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276.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54章 辱者必杀之

第0054章 辱者必杀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战国时期斗剑之风很盛,在《管子》一书中曾记载:“吴王好剑客,百姓我剑瘢。”《庄子说剑》也有提到:赵文王喜剑,剑士夹门而客三千余人,日夜相击于前。

    剑术的体系,早在战国初期就已有了很好的总结,最著名的便是一位名为越女的武术家论剑:“凡乎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如好妇,夺之似猛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纵横逆顺,直复不闻。”

    在《吴越春秋·卷九》中论述阐明了剑技中的虚实、先后、强弱、形神等,还述及速度、路线、呼吸等具体方法。

    直到战国中期,武学体系逐渐形成规模,古老剑派非常多,列国城内的武馆比比皆是,武风甚浓,各类剑法如恒河沙数一般,尤其是百年前第一位剑圣将武者划分了九大阶段,每一阶段都有详细的界限,如此一来,比武斗剑成了武者实战较量的机会,特别御前比剑成为剑客最高殊荣。

    十年磨剑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江孤元身材魁梧,大约有一米八的身高,全身充满了力量感,一袭武士服套在身上,更加衬托出他的威武不凡,右手持剑,剑未出鞘,但已让周围的人感到几分森寒和犀利。

    江孤元精光闪闪,冷冷地罩住辰凌,似乎已经掌握了对方的生死般,丝毫未把辰凌放在眼里,要让辰凌跪下,向他认输否则就要斩杀他。

    辰凌面对这番藐视,却格外冷静,他前世大小战无数,执行任务哪一次不是九死一生,面对这个接近武师的剑手,心领神会,在不断推测对方的战力和心理,淡然笑道:“让我跪下,不如你去死,区区二阶剑手,也敢如此大言不惭!”

    江孤元脸色微变,凶光大盛,手臂一抖,剑鞘飞出在地,剑身如一泓秋水,银白闪亮,锋利异常,剑身上似乎还有一丝丝寒芒,那是剑的寒气。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江孤元念到先发制人的名理,当即暴喝一声,手腕用力仗剑,寒光乍然划破空气,整个人猛挺熊腰健步冲前,快似闪电,右臂贯满劲道,借力一挑,剑走偏锋,斜刺对方左胸要害。

    众人见江孤元一出手就是狠辣的杀招,都有些变色,心里清楚,这是太子的意思,要杀一儆百,在魏钰的眼皮底下,杀死他的属下,来向府内客卿们示威,同时在辰凌未成长之前抹杀摇篮之中,否则光是他的名气就很容易帮助魏公子树立起一片好名声。

    场内双方武尊、武师都看出了江孤元出手不凡,剑法精妙,身法迅捷,挥臂之间,身体蕴含了足足三马之力,二阶巅峰的实力,这还是他有意保留。

    “好剑法!”太子的人同时为江孤元助威打气,太子遬更是笑逐颜开。

    辰凌不慌不忙,就在剑锋刺来的时候,右脚尖点地猛地后退,同时抽剑拦挡,一出手就是以防为主,并不急着抢回主动,因为他已经看清,对方筋骨饱和有劲已经达到了武师的地步,而自己只有二阶初期,身体机能不足以正面抗衡,必须借助诡异的身法和上乘的剑术、丰富的经验来弥补不足,再寻找机会反杀对手。

    “铮!”辰凌抽剑拦截,正好挑中了江孤元手中的剑锋上,火星四射,臂力相冲,震得辰凌手臂酸麻,幸好这一剑使了巧劲,削减了对方剑身上得力量,这才势均力敌。

    江孤元冷哼一声,满脸阴险的笑意,一剑已试探出对方的底子,果然是武徒行列的剑手,不足为惧,大喝一声,力量爆发,得势不饶人,仗剑轻颤,长剑陡然弯弯弹出,剑尖平刺辰凌的胸口,出招快捷,犹如在电石火光之间。

    辰凌冷峻异常,对手的剑术在他的身前变换剑路,招数繁杂,虚虚实实,算得上较上乘的剑法,但比起他这位曾是先天境界的青年俊杰高手,还相差太多,当下不徐不疾,避过凌厉剑锋,身子洒脱四处游走,一边还手,一边躲闪。

    “哼,就这点微末之技吗?辰凌,我太看得起你了,看剑!”

    江孤元一剑在手,唰唰唰一连七剑递出,似长江流水般汹涌袭至,剑尖罩在辰凌身前要害点射下去,只要有一剑刺中,辰凌就得顿时受了重伤不可,剑法犀利狠辣。

    围观在外的人看了都不由惊呼,尤其是太子一方的客卿,欢呼喝彩,这一套剑法看得人血脉喷张,人似游龙,剑如电掣,都感觉到江孤元完全掌控了场内的主动权,那辰凌几乎就要被斩杀在剑下了。

    魏公子和一百多位门客脸色如灰,想不到这位江孤元的剑术如此厉害,压得辰凌只有招架之力,都不看好辰凌会胜出,甚至能不能活命都成问题了,有些人则为他的命运暗叫可惜。

    辰凌通过一番交手,已经把对方的剑术套路摸清,这是一套以虚盖实,狠辣偏锋的剑法,角度刁钻,出手极快,往往攻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而且刺点都是身体要害,稍有不慎,中剑非死即伤,创出此套剑术的人,多半也不是光明磊落的剑客,心术往往决定剑术。

    “七星北斗剑!”辰凌忽然变了打法,脚踩七星步,来回变幻身位,尽管他身体机能只有两马之力,与对方硬拼不行,但敏捷力、柔韧度、速度等方面差距并不太大,此时施展出来,比一个月前更为精妙,脚踩位、躲闪、反击一气呵成,嗖嗖嗖只见辰凌的身影越来越多,开始围绕着江孤元来出剑。

    “咦?耍什么把戏?”江孤元满脸狐疑,忽然间感觉辰凌的剑法十分古怪精妙,身法灵动诡异,竟然无法捕捉,本来自己很有威力的一剑刺出,却往往毫无成效地刺空了。

    “该死,给我破!”

    江孤元握剑爆发出五马之力,武师的水准,在身前挽起一团剑花,要硬迫辰凌交击,以力破敌,武师出手,宝剑竟夹带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剑气,挺剑疾刺对方心口,剑起之处泛起一层寒霜,反击对手。

    辰凌神色凝重,知道了这位竟达到了外家功夫的强者,不过他已经想好了破敌之法,脚法连环变换,天枢转天璇,剑指天玑,杀伐天权,玉衡、开阳、摇光变变变,辰凌把剑术施展得圆熟精纯,只听嗤的一声,江孤元的左臂被划破了一道口子。

    “啊!”在场人无论敌我都吃惊地望着这一幕,还以为是看错了,受伤挂彩的不是弱者辰凌,而是不可一世的江孤元。

    “你彻底惹怒了我,去死吧,今晚我要杀的人,没有人能解救,死死死!”

    江孤元以武师的体能发出了最凌厉的一剑,虎躯冲前,一声狂喝,举剑过顶斜劈张云面门,风声飒然,可知力道惊人。

    天璇变,天玑剑,天枢一刺血光现。

    辰凌不知如何闪到了江孤元的背后,仗剑斩下,在众人惊惧的眼神下,就看到了那辰凌持剑刺入了江孤元的后心,而江剑客一眼的茫然,手中的剑刺在正前的空处,身子僵硬地定格在那,一柄长剑贯穿了他的前胸。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