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83.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0章 失踪

第220章 失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面带微笑地看着兰青和水明辰相互寒喧。说起来,水明辰乃至整个水家当初对兰青的态度都不算好,生怕兰青会死缠着水明月不放似的,兰青自然也不会上赶着自讨没趣,除了与水明月那点似有若无的情谊之外,与水家并没有过多交往。如今却是颠倒过来,兰青受封忠勇王风头正盛,恩国公府却已是昨日黄花,不过为了孔梦云之事,兰青求上门去,这对几乎已至末路的水家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所以此时这么热情倒是正常的了。

    想必水家已经更改了计划,不再将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佟玉帛身上了吧?走媚臣路线始终不是什么好事,若非走投无路,相信水家也不会出此下策,此时却是又多了一条保靠的门路,水家不可能不加利用。

    只是,难为了兰青。

    佟锦明白,兰青会主动与水家有牵扯,并非为了孔梦云,而是为了她。他不愿她终日苦恼,便将这周旋的压力加诸到自己身上。帮了孔梦云,她得以轻松度日,他却不得不面对水家的人情讨还了。

    如此一想,佟锦的心情不由得更好了些。

    水明辰与兰青寒喧几句,便邀他们一同前行,兰青谢绝后他也不恼,与落在他身后半步的典雅女子说道:“明月,我与兰兄多日不见,有些话想说,你替我转告母亲,我稍稍耽搁一下,待会再赶上他们。”

    水明月微微一笑,“你说好了陪母亲出来逛灯,如今爽约,又要我去和母亲说,哪有这样的好事?”

    水明月说话时神情轻快,似乎已从失意的阴霾中走了出来,眉宇疏朗,又现出几分当初的光华风彩,她本只做了简单妆扮,却莫名的引人注意,让人移不开眼。

    水明辰朝兰青无奈一笑,“我这妹妹,越发娇惯了,兰兄稍侯,我去与母亲交待一下便回。”

    看来这是真有话要与兰青说了,否则也不会在兰青刚刚拒绝同行后又留下来,不过兰青和佟锦承着水家的人情,却是不好再拒了。

    水明辰快步朝街头缓行的那队人走过去,为首的正是奉安公主,水明辰赶上前去说了几句话,奉安公主便望过来。由于街上行人众多,兰青与佟锦不便暴露公主身份,便在原地略略躬身,算是打了招呼。

    奉安公主朝他二人笑了笑,又与水明辰说了几句话。

    “王爷和王妃如今可是视我们如洪水猛兽了?”兰青和佟锦的目光都集中在水明辰身上,不防身旁响起水明月柔美的调侃之声。

    佟锦心中莫名的有点别扭。

    上次见她,还是韩林回京,与她于御前撕袍绝义,那时的她冷静高傲,直到离开也没有半点回头之意,可佟锦守在门外,却看到她眼内刹那闪现的一抹泪花,可见,她不是不伤心的。

    可既然伤心,为何还要那么做?佟锦想不通,也不屑去想,在她的心里,水明月与她始终站不到一条船上。

    而水明月自和离之后,再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至少佟锦是时隔多日后第一次见她。让佟锦没想到的是,她以为会看到一个寞落憔悴的水明月,最起码也要心事重重吧?却不想,水明月的精神头倒比以前更好了些,这让她为韩林大为不值,要知道,韩林自和离过后,便再没露出过以往那样明朗灿烂的笑容。

    佟锦微有失神之际,兰青已答道:“放心,再似洪水猛兽,人情也必定会还。”

    水明月顿时失笑,便如华灯初上、繁星遍布一般明美耀眼,“我可不是为了提醒你这个,若非此事需要母亲与哥哥帮忙,谁又稀罕什么人情了?”

    兰青也现出一个浅笑,“这我倒相信,只是恐怕别人不信。”

    水明月便叹了一声,“是啊,如今在外人眼中,我们怕不是没人情都要讨上三分的讨厌鬼了。”

    兰青笑着摇头,虽是事实,但他却不好再深说了。

    兰青与水明月的对话到此为止,短短两三句,却让佟锦白了脸色。

    想到自己绞尽脑汁才能为他们之前的尴尬相处找到一些借口,兰青与水明月间自然轻松的氛围,让她心间微拧。

    再看他们的神情,俱是坦荡,绝无半点暧昧之意,但恐怕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相处是多么的和谐随意,多么的让人嫉妒。

    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精心打扮,再看看水明月自在的神情,佟锦突然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或许这才是症结之所在,她和兰青之间,少的就是这分自在。

    水明辰禀过奉安公主后,很快就回到了兰青身边,指着一个方向道:“天色尚早,那边有一家很有名的茶楼,不如我们去坐坐?”

    兰青知道他此举必有所求,出于还人情的想法,便没打算拒绝,正欲点头,袖口一紧,却是佟锦扯了他一下。

    “我有些不舒服,想回去了。”

    佟锦不是个喜欢扫兴的人,尤其在水明月面前,更不愿去耍无聊的小性子平白的让她低看,只是今天实在没了兴致。

    兰青眉间一拧即放,显然误会了佟锦的意思,稍一犹豫,他很快下了决定。

    “水兄。”他拱拱手,“明日早朝过后,兰某必在茶楼相候。”

    水明辰有些失望,但也不再强求,应了兰青的话后,便示意水明月同他一起离去。

    临行前,水明月淡淡一眼瞥来,虽无任何言语,却险些让佟锦恼羞成怒。

    她以为这一切是因她而起么!简直自作多情!

    佟锦心中烦躁,不待水氏兄妹走远,便转身朝忠勇王府的方向走去。

    兰青立时跟上她,拉住她的手。

    佟锦第一个反应,便是反手挣开。

    兰青怔怔地看着她……“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看着他受伤的神情,佟锦也不好受,可事实摆在眼前,面对她时,他只会沉默不语,似乎在用最大的耐心去容忍她的一切,这对她而言,何尝不是一种伤害?难道她对他而言,只剩“容忍”二字了么?

    有一刹那,佟锦真想不管不顾地向兰青问个明白,问他为什么面对水明月就能泰然自若,面对她就如临大敌?为什么再不与她倾诉心事,再不与她分甘同味?难道,真的厌了吗?这样的话佟锦并非问不出口,只是,她怕听到答案。

    真是稀奇,这世上竟还有她会害怕的东西,而事实上,她心底的这种惧意从有了苗头开始到现在,已经存在了很长的一段的时间,她只是一直压着,故意忽略,假装它不存在而己。

    佟锦没有回答兰青,她怕她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说出一些难以挽回的话。兰青也没再问过她什么,她慢慢地走着,他就慢慢地跟。他们走得很慢很慢,直到回到王府,已是夜色朦朦,两个人还是没有任何交谈,间隔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

    王府之前,几个焦急的身影不断徘徊,走得近些才看清,竟是静云和平安王妃身边的宋嬷嬷。

    见他们回来,宋嬷嬷赶紧上前,静云也奔了过来,却是带着哭腔,“世子走丢了!”

    佟锦愣了一下,继而茫然地看向兰青,似乎没听懂这句话。

    兰青也是缓了一下,继而勃然色变,“什么时候的事?母妃呢?”

    宋嬷嬷老泪纵横的,“晚间王妃带小世子出门赏灯,正遇上奉安公主一行,水姑娘见宝宝可爱便抱去逗弄,却正遇上人潮拥挤,将我们挤散了,水姑娘也不知在哪里转了一圈,回来手里就不见了世子,说是世子非要自己下地走,一个没看住,就丢了。奉安公主已派人到处搜寻,水姑娘也去了,王妃就在府里等消息。”

    不待宋嬷嬷说完,兰青已冲入忠勇王府,留下佟锦呆立原地。

    静云抹了抹眼泪想去扶她,不料指尖才碰到她的衣服,佟锦便骤然软了下去,瘫坐在地上,神情仍是茫然一片。

    “宝宝丢了?”她喃喃地重复几遍,突地,像发疯一般,也不进府,扭头朝集市跑去!

    静云连忙跟上,佟锦的速度却是奇快,很快便到了闹市街头,也不管宝宝到底是在哪里走失的,逢人便问。

    静云初时只觉得佟锦冷静得过分了,时间稍长便察觉到不对,佟锦哪里是冷静?她简直是犯了魔症,揪人过来便问,没等问出结果便又去再揪下一个人。

    “夫人!”静云的眼泪流得更凶,“是在灯市那边!”

    佟锦听到她的声音,猛然看向她,“你说什么?是不是骗我的?你说!是不是骗我的,宝宝根本没丢,是吧?”最后几句,声音已是极厉。

    静云狂哭不止,“夫人,夫人,咱们去灯市那边找吧……”除了找,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正在这时,前方也出现一行打探的人马,同样是逢人便问,唯一不同的是对方多了一点理智,虽然焦急,却也能将宝宝的外貌特征说清,不像佟锦,已经完全乱了章法。

    看到混在人群中神色焦虑的一人,静云死咬着牙关,恨不能过去咬她几口,正这么想着,身边的佟锦已然冲了出去。

    “水明月,你还我儿子!”佟锦的神色极为狰狞,揪住眼角尚余泪痕的水明月,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