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771.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43章 美女入怀

第0343章 美女入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霍冬儿、晏蓉、茜茜看着辰凌伤痕累累的虎躯,都忍不住流泪痛苦,惊人的伤疤,触目惊心,在战场上生死大战,马革裹尸,留下了男人的尊严,刻骨的伤痛。

    男儿有泪不轻弹,纵是流血不流泪,这一刻,三位少女似乎从男主子身上,读到了很多男人的气概!

    古往今来,为何英雄的传奇令人歌颂,让世人钦佩,但大英雄,往往不许人间见白头,还没有白发时,早已身损牺牲,少有英雄能活到暮年的,英雄迟暮!

    “公子!”三女哭的泣不成声,伤心落泪,更是痛心不已。

    “没关系,都过去了,能活着,就是一种幸运!”辰凌淡淡轻笑,长叹一口气。

    三女抹着眼泪,开始解开自身的罗裙内袜等,不一会,也像她们的公子看齐了,赤着身体,肉致光泽,肌白如玉,凹凸有致,浑身玉光闪烁,像是三块美玉,又像三条美人鱼游入池水中。

    浴水热力透入诸女细腻的肌肤,蒸腾的雾气,变得朦朦胧胧。

    晶莹剔透的肌肤,在热水下泛起桃红色,水波荡漾着,秀丽的长发浸入水中。如同一团乌云散开,遮住了清水下姣好动人的身躯。

    霍冬儿、晏蓉、茜茜原本都是侯府内,没有地位的歌姬,随时有被送人玩亵的危险,当成拉拢的筹码和货物,幸运的是,她们被送给了辰凌,这个与战国王侯贵族不同的男人,没有折辱她们,还习武练字,拥有家权地位,天壤之别。

    三女心中的感激之情,知遇之恩,在此时,变得温柔无比,细心地为辰凌沐浴着,按搓着,舒筋通络,甚至用上了舌尖‘口活’,让辰凌从头爽到脚,自己却一根手指都未动弹。

    帝王享受,绝对让人腐化!辰凌暗暗批判自己资本主义作风越来越强了。

    “对了,怎么没见到若若?”辰凌忽然想起靳若若,天香楼的少姬,半年前,他跟范雎、郑安平等人在天香楼饮酒,被他睡过的那个姬女,翌日被他赎身买出了天香楼,带回辰府。

    “靳少夫人在辰府别院内,别院经过半年的修建,比这座府邸大了四五倍,光家将侍卫和家丁仆人就达到三千多人了,昨天白家大小姐派人来通知靳少夫人,今早要去别府看香水作坊,因此昨儿个下午就出门了,昨晚留宿在别院,未曾回来,不知公子今日就归来了。”霍冬儿解释道。

    辰凌微微点头,这些女子里,唯有靳若若和他有过床第之情,算是一个夫人,这也让其它侍女们羡慕不已,因为六女入府后,辰凌并未上过她们其中任何一女,也让她们心中遗憾,在辰府无正式夫人的情况下,暂时把靳若若当成了少夫人。

    “原来是这样!”辰凌轻轻一笑,很快就能见到白若溪了,在这个时代中,唯有白若溪与他之间的感情最特殊,其次才是素儿、墨妃暄、洛语嫣、怡儿、冬儿她们。

    三女服侍他嬉戏沐浴一番,热水一泡,浑身轻松,再看冬儿她们,肌映流霞,娇艳尤绝,顾盼之间,光彩照人,此时热水翻涌,雾气蒸腾,春光乍泄。

    水珠顺着侍女们凸凹有致地娇躯蜿蜒而下,流入迷人的沟壑,高胸细腰,堆雪如山,她们的粉光致致、不带半点瑕疵的笔直腿儿,尤自散发着热气,不堪一握的小蛮腰,衬得她浑圆结实的大小臀部,出奇地丰隆高耸,犹如一轮满月,上边缀着些晶莹的水珠。

    说不动心,那是骗人的,辰凌也不是泥人,彼此之间又没有完全的界定,因此有时候,他不自禁也伸出手,照着那白圆圆、翘挺挺的圆盘高臀,用力的一拍,啪的一声脆响,无比爽快。

    以他燕国新王的身份,自然不会缺少女人了,但是他不会就此放任自己,胡作非为,因为习武、长寿最重要的就是精气神,养精、练气、修神,精满气足神旺,从养生的角度来讲,先是精气十足,才能神采奕奕,神形合一。

    这也是历代皇帝为什么大多短命,很少有长寿的原因?据统计,中华历史历代皇帝加起来有四百零二位,他们平均寿命只有三十岁,这里面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皇帝嫔妃太多了,精气消耗的太过厉害。

    古话讲“色字头上一把刀”,古书又说“淫声美色,破骨之斧锯也。”因为房事过多,必然消耗精气,这个精藏在肾脏里,肾有‘生髓主骨’的作用,肾主管骨头,肾精丧失了,骨头必会受损伤,房事无节制,就像斧子刀锯一样,砍伐自己的骨头。

    而武者要冲击‘先天之境’、‘洗髓换血’的境界,精气神越足,希望就越大,酒色之徒,永远止步在后天武者行列。

    辰凌好不容易回到古代,可不想就这样沉溺声色,做个无忧无虑的诸侯王,他的目标太大了,取周天子而代之,需要时刻节制自己,而且目前不宜与过多女人发生情感纠纷,以免暴露身份,日后大业一成,天下女子,哪个不取悦自己?

    半个时辰后,辰凌沐浴更衣完,穿上一袭青色的绸缎长袍,梳理长发,扎上纶巾,眉目健朗,神色雄劲,整个人更加威猛气足,加上脸颊上的刀疤,不再是英俊无暇,反而显得冷峻、沧桑,带着几分忧郁之情,更容易让女人动情。

    因为女人天生就有一种对受伤者的怜悯,看到他的疤痕,再联想到他的英雄事迹,足以让世家女子沉醉,当然,事无全例,总也有人不喜欢!

    辰凌走出房间,漫步在花苑之内,三女陪同,脸上都洋溢着几分情意和满足,虽然不能与公子发生关系,但是那一些偶然间的暧昧,也足让她们心生涟漪,想入非非了。

    这时有侍卫快步走入后院,禀告道:“公子,靳少夫人和白家大小姐到府门口了。”

    “哦,是吗?”辰凌顿时露出喜色,最想念的人终于要出现了,焉能不动心?

    “领路!”辰凌轻喝一声,大踏步走出后苑,来到前庭,人还未露面,就听见大厅前的院舍内,传来女子的娇美呼声:“公子回来了吗?在哪里,快带我去见……”

    辰凌正好转出庭廊,一股香风就扑入他的怀内,温柔满怀,他笑道:“再找本公子吗?”

    “公子……”靳若若仰首看到了辰凌,控制不住,哇地哭了起来,用尽全身力气箍住了他的腰肢。

    辰凌也没想到,两者之间,相处时间短,她会如此想念自己,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就是她的天,她的主,她的一切!

    “不哭不哭,我这不是平安地回来了嘛!”辰凌淡淡笑意,拍着佳人粉背,顺势目光往身前瞧去,在他五六步前,婷婷玉立着一位绝色佳人,一身清婉的纱裙,乌黑的秀发用一根白玉簪子挽起,秀项颀长,两道香肩斜斜削下,身姿曼妙,衣带飘风,气质雍容,仿如濯尘世之白莲。

    她的脸庞清丽绝伦,没有半点脂粉的俏脸,挂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凄幽美态,对她有若刀削般充满美感的轮廓线条和冰肌玉肤,倾国倾城的容貌来说,任何一丝一毫的增减,都会破坏这只能出自上天鬼斧神工的月貌花容,而此刻,绝世佳人的眼眸内也噙着泪水,强忍着控制自己,但是与他目光一对,佳人再也控制不住,泪流满面,笑中带泪。

    辰凌看到这一幕,终于无法平静了,虎躯剧震,内心澎湃,似在呐喊:“若溪,我回来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