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546.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16章 秦国第一勇士

第0216章 秦国第一勇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秦军与魏军攻城战厮杀正烈,如火如荼的时候,函谷关的侧门忽然开启,从里面冲出一股铁骑,犹如刚决堤的洪流,猛然间冲出来,势不可挡,附近的魏军被铁骑冲撞得人仰马翻。

    一马冲前驰出一名秦军战将,此人手持青铜大斧,通体都是熟铜与铁质混合打造,净重足有三百多斤,人如虎,马如龙,一身铠甲包裹全身,露着正面,长眉短须,鼻正口方,脸如国字,一副威严煞气,正是秦国有第一猛将之称的乌获!

    乌获策骑冲出来后,手中长斧重兵,左右一斩,但凡靠近他数丈之内的魏军骑兵,几乎一个照面,就被斩落马下,勇冠三军!

    另一侧石门开启后,当首冲出两员青年虎将,赢豹、赢班,一个手持长矛,一个手持双锤,身后铁骑奔腾,怒喝而出。

    “魏猪们,统统该杀——”

    秦军黑甲铁骑格外凶猛,犹如利剑出鞘,锐不可当,一下子就把城下的魏军阵型撕裂了。

    “杀!”

    秦国骑兵同时怒吼,双目通红,正面爆发出的巨大能量,用那地长兵,压住魏军的势头,生生将魏卒人马挤出好几步。

    “秦狗出来了,将士们,冲杀过去!”

    董祉岐挥起长戟,指挥前军的骑兵迎战杀出关外的秦军铁骑,正面来一次大碰撞!

    前军中郎将郑延、张扬见秦军出击,顿时领命,掉马转头,带军就迎了上去。

    “哗啦啦——”

    一阵兵器交击声,两军交锋在一起,就像两股巨浪汇合的刹那,击撞崩碎,四处飞溅,这也如此,交锋之处人仰马翻,血肉横飞,不时有人被挑落、砍落、刺落,血肉战场,每一个人都在拼命地挥灭这生命,刚刚还在舍生忘死的射杀着对方的,可能现在已是马蹄下的一堆肉泥。

    “杀杀杀~”

    双方将士刚一交锋,几乎不是用技击本领,而是握紧了长兵拼命地冲撞,一个照面,非死即伤,完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发,要的就是舍生忘死的军威,来镇住敌军,吓破敌人的胆!

    在后面跟上来的骑兵,冲势完全被减缓,这才开始真正地挥舞着各种兵器,厮杀在一起,喊杀声、惨叫声、悲鸣声、怒吼声交织成一曲悲壮雄浑的战歌,在场内胆小者也被这种忘死的战斗感染,不要命地向前冲,要给敌人还以颜色。

    “当当当——”

    噗噗噗……戈锋、矛尖、剑芒涌汇在一起,相互砍杀着,一个呼吸之间,几乎就有数十人、数百人杀人或被杀,血柱飞溅,喷在对方的脸上、衣甲上,洒,简直就是一个屠戮的场面。

    这是一场硬仗,最终胜负只取决于双方兵力的强弱、士气地高低,将士拼的就是气势,谁先示弱谁就先死,扑鼻的血腥,刺激起士兵们胸中的杀意,如着了魔一般杀人如麻、勇往直前。

    乌获天生神力,从小习练武艺,如今是六阶巅峰武者,手持一柄青铜重斧,横扫千军,魏军里好几个千夫长、校尉都被他三五下斩杀,令魏军前线骚乱起来。

    郑延、张扬相互看了一眼,猛然点头,各持兵器左右夹攻,二人一个手握红缨长枪,一个精铁三股叉,都是长兵,策马就冲了过去。

    “呔,秦军狗贼,休得猖狂,拿命来!”

    说时迟,那时快,郑延、张扬几乎同时骑到跟前,纷纷举起兵器,就朝着乌获猛然刺将过去。

    两股劲风扎到,乌获尽管在这大杀四方,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是练家子,秦国第一武将,要不是中原山河榜没有把秦国人列入帮内,漏下了乌获,否则山河榜十大高手,必有他一席之地。

    乌获闻风识劲,手中大斧一提一撩,左右各自一下,分别挡住郑延、张扬的兵器,只听“当啷”“锵”的两声,郑、张两人两臂酸麻,差点没握住自己兵器,心中震惊:真是一员猛将也!

    六阶武者,刚柔并济,全身上下,腰腿骨骼,背脊肩膀,手肘腕掌的力量连成一气,气血调和,想软就软,想硬就硬,刚柔并济,身体的柔韧性,协调性,到达一种极限,内家功夫精深,武者元气流淌全身经脉、脏腑还有细胞内,差一点就可以达到先天秘境,返璞归真,师法自然,武学自通的地步。

    而魏军两员小将郑延、张扬,充其量只是二阶武者,只是在沙场上厮杀久了,都有自己一套武艺,和普通小将校尉杀敌对战还行,遇到行家里手,武学高手,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乌获见两名魏军小将来战,冷喝一声:“速速叫辰凌来阵前迎战,就你们两个瘪三小将,不够本将军一斧子砍的!”说着挥臂一扫,板斧带风劈下,朝着郑延就是当头一斧。

    郑延大喝一声:“嗨,我挡!”

    “当——!”

    这一板斧劈头砸下去,只见郑延迎挡的长枪被一下砍断,斧头威势仍强,一下子砍在他的左肩上,斩在肩胛骨上,后者惨叫一声,前胸喷出一道血光,栽落马下。

    “郑兄,呔,狗贼,去死!”

    张扬吼了一声,但是搭救已晚,怒愤之下,挺起三刃铁叉,朝着乌获的右侧肋骨处就插了下去。

    乌获摆斧一磕,就磕开了三刃叉,反手斧身一扫,破风撕裂空气,威力惊人,就把张扬连着兵器扫飞出去,落在了铁骑之间,被乱军混战的马蹄踏死。

    “两个不知高低的鼠辈!”

    乌获冷哼一声,丝毫没有战胜后的兴奋,而是感到索然无味,朝着远方魏军的中军阵列,丹田鼓气,长啸一声:“辰凌何在?敢否出阵,与秦国将军乌获,大战一场?”

    这股啸声远远传开,犹如一道霹雳炸响,纵然在数万人马厮杀中,仍穿金裂石一般,压盖住厮杀声,传了出去,远处观战的公孙衍、平原君、孟尝君等人闻此啸声都心头一惊。

    “秦国竟有如此英雄猛将?”众人不由赞叹。

    “此人就是乌获,六阶武者境界,在中原诸国各大势力的青年高手中,都是出类拔萃的,魏国可有人能压制住此人,如果任其带军厮杀在关外,恐怕魏军片刻就要士气全无,溃败下来。”赵齐楚韩四国将领都捏了一把汗。

    这时齐国孟尝君麾下一位客卿策马出列,英气逼人,报腕说道:“齐国国士幕长风,请缨出战,会一会这秦国第一勇士乌获!”

    第十卷 连横合纵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