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500.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87章 秦魏铁骑大战

第0187章 秦魏铁骑大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公孙衍站在六尺顶高的青铜轺车上,望着两里外的黑色秦军,在雾气朦胧中,遥遥相对,杀气腾腾,气血方刚。

    “秦军听着,平阳城已经失陷,铁鹰剑士全军覆灭,你们已经没有了退路,速速败兵离开河东,还有一线生机——”前军校尉对着秦军大喊着,要削弱秦军的斗志。

    “什么?平阳失守了?铁鹰剑士全部覆灭?”

    秦军将士听到这些消息,都惊讶万分,交头接耳,刚刚凝聚的杀气顿时出现了飘忽不定,没有了勇往直前的气势。

    司马错同样站在青铜战车上,一手握剑,脸色凝重,再也不理对方如何呼喊,只顾传令道:“乌获听令,率领两万铁骑,一鼓作气,冲向魏军的中军,撕破魏军的阵法,擒贼擒王,先擒杀公孙衍,魏军自会溃败。”

    “遵命!”乌获乃六阶武者,刚柔并济,内劲绵绵不息,战力比五阶百脏共鸣强出两倍,而五阶武者又比四阶武者强出两三倍多。

    “郝志、梁敖听令,弓箭手配合骑兵冲击!”

    “遵命!”

    “吉晨阳、黄彦峰各带五千铁骑,等中军冲锋出去,从两侧杀出,斜插入魏军方阵!”

    “遵命!”

    “击鼓,准备出兵!”司马错大吼一声,决定与魏军正面厮杀,即使失败,他也不愿意当逃兵撤出河东,一辈子的战绩彪炳,不想在晚年付之东流,沦为笑柄,战死沙场,那是光荣,临阵退逃,老秦人万分鄙视。

    “咚—咚—咚——”战鼓雷动,军威震天。

    “布楔型阵,进攻!”乌获大喊一声,手持长戟,背着长剑,一身戎装,威风凛凛带兵杀出。

    骤然之间,数十支牛角号呜呜长鸣,秦国铁骑第一个浪头便呐喊着飓风般冲杀了出阵,先锋犹如半月刀锋,摆成楔形阵冲锋,两万骑士分为三个梯队:前军五千骑,中军一万骑,后军五千骑。

    秦军三叠浪,第一浪为快骑冲锋,意在打乱敌军的阵脚,二重浪是主力压制,三重浪是收尾包抄,配合紧密,自商鞅变法之后,秦军在西戎之地,与少数戎狄和胡人交战,创下的铁骑阵法,如果再配合两翼的辅助包抄,几乎是无敌阵法。

    公孙衍见秦军一个照面,还没有把话说完,就发动了攻击,主要是想以泰山压顶之势,压垮魏军,给魏军一个迎头棒喝,粉碎魏军的意志。

    “哼,司马老匹夫,我就不信,十万魏军,还阻挡不住你五万秦兵!”

    公孙衍心头发狠,喝道:“西门惊虹、庞劭、乐雄听令,带铁骑三万,正面抗敌,记住,这是秦军的铁骑三重浪,等待交锋的时候,西门惊虹带骑兵正面阻挡,庞劭、乐雄各带骑兵从两侧抄过去,不等秦军骑兵二重浪叠加,直接切断上去,破坏秦军铁骑的冲势!”

    “遵命!”三员小将抱拳得令。

    “出兵!”公孙衍点将过后,令旗官挥舞大旗,战鼓划破天际,长角与苍穹争鸣。

    “吼——”方才还沉寂的大魏骑兵,瞬间人嘶马鸣,爆发出狼一般的怒嚎,手中长兵利剑闪着寒光,马蹄来回打转,大地瞬间地动山摇。

    “杀——”地动山摇中,三万魏军骑兵掀起的尘烟,刹那冲击,正面迎向秦军黑甲铁骑。

    远远望去,好像红色的浪潮与黑色的浪潮奔流相汇,好像携带着滚滚泥沙,汹涌呼啸而去。

    双方弓箭如飞蝗互射,掩护骑兵冲锋,但是片刻之间,两股奔驰的洪流便激烈地碰撞在一起,震耳欲聋的疾驰、刹那的凝止,然后便是人仰马翻,血肉横飞。

    “哗——”刺耳地兵器声响成一片,伴随着战马地嘶鸣、将士地凄嚎,蓬蓬血雾,像是瞬间绽开的花朵,染红了河东大地,荒野山原。

    在这场腥风血雨中,大魏的精锐骑兵,与秦国的黑甲精骑,终于迎来了一场最惨烈地正面交锋。

    自韩赵魏三家分晋之后,战国初期开始,秦国与魏国就在河西与河东之地,不止百次地交锋,争夺边疆领地,杀伐不止,血海深仇,已经说不清道不明了,这次激烈对抗,冲锋最前的骑士抱了必死之心地绝境之中,所有将士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勇猛如虎,鲜血淋漓中,年轻地身躯一个个倒下去。

    “噗—噗嗤——”“咔—咔嚓——”

    碎裂之声不绝于耳,那是长枪贯入马体人身等血肉之躯时,发出的声音和被巨力折断的声音,马上的骑士在惨叫,地上阻击地长枪兵也在惨叫,人仰马翻,血花四溅。

    乌获一马当先,手中一杆长戟,威猛无论,用力一轮,与他对面的魏军骁骑校尉、千夫长被他一戟,就扫飞三个,连人带马,摔出好几米远,再一戟横扫千军,十多个士卒被他重戟锋砸死。

    “好猛的秦将,本将前来会你!”

    西门惊虹、西门越两员小将提着长矛长戈,夹马来攻,分袭乌获左右。

    乌获冷笑一声,一戟挑出拨开左面西门惊虹的矛锋,用力一振,后者闷喝一声,虎口欲裂,那股内劲与外劲叠加的力道,差点一招就把他击败,好歹他也是半步武尊的实力。

    西门越从右路听戈刺入,却被乌获戟身挡开,紧跟着,斜戟划破,一气呵成,威力无穷,西门越刚刚收招,还未等组织进攻,见戟锋劈落,赶紧抵挡,只听“当”的一声震响,手中长戈竟然脱手而飞,手腕被震得骨折了。

    “好霸道的秦将!”西门越实力在三阶武者,武师的级别,与乌获六阶武者,大宗师小成阶段,相差甚远。

    “挡我者死!”

    乌获丝毫不留情,一戟再挑,顿时刺入西门越的腹部,把整个人都挑在半空,手中铁戟一扬,西门越惨叫一声,甩出五米远,跌落战马群中,呜呼哀哉了。

    “三弟!”西门惊虹惊叫连连,满脸愤怒,虽然他就在身旁夹攻,无奈那乌获出手太快了,他这边手臂刚缓和过劲儿,还不等和西门越联手,后者就被刺死了,他这时报仇心切,挺矛刺向乌获心窝。

    “不自量力!”

    乌获拨戟回撩,唰唰唰三戟连刺,戟锋虚虚实实,犹如繁星乱追,看不出戟锋所在,刚柔并济,虚实难辨,普通武者根本分不清对方真正的杀招,无从可挡,这就是六阶武者可怕之处。

    就在这边激战的时候,蹄声如雷,第二波秦军铁骑迅捷无比地到了,与庞劭、乐雄所带魏兵从两侧插入,交锋在一起,扬在空中的鲜血还未落地,他们的马蹄已将战马和人体毫不留情地踩踏在地,又是沉闷地枪戟贯入人体马身的沉闷噗声,和士兵绝望的惨呼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