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369.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11章 促销开始

第0111章 促销开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过了片刻,诸女百思不解,脑海仍没有答案,辰凌微笑道:“对不住,诸位姑娘,辰某还有要事在身,就先离开了,等你们想到答案,再来找辰凌吧。”

    庞莹、张琪、西门紫几位千金大小姐,闻言又是不甘,又是娇怒,却无可奈何,已经答应过他了,现在反悔,似乎有些丢身份。

    战国年代,轻生死,重然诺,说出的话,泼出的水,反悔不得。

    这几位虽是女子,但都是名门之后,而且身兼军方职务,又自诩不弱于男儿,让她们见面茎反承诺,有些耻于开口,只得放行。

    辰凌与郑安平坐上了车,继续向着秋猎大会开典的地方驰去。

    “可恶,这个辰凌,鬼点子真多!”

    “是啊,他从哪想到的?什么坐坐卧卧的?”

    张琪却道:“听我爹说,那天洛才女举办的史政会上,这辰凌解开了才女三个疑问,挫败了秦国的智士陈轸,使得这辰凌的名气,迅速在大梁城加温,更胜从前,文武全才的青年,被喻为魏国的少年英雄了。”

    “我呸,还少年英雄,今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庞莹轻哼道。

    “对了,你们下赌没有,压谁赢,听说大梁城近日来,都押疯了,辰凌与邱逸才,一比八的赔率,很多人,都不看好辰凌!”

    “阿紫,你押的谁?”张琪问道。

    “我?当然是押的邱逸才,据说他已经成为武尊了,练出了内劲,打开了任督二脉,成为真正的武道高手了,辰凌只不过是个武徒,充其量成为武师,与邱逸才还差了一大截呢!”

    “我开始也这么认为,不过现在嘛,改变了,我这就去改押辰凌,再多押出几十两黄金,把所有首饰也都押上!”

    “你疯了?这不等于打水漂吗?”

    “呵呵,因为我觉得,以辰凌的机智和勇敢,文武双全,不可能做他没把握的事,你们看见没,刚才他十分从容,一点没有因为今晚与强者对敌而心神不宁,反而无所谓的态度,还轻松化解了咱们的阻拦,这样人,你认为他会是自找死路的人吗?我要去改赌约了,没准今晚还能大赚一笔呢,啦啦啦……”那张琪不顾淑女形象,跑向营盘找坐骑去了。

    这个疯丫头,这是哪根筋又出问题了?庞莹瑚门紫面面相觑,二女都不知如何说她是好了。

    ……

    铜皮篷车驶入官道,越来越靠近大典仪式的位置,防守更加严密起来。

    五千铁甲骑士,在行辕区外的大道上排列成一里多长的甲士甬道,两骑一组,一面红色大旗,一柄青铜大斧,腰间佩戴重剑,十分威武。

    由于魏公子提前五日就在布置会场,大的格局布置已经全部就绪,形成一个大大的连营区,最中间位置,面对湖泽,风景最秀丽的营盘,正是魏王的行辕。

    其它营地按照战国强弱划分开,依次连接,各式颜色的大旗已经插在了本营地,有随行的侍卫驻扎,最外围,是魏国的武卒来防守。

    “辰爷,到了。”车夫在外围停住了马车。

    辰凌与郑安平下了车,远远望去,营地相连数里,旌旗飘展,朔风飞扬。

    在外围通往主营的甬道上,密集站满甲士,不少使臣汉国的权贵、官员在营地内谈笑着,因为仪式在午时才开始,还有一个多半的时辰,因此大家没有太过拘束,相互之间慕名拜访,或是谈笑史证和近期轶闻。

    “听说齐国来的是孟尝君,主张连魏分燕,这次燕国真的要完蛋了。”

    “分燕?赵国肯定不干,那大将赵奢也不是好惹的,肯定会威迫齐国收敛气焰,否则在赵国北部驻下齐国大军,赵国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

    “齐国占据燕国一年之久,一家独大,其它列国都心生怨念,这样下去,齐国吞并了燕国,就变成第一诸侯大国了,秦国也肯定会反对!”

    “听说燕国的二公子姬职回到燕地了,没准能赶出齐军……”

    “……”

    各类传闻和秘闻,迅速传开,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还是在这外交的场所,各国使臣、间谍不断在试探着各国的态度和虚实。

    “快去看啊,白家正在展销许多新玩意儿,很有意思。”

    “听说叫什么笔墨纸砚,可以取代笔刀和竹简?”

    许多人闻声都赶往魏营外的一处宽敞的杨柳旁,那里聚集了不少人群,还挂着不少纸张和书字,几种大小不一的毛笔,纸张、砚台、墨汁摆放在桌上,围观的人如果有兴趣,也可以上前试写。

    魏国的贵族、大臣、贤者、名士、客卿,其它诸侯国到来的使者、策士、食客等等,看着台案上摆着的书法字体,都露出震惊的神色,显然光看着字样,对他们的冲击力就相当大。

    这种方法,的确要比刀刻竹简,容易太多了,而且字迹优美,每个人可以抒写不同的笔锋。

    “好东西啊,绝对的好东西!”

    “战国的文化,要就此改变了,天下革鼎即将到来。”

    许多人看着书法的字,无比感慨。

    “《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登鹊雀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

    所有人读下来,热血沸腾,大呼喝“采”,特别是一些研究过诗经楚辞的人,更加觉得这五言七律的诗歌,没有兮字,更加通俗易懂,更加有意境,飘逸、清美、旷古、直抒胸臆。

    这时白家的管家陶林站出来大声道:“诸位王公使臣,贤者士子们,白家最新研制开发的笔墨纸砚已经出炉,即将在魏国全境率先推出销售,不过由于产权专利,和制造有限,前期只能限购出售,唯我白家独有!诸位,不用笔墨和纸砚,便称名士也枉然……”

    陶林按照事先辰凌的交待,开始了现场宣传,有了实样,以及书法字体,对世人的诱惑力太大了,一时间,现场的权贵和士子们都沸腾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