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4094.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45章 剑斩武师

第0045章 剑斩武师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转世之后,第一次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劲敌,他本身处在第二阶武者[力凝明劲]阶段,刚由力转化为刚劲,体能翻倍,相当于好几个壮汉的力量,如果是武徒巅峰能达到两马之力,浑身的力量凝于一点爆发出来,相当于两匹烈马的力量。

    而武师乃是第三阶武者,外功高手,通晓诸般兵器,未必全部精通,却都能施展出来,肉身武艺锻炼到了极限,有三马之力,可以撕虎裂豹,力举五百斤的大鼎,身体机能都要远在辰凌之上。

    任沧泉仗剑凌厉,出剑时四肢和一条大脊椎,动静开阖之间,宛如五张弓拉满,剑如急电,拳脚出似箭,落似风,十分刚猛无俦,咻咻咻剑刃破空的声音不停响着,攻向辰凌的要害。

    “出剑刚猛,可惜不知刚柔,一味求猛、狠、劲、准,缺少剑的飘逸与灵通,剑法平庸,只可惜我的身体刚刚练出了劲,还没有达到明劲巅峰,只有一马之力多些,与他交手有些吃亏,如果能跟他等阶相同,十剑就能杀了他,现在嘛,要周旋一段时间,费些周章!”辰凌的想法几乎在电石火光之间闪过,眼下彼此等阶存在很大差距,他有再精妙的剑法却苦于无法施展出来。

    越是上乘的剑法,越需要先天真气催动才有惊人的杀伤力,甚至一剑都牵扯人的精、气、神,十分耗力,他现在修为远远不够,无法施展,只能以丰富的经验弥补自身等阶的不足,与对方斗得难分难解,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

    任沧泉四十多岁,在外功沉浸数十年功力,大小战无数,自然看出了对方的劣势,就是体能和境界不如自己,遂一声长笑,刷刷一连十剑,每剑都是大开大阖,迫着青年跟自己硬拼,靠着力和劲来制敌。

    辰凌脚踏七星步,洒脱飘逸,尽管对方的剑术狠辣、刚烈、威猛,但他根本不与对方以硬碰硬,而是以轻灵的步法,和精妙的剑术,配合着巧妙的先天武学经验,游动如龙,剑锋霍霍,一挡一闪,既避开武师的主攻,化解对方的攻势,又不断储蓄力量,寻找对方的致命弱点。

    “哼,小辈,剑法不错,只可惜境界不够,看你能躲到何时?”任沧泉招招紧逼,剑风破空的急啸声,裹住了辰凌移动的方位。

    辰凌嘴角冷冷一笑,外功强者,在他当年最巅峰时候,先天之境,足以挥剑之间,就能解决好几个外功强者,如果按照战国的武阶推算,第四阶是[后天罡气],第五阶是[百脏共鸣],第六阶是[刚柔并济],第七阶才是[先天真气],而七阶武者,已经是大宗师巅峰了,再往上则是举世仰慕的武圣秘境。

    因此辰凌只有二阶初期的境界,但前世庞大的武学经验,让他游刃有余,对方任何攻击都不能沾到他的衣角,剑风吹动衣襟猎猎作响,而辰凌却从容避开,剑走偏锋,轻松就将任沧泉剑数化解开。

    以剑破剑,诸般招数不加身,任你外功巅峰,也无法奈何辰凌。

    与此同时,身旁的厮杀声也异常激烈,五百武卒本来就异常骁勇,加上这个月来辰凌不断指点授武,都有进步,由粗浅的武夫向武者转变,不论单打独斗还是阵型配合,都比以前更胜一筹,围攻逃散出来的家将武士,几乎没有多少阻力,手起剑落,首级滚地,如同砍西瓜一般。

    只有一些武馆的剑手功夫不错,剑术也平稳,但这些剑手在正常比剑时候还可以,在这等凶险的场面下,没有战场杀敌的经历,面对如狼似虎、杀人如麻的武卒,首先摄于对方成群接地的彪悍气势,无法发挥出真实武力,被几个魏卒配合轮攻,双拳难敌四手,难逃毙命的厄运。

    白夜羽在另一名武师的保护下,带着一伙人,朝着南面河流的方向突围,滕虎、沈铮带着一百多人追击在后,其他人都在林地外草野上混战,刀光剑影,鲜血飞溅,委实激烈。

    “该结束了,小辈,受死!”任沧泉忽然大吼一声,爆发了战力,剑光交织如网,剑锋唰的一声,刺破空气,挑向辰凌的前腹要害。

    这一剑无论在角度、速度和机会的拿捏上都非常老辣狠稳。

    辰凌危及之下,身子一斜,重心明显的歪斜了,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任沧泉大喜过望,用劲压腕,剑锋跟着下压,仍如毒蛇吐芯一般追向辰凌的身子,要将对方刺破一个血洞才肯罢休。

    就在当剑锋刺到辰凌的时刻,后者忽然一个折身凌波步,歪斜近乎倒地的身子一下子旋转而过,如同不倒翁般,刹那间辰凌已经出现在了任沧泉的身后,形势逆转,握剑迎风一斩。

    “嗤——”一道血口嗤啦地扯开,剑身割破了任沧泉的后脊,一位武师,惨叫一声,身子骤然前倾,仰天喷了一口血,踉跄滑出四五步,这才止住摔势用剑触地,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受了近乎致命的重伤。

    “怎么可能?你……你只是个武徒,能杀得了我堂堂武师,而且,你的剑术和身法,根本没见过,难道说古老剑派的弟子?”

    任沧泉哇地有吐了一口血,扑通倒地,刚才辰凌那一剑,已经斩断了他的脊柱,几个呼吸过后,血液无法通过脊梁神经上输,心脏和脑部同时缺血枯竭而死。

    辰凌越级击杀了一名武师高手,令周围的武卒振奋,士气爆发,此消彼长,很快数百的魏卒就把数十名剑手围杀干净,有的正在奔逃,也本弩箭射杀,满地尸骸,大获全胜。

    不一会滕虎、沈铮等人带兵归来,他们直追到河流岸边,击杀了一部分抵抗的家将武士,却没有找到白夜羽的踪迹,算是美中不足之处。

    半个时辰后,白若溪的家将与辰凌的武卒汇合,连夜撤离出荒野,直奔落魂坡峡谷。

    到天明时,方圆数里之地全化作了焦土,火苗仍在远处延续着,但已减弱多了,幸好外围斩断了连接,还有河流阻挡,火势才能被控制。

    这次辰凌巧施妙计,并没有损失多少兵卒,连展雄、白夜羽是甚么样子都没看清楚,就灭了魏国大盗展雄,破了敌人的夜袭之计,正可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这一场反袭战约略估计,最少烧死射死对方超千人之众,击杀数百人,大约破敌两千,而己方只损伤了几十人,轻伤百人,以少胜多,令众人无不惊叹佩服。

    由于白夜羽和展雄的人马都赶去偷袭商队,落魂坡没了伏兵,夜里很顺利地通过了峡谷,翌日辰时,辰凌等人已经与前方的两千多兵马汇合在一起,队伍顿时壮大,脱离了危险。

    白若溪一袭锦绣劲装,外披的斗篷,胯下枣红马,柳腰纤细如蜂,翘挺傲人的一对玉峰在那紧身武士衣下原形毕露,策马奔驰时,那对玉兔儿在衣下活泼地跳跃着,简直看的人眼花缭乱,倾国倾城的容颜令百花失色,当她策马来到辰凌面前,看着他那矫健英武的身姿,芳心禁不住加速蹦跳,脸蛋儿上悄悄浮起了一抹嫣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