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267.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49章 侯门似海

第0049章 侯门似海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魏公子与甘茂侃侃而谈,似乎像多年未见的故友,对话时针锋相对,却又句句包含玄机,发人省思,在当前天下及魏国形势上各持一见,都想说服对方。

    “自从马陵之战兵败后,魏上将军庞涓自杀、太子申被俘,齐、秦、赵形成三面夹攻之势,大破魏军,那时候魏国就失去了霸主地位,如今三十年过去,魏国不断流失人才,变法半途而废,逐渐又恢复了旧制,无复强国之路,魏国要强大,难了。”甘茂一针见血评判魏国局势,丝毫不给对方好颜色。

    魏钰道:“本公子已经对外发了求才令,要与齐国孟尝君、赵国平原君一样,招收天下能人志士为己所用,各施才华,与列国争雄,而且相国公孙衍、太傅张仪都是名动天下的智者人物,合纵连横,何愁不成大事?”

    “哈哈,成也张公,败也张公,魏国若没有这二人,秦国何以能吞并河西,强压六国诸侯,今日秦国宏图基业已奠定,张仪、公孙衍再回魏国又有何用?即使吴起管仲复生,也无济于事了。”甘茂并不亢国,夹在强国之间,没有地利上优势,国君好大喜功,不切实际,国内又没有多少栋梁之才,中兴无望。

    魏公子轻哼一声,转向身边的家将道:“甘先生已劳累,护送入城回府。”

    “遵命——”几十名家将武士上前接管了篷车,晃晃悠悠驰向大梁城,数百的护卫队立即跟上,把篷车围在中央,密密严严。

    “咱们也回城吧,府上已经备好宴席,给甘先生及辰都尉接风!不过其它兵马都要留在城外,按照咱大魏规矩,边防戍军回都城不许直入城内,除非得到大王的许可,你可以点十名护卫同行。”魏公子外表风度翩翩,礼贤下士,至少给人的印象是这样,并没傲慢自大。

    辰凌恭敬道:“遵命!”当下点了滕虎、沈铮、樊凡、景砚、洪桂、杨辽等十个人,都是他的亲信,五百武卒在城外西北角扎营,等待后续的两千五百人马的到来。

    这时魏公子已登上了六尺青铜镶金的轺车,身法利索,也是精通武艺的高手,腰间佩剑,一手按在轺车的车辕上,前面的侍卫见公子登车,开始挥驾驰出。

    那些武将、谋士、剑手等人也纷纷上马掉头,铁甲骑士护卫队紧跟在后,近千人的大队伍浩浩荡荡驰向夕阳照射下的大梁古城。

    大梁地处丰腴的平原,北临黄河,南依逢泽大湖,水路陆路四通八达,不但是魏国的经济文化政治中心,也是在整个中原的中心城市,只是大梁城无山险可守,王都多是江河防线,但江河防御难度最大,以江河为防御阵线历来是兵家大忌。古往今来,江河防御少有成功的战例。

    大梁城为方形,周长纵横二十余里,城墙高三丈六尺,有四座门,门皆内外三重,绕城还有土筑外郭作为护城堤,护城堤高约丈许以防水患。

    正墙上还有侧墙,侧墙上再砌砖垛,砖垛间的垛口是守御将士的了望孔和射击口,城墙上还建有雄伟的城楼、角楼、望楼,间隔而立;楼顶是重檐九脊歇山式,外有廊柱围绕,下临马道。

    辰凌跟在队伍之中,经过吊桥,进入城门,他回首望向高大巍峨的大梁城墙,如铜墙铁壁一般,特殊的齿轮状凹凸相间的城墙外边,还建有四座孤零零的望军台,下边没有通道和楼梯,只在台顶用木板与城墙相搭才能往来,它可以在攀爬城墙的敌军背后攻击、策应、了望敌情。

    “千年古城,历史沧桑!我辰凌何德何能,跨越时空两千年,来到战国时代,感受着古人的生活,太奇妙了。”辰凌内心激动万分,不断张望四周,尽可能多地观赏这座活生生的古城原貌。

    魏公子在魏国势力颇大,仅次于太子,甚至在声势上还有盖过,因为这两年魏钰有齐国孟尝君联盟,也开始在魏国招揽天下豪杰士子,文谋武者,门庭食客已达到一千之数,一时间,在大梁城乃至魏国,都引起不小轰动,重视人才,这是国家中兴的征兆。

    五百名佩着长矛和利箭长弓的侯府侍卫风驰电掣般冲向城内开道,路上的行人和散兵都尽量向两旁避让,随后魏公子的亲军护卫个个彪悍凶猛,在前后左右以娴熟的步伐保持着一致的步调随护前进,盔甲鲜明,剑戟闪亮,雄浑威严。

    进入了城池内,一股历史的画面像定格在那里,让辰凌一阵眩晕,只见青砖灰瓦,花楼画阁,高柜巨铺,尽陈列奇货异物,茶坊酒肆,比比皆是,出入者华服珠履,罗绮飘香,宽阔的街道,车水马龙,一副繁华景象。

    古城分为外郭和内城,外郭之内成为国人,城郭之外则是乡野之人,也就是庶人,辰凌等人进入的是内城,这内城核心之地又划分有里城和王宫,里城就是一些贵族、世家大族、文臣武将等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官邸与府邸,而王宫自然指王室皇宫之地。

    魏钰位比王侯,权力颇大,居住在里城内的主干街道,一座宏伟的府邸宅院出现在众人面前,两台石狮盘踞在大门左右,门口站立着十位刀斧手,一个个身体笔直,魁梧威猛,寻常百姓一看就得心惊胆颤,府邸墙外十步一岗,甚至在府邸四个大墙角落都设有尖塔,上面站在岗哨俯视府邸,防守严密。

    辰凌心想: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这个时代极有权力的强者,让天下人仰望!

    由于离着晚宴还有半个时辰,辰凌进府邸后先被带下去沐浴更衣,这沐浴不要紧,却有四个年轻美貌侍女为他脱衣擦身,然后为他更换内外的衣衫裤袜等,根本不用辰凌动半根手指,这种星级服务,在二十一世纪很难在正规场所享受得到。

    辰凌看着衣衫淡薄,半露的侍女服饰,忍不住动了几下怪手,在侍女身上几处关键部位捏了几把,这些侍女非但没有责怪的意思,还吃吃浅笑,一副媚态横生,温柔多情,任君随意采撷的表情,反把辰凌给吓住了。

    夜幕降临,魏公子府上灯火辉煌,大厅内摆放了近百张桌案,从主厅摆设到厅外庭院内,桌上放满了肉鼎和酒瓮、三脚青铜爵等,大厅内两侧都有加长的屏风,屏风后面一侧是编钟和各类乐器,供给乐师奏乐,另一侧是歌姬换衣出场歌舞的地方。

    厅内厅外,客卿如流,今晚明着是给秦国上将军甘茂接风洗尘,暗地里是要进行一场政论的角逐,特别是论秦国、论魏国哪一国的军政优劣,魏公子希望通过这一场论辩能得出秦魏两国的差距和值得借鉴的地方,因此府内有诸子百家的士子门生,贤者名士都有出场,准备与甘茂一辨。

    “听说那甘茂在城外出言辱没了我家公子,这一口气,咱们岂能咽下?”

    “哼,他一个阶下囚,也敢妄言折辱公子?岂有此理,看我名家士子如何骂他个狗血淋头。”

    “甘茂身兼法、兵、纵横三家,出将入相,才学渊博,单靠你名家一张嘴,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我名家不行,难道你儒家就行了?中庸之道,碌碌无为!”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宴会尚未开始,这些客卿又开始内争起来,百家共鸣,谁也不服谁。

    就在这时,钟声悠扬而起,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