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312.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76章 人心难足

第0076章 人心难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白夜羽的话回荡在白府门口,听得白府的侍卫个个咬牙切齿,而白夜羽一方的人则趾高气昂,觉得理所应当。

    白若溪冷颜素面,看着白夜羽,哼道:“白夜羽,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一个旁系,也要稳定白氏族长之位?不要痴心妄想了,白家在我的手中,只会越来越兴盛,超越其它五大豪门家族,希望你守好本分!”

    人心难足、欲壑难填,得一望十、得十望百乃是人的天性,你如果不懂得驭下之道,却又拥有很大的权力,忠犬也会变成凶恶的狼,早晚反噬你一口。

    白夜羽就是最好的例子,身为旁系,野心巨大,不甘心只一辈子在别人下面,要违反族规,利用手中权力,来谋私利,甚至夺权杀主。

    白若溪当头喝棒,让白夜羽趁早死了这份心。

    “白若溪,白氏产业在你的经营下,已经越走下坡路,生意暗淡,入不敷出,你这是在败坏家族利益!白族可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还有长老会,到时候七成的长老都站在我这一边,看你如何下台?”白夜羽脸色阴险地喝道。

    白若溪闻言气苦无比,白家早在她父亲手中,就已经一落千丈了,这跟魏国的形势,以及白氏经营理念有关。

    早些年白氏的创始人白圭,凭着“人弃我取”和“知进知守”的思想,以“智、勇、仁、强”四种秉性,靠贱买贵卖获取利润。他在谷类成熟的时候收购粮食,出售丝织品、漆类;在蚕茧收获的季节,收购帛絮,出售粮食等等途径,大赚利润。

    但是这种投机方式,越来越被其它商贾使用,而白氏缺乏自己的商业品牌,杂多而无一精,数十年经营下来,高峰过后就是低谷,一直在走下坡路。

    直到白若溪当上世家族长之后,百废待兴,大力扭转,有所改善,但仍然不能改变大方向,这也是白若溪目前的心结,这时被白夜羽口血喷人,诋毁她的能力,气得大小姐脸色发青。

    如果目光能杀人,白夜羽已经死了好几十回了。

    白府的家将见到大小姐受辱,都怒喝起来,抽剑就要冲上去火拼。

    白夜羽冷笑着,他身边的侍卫也都大吼起来,眼看双方就要大打出手了,这正是白夜羽想要见到的,一旦发生冲突,就真正撕破脸,趁势向白若溪逼宫,联合其它战国分会的长老,架空白若溪,逼迫她让出族长之位。

    形势危及,一发不可收拾,白氏家族的兴衰就在一念之间了。

    “慢着!都别动!”就在这时,有人喊话了,正是辰凌。

    白府的人听到身后有人高喝,纷纷闪出一条道来,辰凌迈下台阶,与白若溪并肩而立,目光先是温柔地看了一眼白若溪,然后冷冷盯向白夜羽,开口道:“怎么跟族长说话呢,以下犯上,难道就不怕家法伺候吗?把你们这些人统统赶出白家,没收所有各地白氏商会的资产!”

    白夜羽怒光打量着辰凌,喝道:“狗东西,你是谁?本少爷与大小姐说话,轮着你插嘴吗?来人,给我掌嘴!”

    辰凌哈哈大笑道:“掌我的嘴?就怕你没这个胆子?信不信我在魏公子面前参你一本,就说你勾结展雄大盗,企图谋杀白族大小姐,还蓄意对魏军不利,简直就是秦国的细作!”

    白夜羽脸色一惊,心想这是哪跟哪啊?怎么扯到魏公子,以及秦国细作上了?他怒道:“你究竟是谁?什么展雄大盗,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辰凌冷笑道:“不知白公子是否想起落魂坡那场大火呢?展雄的人马全部都被烧死了,但是还放走了一批人马,现在越发觉得那个身影,与白公子有些相近。”

    “你!你胡说!”白夜羽脸色惊变,心想他怎么知道这件事?难道白若溪也知道是我干的了?他究竟是谁?难道就是那一支魏军的都尉?

    “你是辰凌?”

    辰凌神秘一笑道:“别管我是谁,总之魏公子已经看重这件事了,希望你好自为之吧,今日若在白府继续闹下去,你以为你是魏国王公显贵,可以如此胡作非为?只要你一动,我就以恼乱治安罪,动用禁卫军擒拿你,没收你所有财产统统充公。”

    他蒙骗一番,暂时把白夜羽吓唬住了,后者将信将疑,不敢再嚣张了。

    “白若溪,你以为有魏公子在背后撑腰,白家就能起死回生了?只怕徒给别人作嫁衣,白族的族规,不得陷入列国王室争斗,你这样是自取灭亡,我们走!”

    白夜羽放出恨话,却也不敢继续闹下去了,毕竟在大梁城,天子脚下,他不过是个商贾,还不知白族的大权掌握者,要是事情闹大了,有魏公子在旁捣鬼,白夜羽还真担心自己会吃大亏。

    就这样,白夜羽带人离开了,他身边的武师问道:“他就是辰凌?破坏咱们大事的人?这个挨千刀的,不如咱们派人暗中除掉他。”

    “不行,这人是该死,但他有官爵在身,又是魏公子的人,听说魏王指名要召见他,我们搞仇杀,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不如咱们去找太子,靠太子的力量抗衡魏公子,咱们就可以专心对付白若溪那妮子了。”一个阴柔的谋士献策道。

    白夜羽咬牙道:“好,就去找太子,依附他的庇护下,给太子一定好处,咱们也能获得想要的东西,一举两得,只要白家归了咱们,以后任何战国还不抢着欢迎咱们去落脚?”

    这些人在街道上边走边议论,很快消失在街头。

    ……

    白若溪回到客厅内,满脸愁容和愤怒,绝美的容颜带着几分寒霜,实在让白夜羽这败类给气坏了。

    “若溪,别生气了,跟这种人动气,犯不着,咱们该好好筹划一下,如何振兴白家,把白夜羽的人一网打尽!”辰凌劝慰道。

    白若溪脸色为难,加上疲倦,显得很没精神,叹气道:“如今九大长老,过一半的人支持他,如果白家经营再没有改观,很快五大家族都会向白族施压,并购各地的分会,加上白夜羽从中捣鬼,截断资金回流,中饱私囊,偌大的产业,很容易自此一蹶不振,哎……”

    辰凌淡然笑道:“那就继续商讨我们刚才在客厅的话题吧,那些东西一旦推广,绝对是暴利,能就赚白氏家族的劣势,还能借此对白夜羽构成绝杀的机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