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4090.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41章 敌我悬殊

第0041章 敌我悬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白若溪高度警觉,喃喃道:“白夜羽自己带队,八百的家将,两百多的剑手,三个武师高手,实力远远高出了他们,如果展雄带人马再杀回来,那就是两千人了?”

    她自知现在商队实力远远不够,目光自然地转向了左下首坐席的辰凌,他麾下有三千人马,甲士两千,骑兵一千,足以清剿山匪流寇了,只要有这支魏军护送,她相信肯定能安全过关。

    辰凌感觉到了白若溪炽烈的目光,一种依赖和期盼的神色,不用直说,他也知道这目光包涵的意思,肯定想要他的武卒护送商队,这样一来,就能威慑白夜羽和山贼不敢轻举妄动。

    但他有重任在身,押送甘茂的任务太大了,他不敢疏忽大意,为了一个并不熟悉的女人,就把士卒的性命搭上,把自己的前程搭上,甚至如果因此次趟浑水而把甘茂弄丢或伤亡,他辰凌就得吃不了兜着走,还会牵扯到程素儿。

    辰凌淡然一笑,并不开口,也没有丝毫帮忙的意思,似乎与他无关一般。

    白若溪见辰凌毫无表态,不禁心里有些失望,原本以她得美貌和财势,走到任何诸侯国,上到贵族大夫,下到士子百姓,无不对她敬仰;寻常男人见了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本事、身价都展现出来,为搏得佳人一笑,往往越是这样,白若溪越是轻藐,而此刻,为难困境之中,她望向这个男人,期待寻求帮助,辰凌却无动于衷,想想就让人生气。

    白若溪脸色有些郁闷,峨眉微蹙间,似有些愁怨与无奈,转向帐内中央的高酋,冷言喝道:“先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收押起来,等回到族中再行发落。”

    “喏!”过来两个侍卫把高酋带出去了。

    场内一片压抑,有人开始议论:“想不到白夜羽狼子野心,竟然联合五位执事长老要夺权弑主,太过分了,天理难容!”

    “他们这次有一千多人马,还有三位武师高手,上百武馆剑手,战力比我们高出很多,如果硬拼,我们肯定会吃亏。”

    “要不往回撤走,再返回赵国去……”

    “不行,咱们商队如果往赵国赶,路途太远,而且眼前都是山路,脚程肯定缓慢,那白夜羽如果和山贼联手前后夹攻,我们则要死无葬身之地,还是与魏军联手,一起通过落魂坡。”

    “对,辰都尉有三千人马,何惧白夜羽与山贼乎?”

    众人都把希望押注在辰凌身上,有了三千魏军正规的武卒,当然不惧怕任何山贼家将奴仆的混杂队伍了。

    白若溪目光再次投向他,而辰凌恰好也凝神望去,两个人的目光纠缠在了一起,似乎都看出彼此的为难,终于后者开口了:“大小姐,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不知妥否?”

    白若溪神色一紧,暗叫来了,枉我对他还有一些好感,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豪杰人物,想不到也不过如此,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哼哼,男人难道都是这副德行?

    原来大小姐会错了意,认为辰凌刚才迟迟不肯出言表态,就是在此时趁机漫天大要价,甚至对她有些非分之想!这样的男人,她走南闯北阅历的太多了,此时此景,让她无法不考虑这些。

    在场的长老、管家、武师、家将等人都先是一愣,旋即脸色有些难堪,似乎也想到了辰凌的心思,趁人之危!

    “都出去吧,我要与辰都尉单独谈谈!”白若溪冷静下来,话语如常。

    “大小姐。”其他人都有些不放心,却谁也不敢在这时候得罪了辰凌,否则三千甲士站在了白夜羽一边,那么他们这支商队都将万劫不复,眼下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众人都起身退了出去,临行前都纷纷投以冷光瞪向了辰凌。

    辰凌无故了耸肩,心想是你们生性多疑,却怪在我的头上来了,妈的,这年头,做个正直的好人我容易吗?

    很快帐内就剩下辰凌和白若溪两个人,青铜古灯有六盏,照的帐内通明,黄炙光晕照在大小姐的脸上,闪烁水一般柔润的光泽,明艳绝伦,灯下看美人,越看越超凡脱俗,孤男寡女在一帐内,彼此都听得见对方的呼吸声和心跳声,白若溪紧张气氛中,脸颊渐渐晕红。

    “大小姐!”辰凌率先开口掌握主动权。

    白若溪咬紧牙关,神色雍容,高贵典雅,冷冷道:“说吧,要什么条件你才肯答应与我白家合作,护送我们度过落魂坡,黄金珠宝,美姬宅院?”

    辰凌哈哈大笑,神采飞扬道:“大小姐,你也太小瞧我辰凌,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俗物吗?俗话说黄金有价,知己无价,就凭着大小姐的胆识与责任,又是魏国的重要人物,身为魏军都尉,辰凌也有义务助你们度过此劫!”

    白若溪眸光一闪,狐疑道:“那刚才你迟迟不表态,还支开其它下人,难道不是另有目的?”

    辰凌潇洒道:“迟迟不表态,因为我并不打算派三千甲士护送商队一起上路,支开其它下人,因为我担心这里面还有奸细,即使没有,为了谨慎行事,也不得不如此为之,请大小姐见谅。”

    白若溪眸子一瞪,娇叱道:“你不打算派三千武卒护送我的商队,你还如何相助?在戏弄本姑娘吗?还是赶快说出你的条件,不要拐弯抹角了。”

    辰凌摇头道:“第一,我这三千甲士有护行重任在身,不能节外生枝,出了事所有人都担当不起,是以不能牵扯其中,所以要与商队分开过坡谷,第二,我打算略施一计,不但让白夜羽的人无法在落魂坡设伏,还会主动来进攻,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掌握主动,消灭这些敌人,一举两得,岂不更好!”

    白若溪有些糊涂了,凝望着辰凌,看着他自信的笑容,和那股男人的胆色气势,不禁一怔,半晌才道:“你的意思是,化被动为主动,引他们来攻,可是,他们占据有利地形,设下伏击,会来进攻吗?”

    辰凌微笑道:“我先派出两千多的人马过坡谷,假装与商队分道扬镳,白夜羽目标是你,自然不敢妄动魏军,然后我带着五百武卒埋伏在山林间,而商队在谷外扎营,就是迟迟不过谷,白夜羽担心节外生枝,夜长梦多,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伏击机会,说不定夜里就会袭营,到时候我们来个反袭击,彻底消灭白夜羽的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