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584.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1章 彼此+尾声
    水明月一心都在找人,根本没加提防,混乱中被佟锦连甩两个耳光,耳间嗡嗡作响,一时间连天地都分不清楚了。

    佟锦哪管她,被人拦下后拼命似地挣扎,水明月坐在地上,发髻微散,颊边还带着耳光留下的红肿,神情间尽见仓皇,再无一点轻松自信的影子。

    一旁的下人们虽是阻拦,但佟锦身份非同一般,没人敢真用蛮力拦她,佟锦又是发了疯地挣扎,没几下便让她杀出包围又朝水明月冲去!

    “住手!”一句喝止,却有二人上前拦住她的去路。

    看着眼前的水明辰与神情复杂的兰青,佟锦的情绪终是冷静了些,但心底的恨意已至极限!

    水明月坐在那里,身体微微发抖,根本不敢与佟锦对视,水明辰快步过去抚慰几句,水明月竟张开双臂扑了过去,“哥!哥!我不是故意的……”说话间眼泪簌簌而落,眉目间的惊恐更是毫无遮掩地显现出来。

    不管怎么看,都有点古怪。

    水明月就算犯下天大的过错,但她此时的举动,还是与她的性情大不相符。

    兰青皱了皱眉,“水兄……”

    水明辰半拥着打颤的水明月,朝兰青摆了摆手。

    兰青眉间印痕更深,回过头,软声与佟锦说道:“如今城门已闭,就算宝宝被人拐走也离不开城里,我已知会武大人派兵搜索,我们再下重金悬赏,宝宝一定会找回来的,你还是先回府去等消息,说不定宝宝已被人送回去了。”

    佟锦许久才将目光自水明月处收回,却看也不看兰青一眼,低头就朝闹市中走去,根本没有回府的打算。

    静云连忙跟上,兰青无奈之下又派了一些家丁相随,这才各自行事。

    搜索的工作整整进行了两天,有九门提督的配合,城门处的盘查自然极为严格,悬赏告示亦已公示,两日内赏金一提再提,可宝宝依然杳无音讯。

    街上的花灯已然拆下,街头又恢复了往日的秩序,七月的天气骄阳似火,大白天的,没人愿走在街头,可这两天街上却时常出现一个身影,在原来灯市的所在一遍遍地由街头走至街尾,问遍每一个途经的路人。

    “王妃。”静云含着眼泪拉住佟锦,“这里王爷已派人问遍了,宝宝不会在这里了。”

    佟锦摇摇头,没有说话。事实上,她也说不出别的话来,两天两夜不眠不休,不吃不喝,重重复复地只问那一句话,嗓子早像火烧一样,如今她能清醒地站在这里,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已经两天了,忠勇王府丢了小世子一事,已传遍京城,若宝宝是被人捡走了,那人又岂会不知?冲着那高额的赏金也会将宝宝送回的,可现在却是音讯皆无,让她不能不怀疑宝宝是落入了仇家之手。

    只能从宝宝消失的地方查起,七夕之夜街上人潮涌动,说不定就有谁看到了些什么,所以她不能放弃,一定要继续问下去。

    静云有心拉佟锦到哪里歇歇,可佟锦哪里肯耽误?就在这时,曼音远远地自街头跑来,又急又喜,“有人送了孩子回府,王爷已经赶回去了!”

    佟锦一听,转身就朝王府的方向跑。

    “宝宝!宝宝!”还未进府,佟锦已经泪流满面,极速奔跑之下,一个不防脚下一绊,整个人滚成一团,不待静云来扶,她已翻身起来,再次朝府内奔去!

    未至正厅,兰青已迎了出来。

    这两天兰青同样地没有休息过,但总算还知道换衣吃饭,看起来便不像佟锦那般惨不忍睹。

    “锦儿……”

    佟锦根本看不见他似的,急冲冲就要进厅,兰青一把拉住她,“锦儿!”

    佟锦迷迷茫茫地抬头,“宝宝呢?”

    “不是宝宝。”兰青唇边紧抿,“是有人冒认,已赶出去了。”

    佟锦睁了睁眼睛,身子就是一软。

    兰青连忙抱住她,加重语气道:“一定能找回来!一定能!”

    佟锦也不知到底听没听到他的话,忽然推开他,摇摇晃晃地朝正厅走去。

    厅内坐着一群神情焦虑的人,佟锦的视线自他们面上一一扫过,最后定在角落一人的身上。

    “你还敢来……”佟锦喃喃地上前,不顾对方苍白如纸的面色与极度愧疚的神情,扬手便欲落下!

    “锦儿!”

    手腕被人拦在半空,佟锦回过头去,看着兰青那明显清减的面孔。

    “她已经够内疚了,这两天……”

    话才说到一半,佟锦另一只手已朝他甩了过去。

    “啪”地一声,顿时让混乱的大厅安静下来。

    并非躲不过去,但兰青硬受了这一记耳光。

    “在你心里,不仅厌烦了我,还巴不得没有宝宝,是不是?”

    不然,为何他能如此冷静,还几次三番地维护弄丢宝宝的始作俑者?

    手上的疼比不得心中的麻木,盘桓在心里的话终于问出,几天的压力与疲惫齐齐涌上,佟锦的身子晃了晃,眼前一黑,毫无预警地倒了下去。

    偌大的厅内,刚经片刻宁静,顷刻又变得混乱起来,揽月公主自兰青怀中抢过人世不醒的佟锦,又一手将兰青推开。

    兰青怔怔地,被揽月连推了几步,才缓缓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呆呆地望着摸过脸颊的手,在这混乱的大厅内,无声伫立良久。根本听不到平安王妃心疼的询问,满耳满心,俱是佟锦的那句话。

    佟锦再次醒来,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嗓子干得冒火,双唇也定然再次裂开,仅是张了张嘴,就让她疼痛不已。

    帐外的光线很暗,应该是晚上,佟锦没有忘记自己昏倒前的事情,想到兰青几次维护水明月,想到他们之间那自在随兴的相处,佟锦的心里早已疼得没了知觉。

    说水明月愧疚,那不是应该的么!他怎么就不问问,这两天她佟锦又是以怎样的心情撑过来的!

    这大概就是她的报应,她用尽手段抢来了兰青,可这抢来的缘份,终是要还给人家的。

    只是宝宝!她无声地流下泪来,她可以放弃一切,唯独宝宝不行!

    勉强动了动手脚,佟锦撑起身子,指尖无意间触到一团绵软。

    她抖了一下,向床内看去,虽然夜灯昏暗,却也不妨她看到内铺里正睡得香甜,绵绵软软的那个小人儿!

    这是做梦吗?佟锦低头就咬了自己的手腕一口,力道之大,疼得她险些叫出声来。

    是真的?宝宝回来了?

    她僵着身子,盯着身旁那小小的身躯,一动也不敢动,压低了声音叫着曼音的名字,脸上早已是泪痕交错。

    帘帐被人拉开,佟锦不敢回头,紧紧地盯着那小人儿不放,“曼音,快看看,宝宝是不是躺在这里?”

    她以为自己出了幻觉。

    身后久久没有传来声音,佟锦越发的不敢确定,“宝宝真在这里,是吧?”

    “是。”艰难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却是兰青。

    佟锦仍是没有回头,扑过去抱住宝宝,闻着宝宝身上特有的奶香,呜咽声已是压抑不住,逸出口来。

    许是她抱得太紧了,又或者是她的哭声惊扰了宝宝,宝宝扭了扭小身子,也跟着哭了起来。

    佟锦连忙慌手慌脚地去哄宝宝,却不愿将宝宝交给闻声赶来的乳母,紧抱着宝宝小小的身体,说什么也不愿放手。

    由始至终,她都没再看过兰青一眼。被丫头和乳母隔离开来的兰青看着佟锦又哭又笑,双唇干裂得渗出血来她都恍然不知,只低头哄着宝宝,神情不由一黯,悄然退出屋去。

    宝宝是被人送回来的,就在佟锦昏迷当晚,一对聋哑夫妇寻上门来,将宝宝送回。

    说起来也是凑巧,这对聋哑夫妇在七夕当晚去闹市摆了个小吃摊子,由于身体原因,他们并不知道有人丢了孩子,直到放过烟火,灯市也都散了,他们才收摊准备回家,就在摊车旁看到了正抓着黑炭玩得不亦乐乎的宝宝。

    那时已近深夜,街上行人早已散了大半,而派出去寻找宝宝的人也早已打听过那里,因没有结果便继续扩散寻找,却不知宝宝根本就在他们出发的地方。

    因找不到孩子的家人,又耳不能听,因此错过了搜寻的队伍,这对夫妇便将宝宝带回家中。他们根据宝宝的衣着判定他是一个富贵家的孩子,倒也积极打听,但始终因为条件所限,无法与人顺利沟通,直到两三天后才弄清了宝宝的来路,这便急急忙忙地送了回来。

    宝宝失而复得,最高兴的莫过于平安王爷与王妃,还有哭得眼似红桃的揽月公主了。那日佟锦打了兰青一记耳光,平安王妃便十分不悦,寻回宝宝就要带到平安王府去,揽月公主哪里肯应,撸胳膊卷袖子地带着清秋与静云就要阻拦,可还没等她们真正发生冲突,兰青默默地将孩子抱到了佟锦身边。

    怎会让她产生那样的想法呢?兰青怎么也想不明白。

    厌烦了她?不愿要宝宝?每一个字,都如千金重锤一般敲击在他心上,让他心神俱裂。

    仅仅是因为他对水明月的维护吗?兰青不禁恍惚。宝宝走失,他岂会不急?如果对付水明月就能换回宝宝,他一定早就那么做了!可水明月身后是奉安公主,虽然恩国公府已不复存在,但太后与奉安公主的母女感情又岂能忽视?而那日又察觉水明月的不对,水明辰后来与他解释,说是自与韩林绝义后,水明月表面看起来又恢复成了原来的那个她,可实际上,她内心的敏感脆弱,却是只需一点小事便可引发,水家上下,能安慰得住她的,也只有他这个哥哥一人了。

    除此之外,水明辰又告诉他一件往事。当年水明月指证佟锦婚前不贞,致使验身一事,实乃慎王授意。水明月无意间发现慎王欲强迫佟锦的阴谋,通知了兰青,却因此被慎王抓到了把柄,因恩国公府暗地投靠慎王一事牵连过广,若泄露出去,恩国公府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如此水明月不得不对其妥协以保水家安危,与佟锦,却是结了宿怨。

    那段往事是兰青最不愿回想的过往之一,心里对水明月也不是没有怨责,但水明月如今情绪的不稳定也是实情,他便不愿佟锦再刺激水明月,若她情绪崩溃,奉安公主那边又岂好交待?弄不好则又是一个大麻烦,却不想,竟让佟锦彻底地误解了他。

    忘了自己是第几次来到佟锦的卧房,房内昏昏暗暗,隐约只看得到帐内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兰青掀起幔帐坐到床边,轻轻抚上佟锦的发尾。

    只能这样了,这里本属于他和佟锦,可自宝宝失而复得后,宝宝便占据了他原有的位置,而佟锦也没再与他说过一句话,说是视而不见似乎更贴切一些,他也只能趁着夜深人静,才能进来看看他们。

    一直以来,兰青对自己和佟锦的感情都是极有自信的,经历了那么多磨练,他觉得,这世间再没有什么事情能将他们分开,任何误会,在他们面前也是不堪一击的。

    他很享受与她平淡度日的时光,也尽量不将自己的烦恼暴露在她面前,他希望她是快乐的,而这种快乐,不该有任何杂质。

    可他没想到,时间一长,他竟不会与她说话了。他最开始的初衷,或许是为了不让她担心,但隐瞒与说谎一样,多说多错,不说,便不会错了。他是这么想的,却不想,过于在意的结果,是与她相处时,他必须绕开自己正在经历的一切,绞尽脑汁地去想一些不相关的话题,久而久之,连他都深感疲惫,甚至不愿开口了。

    “我总想着要保护你。”他的声音极轻,“却不想让你更加伤心,也忘了当年我们什么事情都是一起面对的。有惊有险,却历久犹新。”

    “我这个忠勇王,着实不太好当。皇上想我忠心耿耿,太子想我全力相护,皇上便又猜疑,太子便又拉拢,一边拉拢,一边想办法将我们置之死地。”

    “毒酒那件事,我真怕了,总想着,朝堂上的事你若少知道一点,再有这样的事,你便不会受我牵连。”

    “我想过带你离开,也试过,总归是失败了。不是有人拦我,是我自己走不了,若我还是那个一事无成的人,走也便走了,但如今……我并非想做出一番怎样惊天动地的事业,只觉得我该尽我之能地为大周做一些事,否则,有没有灵力,又有什么区别?”

    “我知道你对这里没什么留恋,但我不能走,便也私心地,不愿让你走。”

    “我说不出放你自由的话,你不开心,我便陪你不开心好了。”

    “锦儿,我没有厌烦你,这一辈子都不会……”

    犹如梦呓般的轻语飘在有限的空间之内,这段时间,他只能以这样的方法来让自己好过一些,这些话他以前怕她担心不愿说,现在却是怕她视之为狡辩,更加开不了口。

    指尖顺着她的发尾缓缓游移,划到她的颊边,动了动,却是终没有触抚上去,而是绕过她,点了点宝宝绵软的脸蛋。

    “你这个臭小子……”事情虽已过去多日,仍让他心有余悸,宝宝是佟锦的命,何尝不是他的?只是,他现在是几个家庭的主心骨,纵然心头再慌、再怕,也不能错、不能乱,不能像佟锦一样,随意释放心中的压力。

    半倚在床上,虚拥着她们母子,兰青轻轻地吁了口气。他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许久许久,直到天边放亮,他才收回手来,不顾麻木的半边身子,慢慢站起,一如之前几晚,打算转身离去。

    衣摆被人轻扯了一下。

    他低下头,见自己的一角衣摆被一只手紧攥着。那手微微地打着颤,却紧紧地抓着,没有半点放手的意思。

    “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从不抱宝宝,也不愿与他亲近呢……不说明白,要我怎么甘心留下……”

    明明还闭着双眼,可她的语气之中没有半点混沌之意。

    兰青闭了闭眼,努力忍下不断升腾到眼中的热意。平复下激动的心情,这才明白佟锦为何对他的意见这么大,竟是因为宝宝。

    “这臭小子……疼他的人够多了,我可不愿……把他宠过了头,宠成了女儿心性……”这年头,讲究抱孙不抱子,对儿子再喜欢,也得严以教导方能成材,就连兰青从小都是这么过来的,严父慈母,哪家不是如此?他可没想到,到了佟锦眼中,这就成了十恶不赦的反面教材。

    后头的话,佟锦没有细听,只因她已明白,他的全部心意。

    他说他意在保护,却不想让他们误会重重,细细想来,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兰青身居高位,需要面对难题的,又岂止是他一人?她也同样不愿他去担心,同样只愿挑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去说。这固然是为对方着想,可久了,两人之间便再无沟通可言,就像隔了一层看不见的屏障,而这道屏障,却是他们亲手搭建。

    原来,两人之间的阻碍并不仅限于艰难险阻,一颗全然替对方打算的心,一句“为你好”,也可变成离间二人的无解毒药。

    “我还是喜欢,和你一起面对风雨的日子。”

    他没有回答,只是覆上她握着他衣角的手,紧紧地抓着,感觉着她传递过来的温度,无措的内心,再次渐渐填满。

    尾声

    两年后。

    “她嫁不嫁人是她的事,与我何关?”佟锦叉着腰站在院中,声间洪亮,底气十足,“之前千百般看不上韩林,现在看着韩家东山再起,便又上赶着巴过来!真当没她这盘菜不行呢!”

    一年前太后身染重疾,虽经多方良医诊治,但太后毕竟年岁已大,坚持了不到一年,便驾鹤西游了。

    太后一去,支持太子最中坚的力量顿时群龙无首,太后身旁早有人意属他人为储,如今也趁势而起,不再依附太子,短短时间内,太子势力大减。而太子也越发急躁,竟指使人在永兴帝的茶水内投毒,让永兴帝再不能容忍,旧账新账一齐清算,将太子废为庶人,而近年来表现良好,又低调自持的七皇子则成了新太子呼声最高的人选。

    韩家作为七皇子的嫡系家族,身份自然也水涨船高。而韩林自和离之后并未再娶,这让很多人都看到了联姻的希望,其中便包括打算再次落空的恩国公府。

    有人猜测,韩林拒不娶妻,是因为对水明月难以忘情,大概连水家都是这么想的,可佟锦却对此有着另一种解读。

    “之前韩林一直托皇贵妃照看孔梦云,又在太子废黜后几次入宫探望,若非有意,何必如此?”

    韩贵妃数月前晋为皇贵妃,这也是七皇子呼声愈高的原因之一。

    “孔梦云虽已与废太子和离,但始终做过皇家媳妇,又有囡囡的存在,就算韩林对她有意,他们之间也是难如登天。”兰青揉了揉额角,端起手边的茶碗喝了口茶。这两天他们为这件事没少争论,论得他头都晕了,“况且韩林对孔梦云也不见得就是有意,我看是你想给孔梦云找个好归宿吧?”

    佟锦的扬下颔,“那怎么了?有好处自然要便宜自家人,我还记恨水明月弄丢宝宝那事呢,休想让我去给她做说客!”

    兰青哭笑不得地,“谁让你去做说客了?我也只是顺口与你说了一嘴,不过说到孔梦云,她能与废太子顺利和离,也多亏奉安公主在皇上面前说了话,太后薨逝后,皇上与奉安公主明显亲近了不少。”

    佟锦哼了一声,“那也是奉安公主的功劳。再说了,当初若不是你,韩林与孔梦云也不会有那一夜的缘份……”

    兰青“噗”地一声,一口清茶喷得老远,“可别乱说!”

    佟锦嘿嘿地笑了两声,“心虚了吧?当时屋里就他们两个,你能保证没发生什么事?就算没有,就不行韩林对孔梦云由怜生爱?非要死守着那个水明月才算正常?”

    兰青自知辩不过她,也不愿让这些不关已身的事坏了夫妻的和睦,便举手投降道:“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佟锦这才点点头,“这还差不多!”说完一扶腰,挺了挺已经显了月份的肚子,“我下午要去清源寺,你送我去不?”

    兰青愕然半天,“去清源寺?什么时候决定的?我怎么不知道?”

    佟锦耸耸肩,“临时决定的,三枷当选了三国论法大会的最有价值住持,我得去恭喜他啊,顺便为肚子里的宝宝祈福。”

    “不许去!”兰青难得地表现出一府之主的威严,“他就是一神棍,找他祈什么福啊!就会收银子!”

    佟锦送他个白眼,“你跟一个和尚吃什么醋啊!”

    兰青看三枷素来不太顺眼,并非是没有原因,而这原因虽不明显,佟锦竟也是明白的,只是那次逃亡之时,三枷算是彻底抛下了俗尘杂念,因而才能获得今日外界的高度肯定。

    兰青的心事被佟锦一语道破,万分的不自在,瞥一眼憋着笑的曼音,干咳了一声,“孕妇不宜奔波么,再说张宏这两天便要回京,他们夫妻多日未见,你也不忍他们有面见不得吧?”

    静云如今也已有孕,虽还会过府走动,却没人再敢让她做什么事了,而佟锦身边虽然另有丫头,但兰青也只信曼音一人,看中的便是曼音身上带些功夫,无论走到哪里都嘱咐曼音跟着,要是没有曼音,以佟锦现在的状况肯定是不能出府一步的。

    这么一说,佟锦也有些犹豫了,让曼音时时跟在身边是一早就与兰青约定好的,而曼音当初也不知和张宏是怎么沟通的,就在那年七夕过后几个月,曼音竟也有了身孕,慌得佟锦连忙给他们操办了喜事,还不住责怪曼音先上车后补票,而每每提起这事,曼音都是满脸涨红,想来是另有内情,无奈佟锦问了几次她也不肯多说,最后还是刘长空从张宏那里打探到一些。说是曼音原打算与张宏摊牌,报恩就报恩,但成亲就免了。张宏当时就急了,这一急,曼音就有了身孕。

    后来佟锦也回想了好久,隐隐约约地记得那个忙乱的七夕好像还真没见着曼音的影子,后来等曼音出现的时候,她也是全副心神地寻找宝宝,根本没有注意曼音的不对。

    “不如这样吧。”兰青看不了佟锦纠结的样子,狠狠心,出主意道:“让三枷来府里吧,正好韩林昨日还与我说皇贵妃有场法事要办……”反正三枷来府里的时候,他是一定要坐陪的,料那和尚也出不了什么坏主意。

    佟锦瞥他一眼,眼中带笑,却也不戳穿他,拍了拍肚子,“好,就这么办。”

    兰青猛然跳起,“别拍坏了我儿子!”

    “你儿子在平安王府里拆房子呢,要找去那找。”

    宝宝现在也快四岁了,皮得上天入地,又没人管,整个一小霸王,兰青倒是想管,但一来怕佟锦再误会他不喜欢宝宝,二来身边阻力也是太多,根本无从管起。现在佟锦怀孕,为免那小霸王无意间伤到佟锦,只能送他到平安王府去,倒是苦了已继任为平安王的兰绯,府中修整什么的,用的可都是他的俸禄。

    兰青仔仔细细地想了许久,下了决心地说:“皮猴儿有一个就行了,这胎还是生女儿的好。”

    佟锦便点点头,“嗯,像我。”

    兰青想了想自己这几年在家里愈加下降的地位,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全本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