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625.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66章 秦宫惠文后

第0266章 秦宫惠文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秦国公子壮在禁宫外犹豫再三,终于鼓足勇气走向禁宫门,通报了名字,不一会一位老寺人就出来带着赢壮走向深宫内。

    色彩斑斓的宫帷门幕,宽敞的庭门,庄重的宫廷建筑,五爪黑龙和鸾凤的石雕遍布在秦宫内,由于秦国崇尚黑色,除了将领和卫士的甲胄是黑色,大旗是黑色,连秦宫很多幕墙摆放的垂帘和屏风,也都是黑色,整个皇宫都充满着神秘和幽旷。

    赢壮走到太后的寝宫门前,由宫娥通传了一声,不一会,寝宫门开启,烛光外放,通明的甬道,通向内宫。

    “太后在内轩等候左庶长面见。”宫女轻喏了一声。

    赢壮微微点头,走入了内轩,看到了一位五十出头年纪的秦惠文王后,也就是当今的惠文太后。

    “拜见太后。”

    惠文后雍容华贵,做了三十多年的王后,两年的太后,看着赢壮,心中轻轻一叹:“壮儿,今晚为何夜深人静,来探望为娘啊?”

    赢壮犹豫一下,如实道:“不知太后是否听说,秦王赢荡,在退守潼关途中,遭遇了魏军伏击,身受重伤,正赶往咸阳,目前护送秦王的队伍,正在咸阳城外三十里,渭水河畔驻扎,迟迟未入咸阳来。”

    惠文后眉头一皱,眼神有些飘忽,但并未惊慌失神,也没有大悲痛哭,仍很镇定,似乎早已听闻了这个消息,其实这些天来,五国盟军早就派出间谍,在咸阳城内放出秦军失守函谷关,秦王重伤,国家将亡的消息,咸阳大街小巷早已传开。

    那赢荡毕竟是她的儿子,尽管惠文后强忍着,但坚持了一会,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晚年丧子,这是何等的悲伤,命运多舛,即使身为一国太后,又能如何改变?

    “说,我儿荡,他是被魏国哪位大将伏击致死的?”惠文后声音在颤抖着。

    “回太后,是辰凌!”

    “辰凌?就是魏国最近名声鹊起的先锋小将辰凌?曾生擒过甘茂将军,粉碎了河东的秦军根据的那小子?”

    “正是,他前些日子,带兵奔袭了栎阳城,火烧秦军前线粮草,致使函谷关被迫放弃,被盟军占据,现在整个河西之地都落入盟军之手,很快就能打到潼关来,一旦潼关有闪失,咸阳危在旦夕,秦国基业,就要毁于一旦了。”赢壮一边说一边激动着。

    惠文后听到这些,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年,亮如秋水的一双大眼也变得空洞干涸,没有了往昔的神采,差点晕厥过去,以前听到传闻,但不敢确信,现在得到证实,再也坚持不住了。

    惠文后无声地张了一下嘴,身子竟然摇摇欲坠,嬴壮连忙上前抱起惠文后,以免她坐倒在地,片刻之后,惠文后恢复一些神智,气若游丝地哭道:“我儿,荡儿,就这样英年早逝了?我的希望,秦国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她紧紧抓住了嬴壮胳膊,似乎在问对方,也在问自己。

    嬴壮一阵酸楚,猛然搂住了惠文后,又骤然放开猛然跪地,“嫂娘,嬴壮便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便是嬴壮的亲娘!”

    惠文后苦笑一番,微微点头,的确,赢壮也是她一手带大,与赢荡性格相投,情同手足,也算自己的儿子,猛然间,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件重大之事,终于坐了起来,突兀一句便是:“嬴壮,秦王一旦出现意外,王位空缺,你说赢荡临终前会把王位传给你吗?”

    赢壮想起赢离的分析,微微摇头道:“不会,秦王病危,却在渭水畔迟迟不入咸阳,也没有派人来通知壮前去探望面君,很有可能甘茂等人在拖延时间,新君另有它人,很可能是远在燕国做质子的赢稷!”

    “赢稷?哼,芈八子的嫡长子吗?他要做秦王,首先要问本太后允不允许,当年芈八子那妖精,后宫争宠,差点迷得先王不理朝政,废长立幼,要不是先王忽然病危,本太后利用权势,把赢稷作为质子送往燕国,带走了芈八子,还不反了天,不过听说芈八子去了燕国也不本分,先后跟过燕王、丞相子之、守卫长,任其淫威换取平安,真是丢我们秦国人的脸!”

    赢壮微微点头,曾在少年时期,见过这芈八子,的确国色天香,妩媚撩人,芈姓乃楚国的国姓,她是当时楚王的姐妹之一,在秦国后宫分八级:皇后、夫人、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芈八子其实是一种后宫级别。

    “壮儿,你敢不敢做秦王?”惠文后忽然问道。

    嬴壮闻言浑身一震,他此来宫中,不正是为的求得太后支持么?可在刚才看见惠文后闻得秦王重伤难愈,倏忽苍老容颜,他竟是什么也忘记了,只想永远守在嫂娘身边,永远做她的儿子,此刻惠文后突兀一问,他方才恍然醒悟:“娘,这是敢不敢的事么?”

    惠文后淡淡一笑,起身走到帐帷后,拿出一方生满绿锈的铜匣:“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赢壮依言小心翼翼地打开匣子,只一瞄,双眼便顿时放光,一只青铜虎形兵符赫然在目!

    惠文后轻声一问:“够不够?”

    嬴壮向惠文后肃然跪倒:“娘!一万兵马,与儿足矣!”

    “起来,去吧。”惠文后轻轻一叹,“记住了,我不是,不许乱叫!”一转身竟看也不看嬴壮一眼,便飘然去了。

    嬴壮站起来望着惠文后的背影,心中一片激动,秦王之位,近在咫尺,如果不奋力一争,想想也会后悔,人生在世,不就是为了轰轰烈烈干一番大事吗?静立片刻,向帷幕后深深一躬,便抱起兵符头也不回地出宫去了。

    ※※※

    白起带着一千精锐马不停蹄,星夜赶路,绕过了齐军把守的关卡,潜伏进入燕地,第二日黄昏前,已经来到辽东。

    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大雪封天,竟然一点不亚于西秦苦寒之地。

    由于燕国内乱,使燕地人口骤然减少,一大半的村落几乎被毁灭,数十里内都几乎少有人烟,给白起等人创造了长驱直入的便利条件。

    “想不到,堂堂七大战国之一的燕国,竟然衰败到如此状况。”白起一番感慨,转念一想,如果这次找不到公子稷,秦国内乱,盟军入侵,一场灾难过后,秦国恐怕就是下一个燕国了。

    “启禀将军,前方有燕军关卡!”

    “好,大家散开,原地停守,三十名侍卫,更换胡人商装,跟随本将军过关,其他人静候军命!”

    “喏——”

    这批千人队可谓秦国目前的精锐,行动迅速,白起一声令下之后,动作嘁哩喀喳,行云流水,不带一点阻隔停滞,片刻,白起等三十多人换上东胡商人的装扮,带着牛皮毡帽,牵着几匹坐骑,徒步靠近襄平城,企图打探公子稷和芈王妃的下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