一起。”

    佟锦默不作声。

    她这段时间所想,都是如何让孔梦云安然脱离太子府,而又不连累孔家,其实如果单纯是这样的话,佟锦倒不为难了,她连公主都能给偷出来,何况一个不受宠的太子妃?可她迟迟也没动手,就是因为她现在同为母亲,明白孔梦云无论如何是离不了囡囡的。

    而要将囡囡一起偷出,这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自温雅一事之后,永兴帝虽说没对她怎么样,但怀疑也是在所难免,如今还要再从宫里偷出一个小公主,她可真是活腻了,况且,这样做对囡囡也不公平。

    可一旦这样做了,孔梦云此生的自由也算交待在了宫里,再无重见天日之时!

    “这个提议,水明月很有把握,一来奉安公主可以帮忙,二来恩国公府也可与佟玉帛联络,利用她说服太子同意孔梦云入宫。”兰青吁了口气,这个提议水明月早与他说过,只是出于种种顾虑,他并未与佟锦提起,如今却是不能不说了,“同不同意,只看你如何选择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