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673.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92章 对酒当欢

第0292章 对酒当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山村夜晚漆黑朦胧,各家点着一盏小油灯,光根本不及远,可不像现在的农村,处处明亮,街道还有路灯,由于飘着雪花,乌云遮天,走在外面,只觉寒气彻骨,四野寂静无比。

    辰凌来到里正安排的房舍,单独一个小别院,临时从农户家腾出来的,三间土石房,进了院子,看到两名匈奴勇士正在门外把守,看得辰凌挺敬佩这两个人的敬业精神,这些天,他跟着兰歆雅学了几十句匈奴语,都是常用的交际用语。

    “你们也去休息会,吃过饭,直接睡就行了,这里很安全!”辰凌用着简单的匈奴语,以及手势,把这一句的意思表达出来。

    这两个匈奴兵对辰凌惊如天将,早就佩服无比,见他进院,态度表现得恭敬,听对方说完后,犹豫下,还是遵从了,回自己那间房舍去了。

    辰凌推门进房,一入门是个客堂,也是饭厅,两边是灶台,古丽丝和优露正在往灶火坑内添木柴烧火,锅内煮着热水,同时也是为了烧火炕,见到他进房,都站起身来,向他甜甜一笑。

    “你们继续!”辰凌用匈奴语说了一句,但是读音不标准,两个少女相视一眼,抿嘴偷笑。

    辰凌也不管了,走入一间里屋,兰歆雅除下了外袍,坐在炕头上,换了一件夹袄,若有所思,见到辰凌进屋,先是一愣,接着说道:“晏,你回来了。”

    “饿了没?里正长让人准备晚饭呢,一会儿就送来,大家好好填饱肚子。”

    兰歆雅微笑点头,叹道:“你们中原人非常客气,很有礼貌,值得我们匈奴人学习,不能只懂得拦截商旅,抢夺财物,热情好客,才是一个名族素养的表现。”

    辰凌见她一直在考虑部落的事,对兰歆雅暗中有了敬佩之意,也难为她了,一个十**岁的妙龄女子,整天为部落的安危操心。

    这时外屋烧火的温度,已经在火炕上体现出来,十分暖和,屋外虽然寒冷,屋内却很温暖。

    “中原的土炕真的很奇特,这种仿佛很适合在寒冷的地方搭建居住。”兰歆雅坐在炕头,对燕国这种房舍的结构很是好奇和称赞。

    “这种火炕式房屋,只有在黄河以北的诸侯国才有,韩、楚、齐、越、鲁、魏等大部分诸侯国,都用木床,取代火炕,我觉得,如果在草原上建一座城镇,里面住着匈奴人和中原人,可以用这种房舍建筑结构,火炕冬暖夏凉,有利于人熬冬,到时候城内颁布统一的律法,共同遵守,互不欺负,平等对待,经济往来,文化交流,促进燕匈之间的和平发展!”

    “到时候燕国派一些饱读诗书的国士,在城内广开中原文化课,伦礼课,让匈奴人学会耕种,圈养,逐渐安居下来,不用四处颠沛流离,游牧无定生活,这才是未来生存发展的方向,靠天吃饭,不如靠我们自己的双手去创造。”

    这些话,每一次说出来,都像蜂糖一样,甜腻,听得兰歆雅无比向往,她就希望有这么一天,匈奴不再那样野蛮的生活,应该有礼数,有文化,有素养地固定生活。

    因为四处迁徙,受到苦寒之地风霜侵袭,一到旱灾涝灾雪灾的年头,冻死无数牲畜,血本无归,熬过冬天都是问题,饥荒就引发草原的流血冲突与战争。

    此时里正刑元宗派猎户准备的食物都端过来了,热腾腾的小米粥,还有粟米饼,两盆牛羊肉,乱炖与咸菜,两坛淳厚的燕酒。

    辰凌让古丽丝和优露留下晚饭量,然后给两位匈奴侍卫带去一些,侍女出去后,房间内,就剩下兰歆雅和辰凌桌前对坐。

    看到食物,兰歆雅食指大动,辰凌端起酒坛,在两个陶碗内分别倒上了酒水,笑着道:“来,今晚终于不用逃亡了,走出连绵巍峨的燕山,逃出东胡的追杀,为我们的相识,为我们劫后重生,好好干几杯。”

    兰歆雅也是豪爽女子,听到他要喝酒的提议,也来了兴致,拍手道:“好呀,我也想品一品中原的酒,我们草原上喝的都是奶酒,都说中原白酒纯正,更像酒!”

    辰凌点头笑道:“那当然,最懂得品酒的,还是我们中原人,但是每个地方的文化不同,酿酒工艺,喝酒的人性格不同,所以这酒呀,也分很多种,这是燕酒,以孤寒、醇烈为特色,喝过之后,有一种寒风肃杀之意。”

    兰歆雅想不到中原酒还有这么多讲究,听得心驰神往,迫不及待端起酒碗,咕嘟咕嘟喝了几口,一股芳醇带着辛辣的味道灌入嗓子,随后在嗓子间,火辣辣地刮着喉咙。

    “啊……有些辣……还有点苦……”

    辰凌看着兰歆雅的滑稽表情,呵呵笑道:“这酒不是这样喝的,要先懂酒,然后在品酒,不是随口闷喝,体会不出酒意来。”

    “什么是酒意?怎么样喝才能懂酒呢?”兰歆雅不解地问。

    辰凌解释道:“中原有琴棋书画,四书五经六艺,其实这喝酒也是一门学问,与很多文人雅客联系非常紧密,比如有人这样品味过酒: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兰歆雅美眸绽放异彩,看着辰凌,从未听过如此动人的诗句,这是在写酒的吗?中原人太有诗意了。

    “美酒盛放在碗内,就像琥珀一样晶莹,放开情怀,喝醉之后,哪里还顾得是不是故乡,痛快一醉,此处就是家乡!”辰凌为她解开这种诗意。

    “真美!中原人文化真的很丰富,我们草原人,就写不出这样新颖的诗句来,晏,还有吗,再给歆雅说几句好吗?”兰歆雅央求着。

    “你好好品喝一碗后,我再给你说一首!”

    “好!”兰歆雅举碗就喝,这次喝的慢了,细细品尝,醇酒落肚,她的两颊登时腾起一团嫣红。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兰歆雅听得一动,十分陶醉地喝了一碗。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兰歆雅听完之后,无比激动,端起酒碗,又喝了一碗,就这样,一碗复一碗,不一会儿,和辰凌对饮了六七碗,她越来越觉得,酒有了诗意,人有了诗意,炕也有了诗意,肤色虽如抹了一层胭脂,眼睛却越来越亮。

    这是她第一次与辰凌并案饮酒,第一次如此谈的兴致勃发,想不到他不但有智谋,武艺了得,还这么有学识,少女情怀,说不出是一种怎样的欢喜滋味,一饮了酒,反而更加开心,此时兰歆雅玉面绯红,云鬓散乱,那眉如纤柳锁着一池春光,明眸如月卧于盈盈秋水,辰凌一时瞧的呆住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