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461.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69章 诡计连连

第0169章 诡计连连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张仪知道陈轸和甘茂的话意,叹道:“此一时彼一时,即使我再回秦国,未必就能化解此次危机,解铃还须系铃人,张仪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次盟军的关键,也非公孙衍,原因何在?司马错、张仪、公孙衍等人,皆是昔人,然则山河一代新人换旧人,这一次,恐怕是那辰凌、孟尝君、平原君、武陵君崛起的时代,秦国要破敌,必须重用新人,发觉杰出的人杰,否则,光靠这些老臣,难以辅佐秦国,继续长盛不衰。”

    二人听张仪话中,透露着一股年老沧桑的感觉,环顾秦国,老臣有樗里疾,七十岁高龄,司马错,六十出头,张仪也在知天命之年了,倘若没有新秀成为中流砥柱,秦国很有可能衰落下去,谈何统一天下的伟业!

    “话是如此,难道张先生真的不回秦国了?”

    “回去也徒劳,不如在这里,完成一件大事。”

    “有何大事?”二人愣住。

    “魏国乃是秦国死敌,挡在秦国东进的门口,成为最大的阻碍,如今魏国有两个最有机会继承王位的人,一个是太子魏遬,一个是武陵君魏钰,你们说,两个人之间,谁更有才能一些?”

    张仪顿了顿道:“当然是魏钰,假以时日,恐怕又是一个战国公子,即使比孟尝君、平原君弱,但也差不了太多,现在开始大规模养士,一旦让他登基,日后必然会成为秦国的最大阻碍,我留在魏国,要辅助太子魏遬,废掉武陵君,排挤走辰凌、公孙衍,把魏国再次变得人才凋零,这样秦国才能高枕无忧。”

    陈轸和甘茂面面相觑,想不到张仪谋略如此之深,竟然想左右魏国内政,一旦把魏国搞垮,秦国东进无阻碍,绝对的大手笔,大谋计。

    二人起身,躬身一礼道:“我们就要潜返秦国,不知张先生可有话对秦王将?”

    张仪沉思一下,脸色便郑重起来,廓清大势道:“秦国崛起,五国合纵,秦国与山东皆在生死存亡关头,成者王侯,败者贼寇,岂有他哉!若有一丝一毫之迂腐,连横之策便会大减锋芒。昔日宋襄公不击半渡之兵,大败身亡;文仲以煮熟的种子进贡吴国,而使敌国颗粒无收。”

    “古往今来,贤能豪杰之士欺骗敌国者数不胜数,何能以行骗二字掩盖其万丈光焰?昏聩颟顸之主,恪守王道仁义者亦不可胜数,何能以诚信二字减少其丑陋滑稽之分毫?况秦为法制大国,肩负统一天下之大任,若对强敌稍存怜悯之心,再求自己沽名钓誉,则强势崩溃,大业东流,徒为青史笑柄也。请秦王放开手脚,无所不用其极,以灭六国为最终目标,其它皆是微末小事,不足道哉!”

    ※※※

    黄河北岸,河东稷山大营,是秦军在河东临时驻扎的一座重营,所谓重营,就是经过夯土垒建,四周栅栏围拢,里外防守严密,有重兵把守,乃前线最大的营盘。

    司马错上次策略有失,损失三万精兵,使八万精锐大军,锐减到五万,秦武王知道后,大敌当前,并没有重责,只是象征地严词几句,但司马错毕竟花甲之年,戎马一生,从无败绩,哪知就要卸甲归山之前,却被一个新上任的魏国小将,给击败了一回,简直奇耻大辱。

    以司马错的胸襟,仍然难以释怀,虽然人前表现得若无其事,但背地里却闷闷不乐,这几日,还小染了风寒,咳嗽不停。

    “白起到了没有?”司马错刚巡视完大营,又开了一场军事作战会,神色疲惫,脱下头盔,两鬓发白,但脸色一股坚毅的气势,无与伦比,肃杀无比。

    身旁的谋士公孙爽摇头道:“上将军,白起校尉仍在路上,估计这两日也能到了。”

    司马错干咳两声,长喘一口气道:“老发花甲之年,原不该出现在疆场之上,这次受命于为难之间,本以为挫败联军,不是难事,想不到魏国竟冒出如此一个小将,用兵完全不合常理,无论我军如何虚实出兵,如何布阵滋扰,都瞒不过他,好像能在十里之外,完全看清咱们的布置一般,太奇怪了。”

    “这个辰凌,的确有几分本事,除了第一次围歼我军三万将士后,就再也没有发动进攻,明显在等后面的援军,不肯冒险抢功,心机沉稳,不慕虚名,年纪轻轻,如此谋计,大不简单!”公孙爽评论道。

    司马错点着头,经过数日来的交手,明暗争斗,虚虚实实,连他这老将也没辙了,辰凌丝毫不上当,也不急着进攻,就与他干耗,打持久战,无论他如何派兵去滋扰,诱敌,潜袭等等,都瞒不过辰凌的“眼睛”!

    “有白起在身边,这次对付五国联军,机会就更大一些,让他拖住辰凌,其它五国大军,由老夫坐镇收拾,绰绰有余了。”

    公孙爽微笑道:“上将军很器重白起啊!”

    司马错点头道:“白起,是我最看重的年轻将领,生于老秦孟乌白老氏族,但白起素来不张扬家世,从军较武便勇武过人,更难得的是,对兵法战阵竟是天生通晓一般。遴选锐士进攻巴蜀,我原是要他做千夫长的。可这白起,硬是要从伍长做起,说是没有军功,宁不升迁。果然也是,连续一路打下来,他竟是战战斩首五人以上,按说也该做千夫长了。可他就是要伍长、什长、卒长、百夫长、千夫长一级一级做,如今二十一岁,已经是四阶武者,刚提拔成校尉,脚踏实地,不求虚名,年纪轻轻有如此沉稳的品性,非常难得!”

    “上将军要派白起对付辰凌,拖住这支魏军精锐,其它五国联军,犹如一盘散沙,就像前两次一样击败联军的方法,明攻暗袭,逐一击破!”公孙爽笑着说道。

    “正是!这一次,辰凌必会死于白起之手!”司马错信心满满,双眼中杀气四溢,威严十足。

    ※※※

    深秋时节,河外的广袤原野上开始昼夜过兵了。

    骑兵、战车、重甲步兵成方成阵,从刚刚收获过的田野隆隆推进,满载辎重粮草的牛车,则从所有的官修大道与田间小道吱吱呀呀的碾了过来,不计其数的斥候游骑,却是流星般的穿梭在原野色块之间。

    烟尘弥漫,旌旗招展,战马嘶鸣,号角呼应,方圆数十里的地面上日夜滚动着隆隆沉雷,日夜飘散着呛人的土腥味儿。

    大约春秋开始,黄河以南的大片平原便叫做“河内”,黄河以北的山塬便叫做“河外”。

    如今四国的联军,浩浩荡荡,规模宏大,气势惊人的军营,就扎在大河北岸二十里山塬,在安邑城北侧有赵魏,南侧有韩齐,掎角之势,与秦军的河东稷山大营对峙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