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82.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9章 七夕
    自兰青上次的提议过后,转眼又过了半月有余,如今已是七月上旬。

    各个节日中,大家看重的总是那几个重要的节日,佟锦初时因远离家人,对这些节日不太感冒,后又与兰青在一起,所以最看重的,反而是七夕。

    不过之前由于各种原因,佟锦与兰青的七夕要么过得异样忙碌,要么就是两地离分,如今宝宝都一岁半了,他们也没过上一个像样的七夕。

    不过今年,却是例外。

    兰青如今算得上功成名就,佟锦的生活也十分安逸,不用逃命,无人迫害,再不珍惜时间,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所以佟锦早早就计划了这次出游,兰青也自觉这段时间对佟锦关心得不够,自然也是大力支持,不管什么事,到了七夕这天统统都得让路。

    兰青的表现还是很得佟锦肯定的,要不是最近烦心事太多,她应该会更高兴一点。

    七夕当日,佟锦早早将宝宝送到了平安王府,中饭只是简单用过,便让曼音替自己挑选首饰,至于静云,早让佟锦打发出去,与兰石共度佳节了。

    曼音如今是越发沉稳了,虽还不到二十岁,却是佟锦身边最为得力的人,整个王府也没人敢小看于她,就连在佟锦面前,她也是一惯的沉稳,可今日不知为何,总是分心。

    眼见着曼音把不用的镯子再一次放到头饰的格子里,佟锦停了头手的动作,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察觉到佟锦的目光,曼音也看到了自己频频犯错之处,脸上一红,连忙把镯子放回原处。

    佟锦笑道:“今日你有什么安排?”

    曼音摇摇头,眼中失落一划而过,“我自是服侍王妃。”

    “我可不用你服侍,今天我与王爷二人约会,你不用跟来。”佟锦瞄着曼音心不在焉的神情,再忍不住,失笑道:“怎么?张宏没来约你么?”

    曼音一张俏然骤然变得通红一片。

    说起张宏,既然是“订”下曼音的人,佟锦自然不能不去关注,想当年佟锦初见张宏,他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如今几年过去,已然是个大小伙子了。因有着佟锦这层关系,刘长空待张宏极好,也极为严厉,张宏也很识大体,将刘长空当做老师一样敬重。从去年开始,他跟着刘长空天南海北的跑,眼界拓宽了不少,心性也渐渐磨练出来,用刘长空的话说,还不成气候,但假以时日,可堪重任。

    刘长空在佟锦回京前便以在京城闯出一番名号,现在又有了忠勇王府这个铁打的靠山,短短时日,已能与京中第一梯队的大豪商当面对话了,能让他说出这番话,可见张宏也不是一般的努力,而这些努力,倒有大半是为了曼音。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刘长空在一起待得久了,本来挺精挺灵,还稍嫌油滑的一个孩子,如今硬是变成了刘长空第二,沉稳是有了,但在佟锦看来未免无趣,尤其他离京的次数多了,与曼音的联络日渐减少,这些也都被佟锦看在眼中。

    只是,佟锦再关心曼音,也不愿过多地插手她的私事,所以这些事她多半只是旁观,却鲜少与曼音讨论。

    其实曼音也是个正常的姑娘,又从小缺爱,哪会不盼望有个正常的家庭?只是她比张宏大上几岁,心里难免有些多想,怕张宏是一时冲动,过两年要是反悔,他们却是连姐弟都做不成了。基于这样的顾虑,她才没有立时答应张宏,可是,虽然她对张宏表现得不是那么上心,但既然已经暗许了他的承诺,便是心里也存了这个人,时间一长,便再也抹不掉了。

    曼音虽然不像静云那样事事都与佟锦分享,可心里明白得很,自从确定了心意后,她对张宏明显比以往主动得多,还时常到商铺去探望,对此张宏受宠若惊,两人的感情自然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可前几日,张宏由外地回京她去相迎,几月不见,张宏的谈吐气度与以往大有不同,人也变得更加沉稳,与一些大老板在一起,丝毫没有怯场之意,席间又听一位商铺老板有意将女儿许下,虽被张宏玩笑般应对过去,可在曼音心中,却不是没有震动的。

    以前她是佟锦的侍女,张宏是商铺的学徒,相较起来,还是张宏高攀了她,那时的她可以不在乎,甚至愿意以自身之力保护这个自小就呵护的“弟弟”,可那日一见,却让她生出了“无用”之感。

    张宏如今已能独挡一面,可她还是当初的那个侍女,面对满席贵客,张宏的从容淡定都让曼音明白,改变的不只是身份,还有眼界,还有心态。

    如果说她当初还有几分相信张宏是真心待她、真心想娶她为妻的话,如今这心思却是又淡了几分。

    不是她不信,而是她不愿张宏是在无奈之下,才完成他的承诺,如今的她已不足与张宏匹配,既然如此,又何必死守那个承诺,不仅自己难受,还连累了张宏?

    自跟了佟锦,曼音就再没有妄自菲薄过,相反她还很自信,她明白自己是有优点的好姑娘,但自知之明,也是要有的。

    况且张宏要娶她,无非是因为当年之恩,既然如此,她便只让他报恩,至于旁事,不提也罢。

    所以佟锦其实猜得不对,曼音频频走神,并非因为张宏没有约她,而是因为她已决定,今日相会时,便与张宏说个明白。

    佟锦心思再细密也猜不到其中这重重关节,尤其她现在的心思也不集中,更加无法察觉曼音心底的失落与沉重。

    为了今晚之约,兰青特别提早回了王府,见佟锦精心装扮,自己也不敢怠慢,重新换了一套衣裳出来,两个人也不在府中用膳,什么人也没带,只他们两个出了王府。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并肩漫步之时,佟锦的心思总是无法安定下来。

    为了今日之约,她已准备许久,最美的衣裳,最好的首饰,都是为今日而备。身边的人也是精心梳洗,天青暗嵌银线的料子是她最喜欢的,在他身上也更能突显他气质如华,他的优秀早已无需赘言,可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是不知足吗?佟锦近来一直在自我反省,得人尊敬的身份地位、优秀至极的丈夫、可爱乖巧的儿子,几乎女人所追求的一切,她都拥有了。而他的淡漠、清傲,在她面前都化成柔情与依顺,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可她就是不开心,回想这段日子,她更怀念浪迹天涯的那段时光。

    “太子妃托人传讯,要我替她谢谢你。”

    突来的话语打断了佟锦的思绪。

    佟锦连忙打起精神,可心头的失意却更凝重,“谢我做什么,我这是亲手送她入了一个更大的牢笼。”

    孔梦云之事佟锦终还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点头同意了兰青的建议,而在两日前,孔梦云被太后召入宫中侍疾,太子府那边也顺利放行,并未过多为难。

    兰青笑笑,握住她的手,“我们谁不是活在牢笼之中?如今太子妃能与女儿团聚,纵然委屈一些,相信她也是满足的。况且她在宫中,也更方便你去探她。”

    佟锦点点头,这也算是无奈之中的最大安慰。

    “其实……她该感谢水明月才是。”佟锦明白谁才是促成此事的最大推手,虽然心有芥蒂,却也不愿抢了她的功劳。

    兰青却只是轻轻一笑,并未答话。

    两个人手牵着手并肩前行,看起来亲密无间,但很长一段时间,竟无一人开口说话。

    长时间的沉默让佟锦心里有些发慌,被他握着手也不自在了起来。

    “哎……”

    “我……”

    竟是同时开口。

    “你先说吧。”兰青笑眼微弯,看得出对她的放纵和宠爱。

    佟锦摇摇头,“你先说吧。”她哪有什么话说?无非是憋得难受,没话找话罢了。

    兰青便道:“我之前送你的东西,你都不喜欢么?我记得有一支步摇,好像从没见你戴过。”

    佟锦无意识地摸了摸发髻,今天发间所戴都是她精挑细选的,而兰青前段时间送她的一些东西,却是都被她束之高阁了。

    那些礼物,都是兰青为了哄她而送的,佟锦却收得意兴阑珊,这样的心态下,自然难以重视,因为她没有感觉到兰青的诚意,她觉得那不是心意,而是“流程”。

    你高兴了,我们就一起乐一乐,你不高兴了,我就随便买点什么,哄你开心。这就是流程,无关对方的心情,只是因为你不高兴了,所以才要买东西,不必浪费脑筋再去花样百出地哄你开心。

    是这样吗?佟锦不敢确定,也不愿确定。而今天同游,她的感觉却是要更明白一点,虽然他们牵着手,但她很难感觉到他的心,两个人,除了手是牵在一起的,再无任何沟通之处。

    怎会这样呢?重归平淡,激情不再,这是任何夫妻都会遇到的事情,佟锦也一早明白这个道理,可有一天真的降临到自己头上时,她又感到万分的难过,和不解。

    他们走得不快,行至闹市街头时,天色已有些暗了。因今日节庆之故,街上异常热闹,花灯早在昨日便已挂出,街旁更是摊位林立,虽要等到夜里才会燃放烟花,但已有许多人提前出来游逛了。

    佟锦很久没逛过这么热闹的街市了,虽然心里有事,但也不愿辜负这难得的机会,不由得这里瞅瞅,那里看看,兰青就跟着她,寸步不离。

    逛罢了一个首饰摊位,佟锦再次前行,兰青也再一次握住她的手。

    佟锦任他拉着,心中稍暖。

    比起大手笔的送礼物,她更喜这样的小动作。

    他一定也是难以处理吧?她不禁想着,遇到这样的情况,他必然也和她一样难以应对,她失神难过,他也未必好到哪去,只是男人粗心大意,不知该怎么讨她高兴,所以才学人去买那些东西……是这样的吧?

    仅因一个小小的动作,佟锦无意识间便开始为兰青开脱,想了理由无数,最后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她这辈子,真是注定栽到这个男人手上了。

    见了她的笑容,兰青似乎松了口气,笑问道:“在笑什么?”

    佟锦摇摇头,心里却已打定了主意,等回了家,就把心里的想法都和他说了吧,嗯……基于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她不介意用一些特别的办法让他明白她的心意。

    正想着,兰青的脚步一顿。

    佟锦也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一行人,略略一愣。

    “我们去打个招呼吧。”兰青低声说道。

    佟锦点点头,虽然不想见同,但当街遇到了,又有长辈在场,不打个招呼说什么也过意不去。

    他们朝那行人走去的时候,那行人中也有两人迎着他们过来,远远地,那边一个俊雅青年便朝兰青拱手笑道:“兰兄这么早就出来了?”

    兰青同样拱手还礼,“水兄也是一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