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418.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40章 范雎出场

第0140章 范雎出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范雎?”辰凌听到郑安平的介绍,心中一震,范雎绝对是一个重要人物,尤其在战国中期,几乎是影响秦国决定天下的重要功臣之一。

    秦国能统一天下,在于几代秦王的呕心沥血,励精图治,雄壮伟业,才得以办到,但自秦孝公到秦始皇,四五代的时期,网络的人才也至关重要,首先功劳最大的就是商鞅,在秦国的变法,使秦国一下子从战国七雄之末,跃到七国之首。

    接下来就应该属张仪,纵横捭阖于战国之间,两次粉碎东方联军的威胁,为秦国获得上千平房里土地,曾在七国稷下学宫,舌战群雄,压过齐国才俊们哑口无言。

    其次就是范雎,远交近攻的策略,让秦国在崛起的道路上,避开锋芒,谋略用尽,使得秦国在战国中期得到雄厚的巩固,和稳定的发展,为后期储备极其强硬的实力。

    再者就是李斯、吕不韦、白起、樗里疾、司马错、公孙衍、魏冉、甘茂、蒙骜、蒙恬等人,有时候,文官的作用性,要远超过名将,因为战争只是政治的一个工具,一个诸侯国如果没有名相辅佐,提供足够的策略和变法,纵有名将,也无济于事。

    比如赵国,战国四大名将的廉颇、李牧都是赵国名将,魏国有庞涓,齐国有孙武、孙膑,却只能帮助国家守护边疆,一生没有败绩,却只是攻下几十个城池,最后人死了,城池又再次被敌国夺回,一时的强盛对国家不起根本作用。

    这是辰凌通过读古史得出的结论和领悟,最重要的却是不带兵,就能运筹帷幄之中,决战千里之外的谋略家,纵横家,变法图强的法家。

    “如果能把范雎拉拢到燕国做重臣,对燕国的霸业就更有帮助,对秦国也是一种削弱,最后,秦国肯定会成为自己的强敌!”辰凌心中想着,表面笑道:“范雎先生,我曾听过你的名声,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乃贤者智士,今日一见,辰凌太高兴了。”

    范雎听着辰凌称赞的话,有些脸红,他家庭贫苦,自幼刻苦自学,长大后四处游学,曾在深山修习过纵横家、法家的学术,但出山后,一直默默无闻,不得权贵赏识,没有晋升的机会,如今只在五大夫贾须门下做客卿,没有官衔和爵位在身,三十而立之年,一事无成,听到辰凌赞赏,有些不自然。

    其它士子们都是故友,彼此背景和处境大多都相互了解,听到辰凌把范雎夸上天,都觉得好笑,有的忍俊不禁,有的用衣袖掩住头脸偷笑。

    “噗嗤!”

    “呵呵……”

    这辰凌,吹捧人也太过了,不是存心挖苦人来着吗?几位仕人都心中暗想着。

    范雎此时灰头灰脸,不知如何自出,酸溜溜说道:“范某不过一个穷士子,死读了几本经史,有何大才,能担当辰大人如此高赞?”

    看到雅间内几人正隐隐发笑,辰凌回想自己刚才的话,的确有些问题,毕竟范雎现在默默无闻,自己又不能说出真相,告诉他,其实你很有才,历史都是这样记载你的功绩的!

    辰凌和颜悦色,出言解释道:“范先生不必自谦,其实我是从魏公子武陵君那,听他说过,很看好范先生的,前几日我跟郑先生一见如故,交谈过程中,谈及了他的挚友里,范雎先生文采韬略,他非常推崇,其它士子们也都提到过,只是当时辰凌有比剑在身,生死攸关,当时没有细听,只依稀记住了范雎和在场几个人的名字,记的不全,让诸位误解,辰某给各位赔个不是,不要怪辰凌心直口快哦。”

    这一手玩的漂亮,不但缓解了范雎的尴尬,而且编的有模有样,大家都觉得真是这样,加上提到魏公子、郑平安、御前比剑等,逻辑都合情合理,这些人都是颇具大智慧的谋客策士,仔细一想,都信以为真了。

    郑平安心里为辰凌这一番话,暗暗佩服,巧妙地化解了现场的气氛,他这些朋友的禀性他最了解,虽然都郁郁不得志,但个个心比山高,生性清傲,都觉得怀才不遇,胸盛江山社稷,才华智慧不亚于古之贤者,因此,与他们交友,如果不能真挚,他们是不会认可你的!

    席位间的气氛再次缓和如初,见到辰凌以魏国十爵的贵族身份,当场认错,礼贤下士,都觉得难能可贵,肃然起敬,纷纷拱手还礼,不敢再取笑了。

    郑安平趁机打圆场道:“好了,辰公子是真心愿意结交几位老哥贤弟,而且有心和大家在此煮酒畅谈天下大事,何其快哉,都切莫外道,讲究穷规矩了,在这里,没有王侯将相,只有咱们兄弟情深,来来来,都入席,准备要酒水,点姬女了,今日郑某做东,谁要是不尽兴,就是不把我当朋友了。”

    雅室内十余位士子纷纷落座,辰凌被郑安平拉着手臂,两人并列坐到了室门正对的主位,范雎在辰凌下首位,其它士子们围绕长案桌坐下,彼此之间留着一定空隙,那是留给歌姬插座其中的。

    郑安平见众人做好,微微一笑,拍手三下,从雅间外面走入一个天香阁侍女,容色俏丽,花枝招展,轻轻福身作礼,甜美一笑道:“敢问几位大人,要哪种名酒,点几位姬女?”

    郑安平转向辰凌道:“辰公子喜欢哪国酒?”

    辰凌失笑道:“辰某不常饮酒,品尝不出好坏,请郑兄介绍一二如何?”

    郑安平微笑道:“那你可问对人了,我与几位挚友老哥贤弟们,常饮酒作乐,战国酒,目前最有名的莫过于燕酒、秦酒、赵酒、宋酒、魏酒、楚酒和齐酒。”

    “哦,有何讲究?”

    “当然有了,燕酒孤寒萧瑟,风萧凛冽,入口火辣割嗓,只是酒力单薄,全无冲力,饮之无神;赵酒以寒山寒泉酿之,酒中有肃杀凛冽之气,而且寒中蕴热激人热血;宋酒淡酸淡甜,绵软无神,适合儒生隐士使用,爱酒不贪酒;魏酒辛辣,酒力颇浓,尤以白家清溪玉泉的酿的美酒最为上等,沧桑中带着回味。”

    “秦酒苦辣,醇厚凛冽,后劲力极大,非老秦人难以适应;楚酒多是山果酿制,楚人不善喝酒,酒力如同北方女人,因此楚国的酒,也称女人酒,醇口却无力,苦与甜融合,辛辣凛冽不足,楚酒中最出名的当属兰陵酒;齐国的酒,多是儒生和儒家学子酿制,酒礼最多最繁,与孔夫子恢复旧制分不开,酒劲不够,中正平和,缺少北方人的血性。”

    辰凌想不到还有这些说法,不防都尝一尝,看看自己在前世酿的酒,比之现在的酒如何,开口说道:“我有一提议,正所谓酒如其国,不如赵酒、秦酒、燕酒、魏酒、齐酒这些北方人喝的酒各点一桶,喝到那一种酒,咱们就根据这酒类,阔谈一下这一国的大事与历史,人文与古迹,以及发展趋势如何?说的最出彩者,我们共同具备礼敬他如何?”

    他想趁机看一看在场这些士子,哪些具有真才实学,并且视野最为宽阔,日后好纳为己用,而且还能通过这些人的辩解与阔谈,更多了解诸侯各国目前的情况,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