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742.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28章 妖冶撩人的芈王妃

第0328章 妖冶撩人的芈王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随着七雄会盟的日子逐渐临近,辰凌未动身之前,接到了秦国派来的使节,来迎接芈王妃,如今公子稷已成为新秦王,她的身份一日千里,成为秦国年轻的太后了。

    辰凌看过书信后,微微皱眉,公子稷在燕国眼皮底下被秦国精兵救走,留着他老娘也没什么用了,只能让世人嚼舌根儿,不如顺水推舟送个人情。

    他接见了秦国使者,问起秦国的情形,使者很谨慎,答言滴水不漏,只说秦武王重伤未愈已经举国发丧,新王登基,内政尚稳,其它一概避而不答,辰凌微笑不语,心想你秦国什么样,难道我还不知?

    青衫卫情报组织经过几个月的渗透,以行商的身份,在各国大小城市扎根,运作起来,各国的最新情报远远不断送回来,经过删减分析之后,每三日都会呈交给燕王一批,洞悉天下大势。

    安排秦国使者吕笱后,他思忖一番,决定来到深宫一处禁院,来见芈王妃。

    辰凌走入深宫角院,侍卫和宫女停在院内,芈王妃和一个红衣侍女听到燕王来见,恭候在院内请安迎接。

    “芈王妃,不必多礼,按照辈分关系,你还是我的长辈,请入堂叙话。”

    芈王妃婀娜起身,如今她已年过三旬,可是看起来肤肌娇嫩,眸澈如泉,相貌仍像二十五六妇人,那眉眼嫣然若画,精致秀雅,一双幽若远山的黛眉、一对妩媚地眼睛,乍见她的容貌,就像蔽月地浮云突然分开,泻下那满天清辉的刹那。

    辰凌随意看了一眼,顿时一愣,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位王妃,竟如此绝美,而且三十几岁的年纪,正是最成熟的时候,那和丰臀,让任何男人都感到致命的诱惑力。

    芈王妃身穿一袭靛青色深衣袍服,领口袍袖绣了暗金色莲花纹,上束了一条缀玉的带子,乌黑油亮的秀发挽了一个高椎髻,发髻上插着一枝通体洁白别无雕饰的玉笄。

    整个人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举止优雅,妙目一闪时若轻云蔽月,芳泽无加,不愧为四个名动战国的极人。

    传言当世除了十大红颜外,还有四大绝美夫人,都是各国君王的妃子,有赵国赵武灵王的宠妃吴娃,有楚怀王的宠妃郑袖,秦惠王宠妃芈八子,以及宋国君王宠幸的王妃,这些都是三十许人,却个个盛开如牡丹,波大臀肥,成熟之美,任何男人看了都血脉喷张。

    辰凌深吸一口气,稳持住定力,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妇人神态和美感,只要是男人,都会被撩拨出一股情火来。

    “燕王,请入大堂一叙。”

    辰凌闻言,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决定,该不该来探望这个女人,如果没猜错,这可是秦昭王的生母,也是历史上最浪荡的女人之一,史称宣太后,在后宫养男宠,并与一些大臣、西戎部落王等不少人有染,宠幸魏丑夫,临死前,都想让那个情夫殉葬陪她。

    在胡思乱想中,辰凌走入厅堂,分君臣之位入座,燕王开门见山道:“芈王妃,在燕国待了数年,正值燕国内乱,也没有照顾好你们母子,想不到前些日子,令公子稷,返回了秦国,临危受命,继承王位,登基为秦昭王,目前派来了使节,要接王妃回秦。”

    “哦,是吗?呵呵,这些年,芈八子倒是很感谢燕国,在这里,远离皇宫内争,清静无为,与王儿每日平凡度日,这些简单的快乐,在秦国恐怕还享受不到这些,真的离开的时候,还是不舍的……”芈王妃说着说着,由笑转黯然,轻轻抹泪,看得辰凌大叹其演技,太会煽情了。

    “芈王妃即将贵为秦国太后,在燕国待着的确有些不妥,不过如果日后思念旧地,随时可以回来重游,毕竟秦燕两国,东西两端,历代国君一直交好,还有联姻往来,家母也是秦惠文王之女,算起来,您大我两辈呢!”

    “噗嗤……”芈王妃娇笑起来:“我有那么老吗?大你两辈,我比你母,还要小上两岁呢,只是有个空辈分而已,不必当真。”

    诸侯联姻,其实关系比绢布还薄,这是众所周知的,两国联姻一般都是外交的需要,稳定一个盟友,但是根本不会改变什么实质的利益和决策,只是一种造‘势’,造成一种交好的假象。

    比如秦魏两国,五十年间联姻数次,但是每年交战,仇恨日深,各国之间都有联姻,但是在利益面前,仍然直接过滤掉这层微薄的裙带外戚关系。

    王侯世家的公主,历来是政治牺牲品,这是毋容置疑的。

    芈王妃聊得开了,开始用目光不断上下打量着辰凌,他的身体,他的面孔,他的言行举止,抿嘴浅笑,仪态悠然道:“想不到燕哙王有了个好儿子,你是二公子,比起太子平来,倒是英俊、睿智了不少。”

    “哦,你觉得我王兄如何?”辰凌随口发问,旁推一下其兄长。

    “他呀,野心不小,而且……嘻嘻……差点强上了奴家的床……”

    辰凌听到如此‘透骨’的话,一时还有些受不了,脸颊微微发红,这个‘长辈’,说话也忒不讲究了,如此‘挑逗’一个相隔了两代的亲戚后辈,虽然两人之间,八竿子都打不着,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同时他对太子平的为人,也感到一阵吃惊和震怒,如此太子,能有多大出息?

    辰凌干咳一声,避开荤油话题,道:“王妃说笑了,眼下秦燕势弱,都处在内忧外患的时刻,需要两国增进情谊,此外‘七雄会盟’即将在大梁举行,战国七雄之主,都要前去参加,商谈天下大格局的分配,王妃如何离开,燕国都会派人护送。”

    芈王妃淡淡一笑,白了他一眼,不知是否怪他不知风趣,收敛一些情态,点头道:“好啊,战国七雄君王都前往大梁,连稷儿也前往,奴家也要去凑个热闹,不知是否方便同行?”

    辰凌暗暗警惕,他很清楚,这个芈王妃绝对不是一个简单女子,甚至就是她协助秦国探子救走了公子稷,此时又要与他同行,难道他要了解我的为人?以评判燕国未来数十年的强弱趋势?

    但辰凌有特殊的身份,不便公开,更不能被秦国知道,推脱道:“这个,寡人的日程安排很满,一边南下,一边检阅一下边戍守军,看一看地方民情,恐怕不便同行,不过寡人会安排人护送王妃在前面赶路,先一步抵达魏国大梁城。”

    芈王妃微微点头,没有多强求,能离开燕国,已经达到她的目的了。

    二人又简单聊几句后,辰凌借机起身离开,芈王妃恭送出院后,望着辰凌离开的身影,嘴角溢出一丝冷笑:这燕王姬职长得像谁不好,偏偏像魏国的那个该死的年轻将领辰凌?这难道是巧合吗?还是……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