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555.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22章 情动妃暄

第0222章 情动妃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墨妃暄站在辰凌对面,感受对方的灼热的目光,不知为何,面颊不争气地红了起来,往昔的洒脱不胫而飞,取而代之是拘谨,目光神采闪烁,轻声道:“储君,别来无恙?”

    辰凌看着墨妃暄恬静娴雅,风姿绰约,笑生双靥,听着佳人吐露仙音,浑身沐浴春风,温声道:“妃暄,你……回来了。”

    墨妃暄淡雅清艳,一袭白衣飘逸,悠然自若,从明媚秀眸闪射的灵光落在瞠目结舌的储君脸上,展颜一笑道:“回来了,曾答应储君辅助燕国兴盛复国,自然要言而有信。”

    辰凌看着月色下若秀丽山峦起伏的轮廓,在思索时灵动深远的美眸,如仙的气质,清丽的不可方物,心中爱慕不已,淡笑道:“这些日子,赶赴墨家总坛,一去一回,辗转千里,舟车劳顿,辛苦了。”

    “非常时刻,当该如此,对了,我墨家钜子对储君也非常欣赏呢?”

    “哦,钜子?他欣赏我什么?”

    “呵呵,当然是你那些算术理论,事实上,钜子他不但剑术高超,傲视群雄,半步剑圣,他最高的造诣,在于工匠手艺和算术之学,丝毫不弱于鲁班和公输族主,钜子闭关正在研究机械鸟和木流马,都是通过铁质零件和木材,造出不许能量,能飞上天空的机械鸟,和自动行走的木流马,听过储君说的理论后,对他的研究大有帮助!”

    “哦,是吗?钜子还会这方面的研究?”辰凌有些吃惊,这钜子敢情是个科研人员啊!

    “妃暄,你们墨家,平时除了练剑和做学问,也爱搞科技研究吗?”

    “科技研究?”

    “就是研究那些能工巧技,比如木流马、飞鸟、机关设计等等。”

    墨妃暄微笑道:“哦,当然有,看来储君对我们墨门还不够了解呀,我墨家子弟的排行辈次与天下学派大不相同,寻常学派或者剑士门派,辈次严格,师承关系按照血缘关系类比排列,分为师祖、师爷、师父、学生几代,同门旁系则称师叔祖、师叔等,一个学派就是一个严格有序的家族序列。”

    “墨子兼爱天下,所有求学的子弟不分辈次,一律互称师兄师弟,全部墨家只有钜子一个被称为‘老师’,学生的辈次排列按照地支分为子、丑、寅、卯四个梯次,分别称为子门、丑门、寅门、卯门,梯次的划分不按照进入墨家的先后和受业的顺序,而是按照学生的才能特长与职守划分。

    “[子门]弟子很少,均是文武工三方面造诣很高的资深弟子,被称为核心弟子,有参加墨门大事讨论的权利,[丑门]弟子以修文论和辩工巧技为主,都是些有奇思妙想的特异之才,善于钻研创造;[寅门]弟子以兵学和剑术为主,是墨家实行‘非攻’防御和诛灭暴政的主要力量;[卯门]则全部是少年弟子,边耕耘边修习,长大后视其特长分别列入各门。”

    “原来如此!”辰凌心想这墨家俨然就是一所组织严密的学府啊,难怪现在实力这样大,连诸侯强国都不敢擅自得罪墨家,要极力拉拢。

    墨妃暄长裙微低,更显脖颈的修长如玉,举手投足都是优雅之极,美不可言,说道:“这次我回来,还带了一批墨家[丑门]的弟子,大约有三十多人,有精通打造机关,有精通冶铁铸剑,有精通修筑城防,有精通兵器弩机器械的,希望能对燕国有所帮助!”

    辰凌一听,大笑道:“太好了,燕国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人才凋零,如果这些墨家子弟来到,对我燕国将是一种大促进,当然如果用他们直接去生产制造,就太大材小用了,我打算先办理一个学堂,在城内抽调一些工匠和聪颖的少年,让这些各有所长的墨家弟子,为我燕国少年和工匠们讲解他们的所长和理论知识,只要半年之内,一年之载,有所收获,掌握冶铁提炼,铸造兵器,机关暗器、算术理论计算等方面,学有所成,将是大功绩!”

    “储君真是好算盘呢!”

    “这就叫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好刀用在刀刃上,哈哈……”

    墨妃暄和辰凌两人谈论一会,非常投机,渐渐彼此之间,那种储君和墨徒的身份逐渐模糊起来。

    “妃暄,过来,我今天刚写了一首诗,你看如何?”辰凌轻轻一笑,伸手想牵墨妃暄,但是转念一想,这等仙子,关系尚未那么深厚,可别惹得她反感,于是手在半空滞了一下,向外一引,改牵手为引路。

    “请!”

    墨妃暄的修为,眼力何等高明,心思何等缜密,已看出储君的手势,这简单一系列的举止,却让墨妃暄瞬间明白储君的心意,心中一柔,也没说破,跟着他身侧来到御书桌前。

    这张柚木长桌,雕刻着龙纹盘玉案,桌面摆满不少书简、奏折、纸张、山河细图等,压在砚台下,有一张墨迹已干的竹纸,这是白家最新制造出产的竹子材质的纸张,比前面粗糙的宣纸,更加细腻有质感,而且有纸张的清香。

    墨妃暄拿起竹纸,看着上面的诗词字迹,龙飞凤舞,笔力刚劲,轻声念道:“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首南唐后主李煜的《虞美人》,一首传诵千古的名作,主要是写亡国之君,被俘之后,怀念故国的心情,全词以明净、凝练、优美、清新的语言,高度地概括和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真情实感,通篇一气盘旋,波涛起伏,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的血泪文字,千古传诵不衰。

    墨妃暄读完,想到燕国的时局和储君的处境,深深一叹,心灵震撼,诗词之所以称为文学,因为它有穿梭时空,撞击心灵的审美效果,这一首,无疑是其中经典之作。

    辰凌目前所居的燕地,毗邻渤海,曾经虽然也是燕国的疆域,但地处偏远海边,几乎少有人迹,并非燕国的核心国土,而燕国故土,都在齐军铁骑之下,烧杀抢夺,欺辱燕人,王都蓟城,皇宫雕栏玉砌,此时都是敌军歌舞欢酒的地方。

    “储君,放心吧,我墨家一定会帮助燕国,赶走齐军的!”墨妃暄虽然淡雅如仙,但是仍是一位少女,心肠较软,深有感染后,顿时要大力援手。

    “实不相瞒,我已打算在入冬第一个雪夜,就要发动反击了,看天气,用不了几天了。”

    “哦,雪夜袭城?储君有详细计划?”

    “不错,我已经打算派出精兵和特征作战队,雪夜时候在辽东城内先放火烧掉齐军城内粮草,使得齐军大乱,然后偷袭城门,打开城门放入骑兵,在街道驱赶,把齐军赶出城池,逃往途中再进行伏击,重创辽东的五万守军!”

    “储君有多大把握?”

    “九成把握!”

    墨妃暄柳眉一展,说道:“那好,此行我带来两千墨徒剑手,就在燕地途中,可以辅助你们行动。”

    辰凌坚定道:“那不如这样,让墨徒不必来辽东城了,直接散去北面渔阳和东北襄平城内,等拿下辽东城,我军会迅速反扑,到时候派人联系两城内的墨徒,一起在城内发动哗变,火烧粮草,放走战马,城内大乱,配合我军在外面行事,里应外合,大破齐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