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620.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63章 棘手的问题

第0263章 棘手的问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赢离沉吟片刻,面对公子壮的疑问,解说道:“这却是一个谜了,按照嬴荡品性,以及与壮弟之笃厚情谊,当必选与他同样勇武的壮弟莫属,选立嬴稷,想必是临死一念之差。”

    “不说他了,我命由我不由天,秦王不传我,我便亲自动手夺来!”嬴壮霍然站起:“大哥只说如何动手吧?为我筹划一番。”

    赢离声音竟极是笃定:“此时三处要害:其一,谋得太后支持,以为正名,名正则言顺;其二,引来一方外力,以为咸阳兵变增加成算;其三,也是最要紧之处,秘密集结一支精兵,直击宫廷要害。一旦占据枢纽,则大事成矣!”

    嬴壮大是欣然:“如此万无一失也,第一、第三我都有成算,只是这引外一事,一下没有合适人选出使,却是难办。”

    赢离看着他,声音淡淡笑道:“既是同胞,我自当为壮弟效力一回了,生死由命,成败在天!”

    “大哥……”嬴壮骤然哽咽,不禁便对他深深一躬。

    赢离扶住了嬴壮,依然淡淡笑道:“为兄生成天残,人未老,发先白,体弱多病,便是上天要给壮弟一个谋士了,何须见外生分?做你的事去吧,太后那里要紧,一定要说服她,支持你,抢在赢稷被接回咸阳前,发动政变!”

    “放心吧,大哥,我这就去了,大哥保重了。”嬴壮却又是深深一躬,然后转身离开了石亭,出了府门,跨上一辆轺车,便径直奔秦惠文后的寝宫而去。

    秦国的内乱,由此揭开,公子壮图谋秦王之位,要在诸位王子中,挺身而出,压倒一切,去摘得秦国王冠,整个咸阳都在一种极度压抑和紧张氛围中。

    ※※※

    寒冬时节,燕山地区是一片干冷,北风呼啸,漫天飞雪。

    白起率领一支黑色骑队穿越秦国上郡,北渡大河从九原向东飞驰,进入云中再东南直插雁门关,又东北越过平城,便在燕国西北的于延水河谷驻扎下来。这便是白起的一千精锐之兵,残存的几十名铁鹰锐士都做了百夫长,白起有意重新打造出一支铁鹰精锐来。

    历经半个月飞骑,长途跋涉,奔走八千余里,他们终于秘密抵达了燕国防守最薄弱的侧背。

    营地刚刚扎定,便有三骑飞马出营,骑士却变成了身穿翻毛羊皮短装的匈奴商人。

    一柱狼烟冲起,在河谷笔直地伸向蓝天,为首匈奴商人正是白起装扮而成,回头看了一眼狼烟方位,扬鞭一指:“跟我来!”

    飞马便向东南飞去,大约一个时辰之后,燕国蓟城已经遥遥在望。

    当白起看到齐军守卫,心中一动,暗想看来传闻是真的,燕国几乎被齐国占领了,连都城都是齐军把守,就是不知道城内的诸国质子府是否还建在,齐国虽妄自尊大,但不至于敢对诸国派在燕国做质子下手吧?

    白起并没有进城,担心进入容易出来难,一旦被齐国发现,那就麻烦了,在城外密林处等候,过不多时,有两名斥候飞奔过来,同样是商人打扮,秦国派在燕国的奸细探子。

    “拜见将军!”

    “不必多礼,说吧,燕国形势,以及蓟城内可有公子稷和王妃的下落?”

    “回将军,燕国形势大变,这要从一年前权臣子之宫变,夺取燕国王权,燕王被迫禅让说起,燕国发生了内乱,被齐国趁乱攻占……”这名斥候呀尖嘴利,把燕国最近一年的波动说出来,听得白起都哭笑不得,啧啧称奇。

    白起先前只是军中徒步百夫长,这一年才平步青云,常在军旅中厮杀实战,对于外交,以及诸国的发展情况,都不大了解,这次来燕国之前,甘茂只简单说了些,对燕国真正形势,都不甚清楚,此时听斥候禀告出来,觉得滑天下之大稽。

    “有这等事?燕王会如此胡闹?子之敢如此大逆不道?齐国如此狼子野心?”白起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这段燕国发生的事,也太奇怪了。

    由于子之在燕国非同寻常的权力膨胀,当时各国都深为不安:子之若禅让成功,天下王室权力的神圣性便会大为松动,便会形成一种随时都可能出现的可怕现象——才智杰出之士非但可位极人臣,而且可以君临一国!

    虽然是大争之世,臣子据封地而逐渐取代原来的君主已经屡见不鲜,远的不说,近在眼前的便有韩赵魏三家分晋、齐国田氏取代姜氏,但是,那毕竟都是发生在春秋三百多年中的一个过时潮流了。

    进入战国,根基远远不能与春秋新兴地主相比的布衣之士,凭超凡才能出将入相匡定乾坤者大有人在,但由权臣而君主,却还没有一个先例。假如子之“禅让”成功,便将给天下战国君主提出一个极为重大的挑战!

    在这“烨烨雷电,不宁不令,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岁月,一顶顶王冠落地再也寻常不过,谁敢说这个强横凌厉的子之一定不会做君主?谁又敢说这个子之不会引发天下布衣之士,纷纷效仿,夺位潮流?这便是天下各国对这个老弱燕国的局势格外关注的根本原因了,正因为如此,连燕国八杆子都打不着的楚国、韩国等也都派出了长住燕国的特使,小小蓟城一时竟成为邦交使节的云集之地。

    秦国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当初秦惠文王,才会先把宠爱的栎阳公主远嫁燕王,为的也是监视燕国的动向,如今成了易太后,后来又派出小儿子公子稷入燕,同样是政治需求,不管燕国若何变化,秦国都会与燕国友好。而人质的实际含义便是以王子做抵押,以保秦不负燕,秦若负燕,则王子任燕国处置!

    后来燕国内乱爆发,进而齐国大军伐燕,嬴稷母子与各国特使便是大祸临头了,太子姬平一发兵,子之部将便杀死了齐魏韩赵四国特使,而后诏告天下嫁祸于太子势力。

    白起了解清楚来龙去脉,这才缓缓点头,皱眉道:“如此说来,这赢稷母子现在何处?竟是无人得知其下落了?”

    那斥候讪讪有些不好意思道:“蓟城内,各国质子都在燕国内乱中被杀害,但是当日没有发现公子稷及王妃的下落,并没有发生不测,很可能在内乱中走失,亦或被栎阳公主接走了。”

    “栎阳公主现在何处?”

    “回将军,现在栎阳公主已成了易太后,立姬职为储君,燕国前几日起兵反扑齐军,已经收复了东北大部分地区,燕山、青龙河以北,又都是燕国的地盘了,明年开春两国将继续大战,现下易太后正在辽东襄平城,那里是燕国临时的王城。”

    白起轻轻一叹,想不到事情如此复杂棘手,心中有些担忧未来的新君,寻思半晌,叹道:“看来留在蓟城也没有用,你们回城继续打探,本将军带人马,立即赶往燕山以北,辽东地盘,去襄平城,求见易太后,打探公子稷的下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