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422.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44章 论秦之说

第0144章 论秦之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靳若若俏脸一红,赶忙垂首,但已没有那么害怕了,双手探入,箍住了辰凌的后腰,轻声道:“公子,疼一次若若吧,就是以后若若遭遇不幸,也不枉了。”

    她神色凄然,似乎对自己的命运,早已看淡,沦落此地,风尘之所,朝夕被男人凌辱,若能把身子第一次交给辰凌这般英雄人物,她就是死了,觉得也没有什么可惜。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就极力争取自己的一时之欢,麻醉自己,让自己觉得,来到世间走一遭,至少有一件事,得偿所愿,遂了心意。

    辰凌感受到少女的凄苦和渴望,俯身在她上,深深一吻,由于坐席间,酒色生平,谁也不注意谁,都沉溺在温柔乡内,不管是不是逢场作戏,男人,不论圣人还是百姓,烟花场所,都能放得开。

    “就剩下秦酒了,谁来评说?”郑安平半醉半醒,兴致勃勃问道。

    辰凌坐直身子,腿间横躺着靳若若,开口道:“依我提议,这秦酒就交给范雎来评说吧。”

    郑安平与范雎关系最近,也有心让他一展才华,赞同好道:“甚好,范贤弟,你来评说秦酒,阔谈西秦吧。”

    范雎本是老实人,此时借着酒劲壮胆,点头道:“好,由范某来评说,这秦酒,好东西,呃……”

    他打了个嗝,缕顺思维,循规蹈矩说道:“秦酒苦辣,醇厚凛冽,苍凉冷峻,后劲力极大,非西戎老秦人难以适应,酒如其国,久久老秦,共赴国难,数十年励精图治,终于从贫穷中崛起,何等的令人敬畏!”

    “当年商君变法之时,秦国积贫积弱,几被六国瓜分。然则,秦孝公与商君同心变法,深彻盘整秦国二十余年,老秦人如同再造,由一个备受欺侮的西部穷弱之邦,一举崛起为虎狼大国!”

    “秦国的崛起和凶悍,与这个民族有很大的关系,自殷商灭亡,作为殷商弃儿的秦部族,便成为沦入戎狄海洋的唯一的一支中原部族。为了生存,他们半农半牧,人人皆兵,死死奋战,竟是越战越强,非但占领了渭水泾水上游的几乎全部河谷地带,而且杀得戎狄部族竞相与他们罢兵媾和。”

    到西周末年,老秦部族的五六万骑兵已经成为西部胡人谈虎色变的一支力量。时逢周幽王昏聩,宠信褒姒,要废长立幼;太子宜臼的舅父是郑国诸侯,便联结戎狄胡合兵东进,攻破镐京,杀死周幽王,拥立宜臼即位。”

    “不成想戎狄单于野心大发,非但赖在镐京不走,而且准备东进中原。新周王宜臼屡发勤王诏书,无奈中原诸侯都是老旧战车兵,对戎狄骑兵畏惧怯战,迟迟不来勤王救驾。无奈之中,新天子宜臼不避艰险,秘密跋涉近千里,找到了老秦部族。”

    “秦襄公极是敏锐,当时看准了这个老秦部族返回中原的大好机会,亲率五万精锐骑兵秘密东进,在镐京原野与近十万戎狄骑兵展开了生死大战!双方激战三昼夜,戎狄胡骑兵溃不成军,仅余三两万残兵逃回西域。秦人自此声威大振,非但成为东周的开国诸侯,而且成为西部戎狄胡人各部族闻风丧胆的劲敌。

    “从大处说,没有秦国守在中原西大门,戎狄胡完全有可能洪水猛兽般反复冲击中原!正因为这种历史的威慑力量,秦穆公时代的统一西戎才没有费很大力气,半打仗半劝降的也就成就了西部统合。如今的秦国,经过几代君王的励精图治,改革变法,收下巴蜀成为后方粮仓,有山险做屏蔽,几乎处于不败之地,再看东方六国,彼此讨伐,仍在内乱之中,大地畛域阻隔,关卡林立,道各设限,币各为制,河渠川防以邻为壑,辄于外患竟相移祸,动辄兵戎相见……凡此等等,天下何堪?长此以往,诸侯安存!如此下去,与秦国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最终统一天下的,必将是秦国!”

    范雎滔滔不久,对秦国的研究非常透彻,而且着入点极为巧妙,众人接着酒兴,听着他长篇大论,每个人脑海内都闪出一副历史画卷,仿佛秦国的发展从脑海一一闪现而过,身临其境一般。

    辰凌听得暗暗心惊,心想这范雎好生厉害,将秦国的优缺点,东方六国的优劣势,早已盛装在心,只是时机未到,他还没有到秦国去,一旦进入秦国为相,势必让秦王如虎添翼,加速秦国的发展。

    “范先生对这次五国联盟,出兵伐秦有何看法?”辰凌试探问道。

    “历来两次东方诸侯联军伐秦,均以失败告终,这一次,败算仍高,只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了前车之鉴,这次文有公孙衍丞相坐镇总军,武有赵奢等明年,还有孟尝君、平原君的加盟,也不是没有胜出的可能。”范雎淡淡说道。

    “先生觉得这一仗,是否关系到诸侯的兴衰?”辰凌又问道。

    范雎回道“这一次,秦国崛起,五国合纵,秦国与山东诸侯皆在生死存亡关头。”张仪一句话廓清大势,脸色便郑重起来:“当此你死我活之际,成者王侯,败者贼寇,岂有他哉!东方诸侯若不能认识到这一点,还如同因为不重视,日后必当成为亡国之奴,决不能再姑息秦国的成长!”

    “昔日宋襄公不击半渡之兵,大败身亡;文仲以煮熟的种子进贡吴国,而使敌国颗粒无收。古往今来,贤能豪杰之士欺骗敌国者数不胜数,何能以行骗二字掩盖其万丈光焰?昏聩颟顸之主,恪守王道仁义者亦不可胜数,何能以诚信二字减少其丑陋滑稽之分毫?所以,这次攻秦,不能以常理衡量,如果大王委任辰大人带兵,充当先锋军,范某献策,奇兵袭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千万不能跟着秦国的方略去对阵厮杀。”

    辰凌心头凛然,对于这范雎是越来越佩服了,暗忖一定要拉拢到身边来,决不能放手,就在众人喝彩举杯要敬范雎酒时,一位中年美妇人脸色为难地走了进来,说道:“各位大夫,有一位客人,出价五十两黄金,要接走靳若若,实在对不住了,这位公子,您能不能再挑换一个?”

    辰凌气乐了,热血上涌,对着妇人道:“不管他是谁,让他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第七卷 河东大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