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781.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48章 夜宴各怀心机

第0348章 夜宴各怀心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武陵君魏钰与百花女苏沐联袂而来,魏公子风度翩翩,一身绸缎长袍,佩戴玉圭,头顶紫金单玉冠,一身贵气逼人,显然最近势力膨胀后,整个人不再像以前那样文质彬彬,相反多出很多的威严和霸气来。

    人的气质,往往都是根据环境和地位,逐渐在改变,一旦走向高峰,势力膨胀,任何人都无法阻拦其野心了。

    苏沐一身绫罗长裙直曳于地,秀项颀长,两道香肩斜斜削下,衣装并不华丽夺目,反而有些淡青色,只有领口袖边有美丽的云纹图案,但是这样服饰更显得她体态轻盈,举止优雅,肌映流霞,娇艳尤绝,顾盼之间,光彩照人。

    她的双足掩在衣袂之下,走动起来就像飘凫在水面上,步态神韵仿佛轻云蔽月,袅袅娜娜,身段曼妙,柔情绰态,难以言表。

    待二人坐好后,厅内大多数男人的目光还在苏沐身上徘徊,心中都在暗赞,此女的多娇与青艳。

    绝代有佳人,姿色如苏沐!

    魏钰环顾大厅,众人纷纷收回目光,变得拘谨起来,目不斜视,道貌岸然。

    “诸位来宾,不论远近,来自哪个诸侯地,进府就是客,今晚之宴,纯是府内小宴,无任何朝政之目的,在场的人,大多与我有交情,或是魏某慕名其才华名气,邀请入府一叙,今晚只畅谈风月,不谈朝政!”

    各国使节、士大夫、客卿、贵族大臣们哑笑起来,气氛变得轻松许多。

    武陵君神秘一笑,说道:“诸位,今晚酒宴席上,有一位当之无愧的主角,他是谁呢?大概大家已经猜到了,他就是近来名声鹊起,惊动六国的大魏英雄辰凌,年仅二十岁,披荆斩棘,带领先锋军,在河东、河西两地数次击败凶横的秦军,使此次合纵大获全胜,五国踏破秦川,扬我中原之气节,压制西戎秦人……”

    众人听得热血激昂,这么多年来,还是首次联军击败了秦兵,打破了秦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辰凌,起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吧。”魏钰微笑着说。

    辰凌站起身来,场内的来宾一起打量着他,待看清他脸上刀疤时候,都不自禁地点了点头,皱了皱眉,这就是战场的残酷,面目被毁,要不然是多么英俊潇洒的青年英雄!

    苏沐美眸又深又黑,顾盼时水灵灵的采芒照耀,眸光也飘到辰凌身上,滴溜溜打了个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孟尝君看到他的时候,目光变得复杂,一闪而没,冷静下来,无喜无忧。

    苏秦看着他的身形,仍有些怔怔出神,应该还是思考‘这人’长相,与他的主君燕王有些酷像,但神似却明显不同。

    魏国大臣显然对他最近大扬魏国雄风,颇有好感,微微点头,投之一笑,以资勉励。

    赵国使节蔺相如看着辰凌,都是年轻一辈,情趣相投,对于他抗击秦国的壮举,很是钦佩,目光流露着敬重之情。

    当然也有一些时节和剑客,看在辰凌的目光中,有冷意,有杀机,有嫉妒,有不服,百味交杂。

    他的成名,自然也得罪了一些人。

    试想辰凌隐隐成为魏国第一青年英雄,魏国高手的象征,在魏国人心目中形象高大,如果能当众将其击败折辱,那么就能不费周折,一跃成为列国最赤手可热的盖世英雄。

    就好比哪个武林高手被尊称为天下第一,随之而来的,就会出现大规模挑战,一旦击败他,就很容易获得第一的名头,很多人甘愿冒险!

    当然这只是一些武者剑手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世人知道,辰凌之所以成名,并不是仅靠武力,而是一种胆识和军事谋略,铤而走险,出其不意,非剑客所能比也!

    “来,诸位,让我们此次合纵的胜利,共同祝公孙相国、辰凌,以及在战场上带兵布阵的各国将领、士卒们,干一杯。”

    “侯爷请!”

    “诸位请——”

    众人举杯,一饮而尽,心中各有存思,一时都不表明,官场之间,明争暗斗,在所难免,尤其是这里有诸侯国的使节,他们的想法,自然会魏国臣子不同。

    魏钰把话题引到五国盟军胜利之上,各国自皆大欢喜,席间问到了苏秦,燕国境况如何了,他为何甘愿留在那苦寒贫瘠之地?

    苏秦道:“我就在燕国,与那里黑土地结下情缘,备受老燕王知遇之恩,托孤辅佐新王,不敢有负王恩,燕国两月前已由二殿下姬职继位,目下正赶往魏国大梁,到时候大家或许能见到其风采。”

    韩国使节韩丹讥笑道:“你们的二殿下,曾在韩国为质,可惜稀疏平常,不论才学和剑术都平平无奇,以此放松警惕,想不到竟偷偷溜回了燕国……”

    他本来要讥讽姬职没有才学,即使作为国君也是一个庸君,而且使小手段逃跑,没有道义和礼节,但是在场一些士子人物,却理解成姬职颇有些智慧,懂得明哲保身,金蝉脱壳,反而骗过韩人防卫,看来韩人是有些愚蠢。

    有些策士客卿嘴角溢出冷笑,却是笑韩国使节没心智,韩丹看到诸人表情,则以为这些人也在讥笑燕国新王,沾沾自喜起来。

    苏秦羞于与这种人辩解,自降身份,于是也就默然不说了,吹捧夸大燕国的国君,对燕国并没有好处,燕国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最好让诸国都忽视掉燕王的存在,放松对燕国的压制和封锁,才是最好的外交局面。

    酒过三巡,有人提议席间比剑助兴,自然有五阶、六阶剑手向辰凌挑衅约战,但是辰凌以伤势尚未复原为由,拒绝出战,使席间一些游侠剑客讥笑,认为他怕战败声名受损。

    但也有一些人知道内幕,这辰凌比之前还要厉害了,城外一战,一人斩杀武者数十人,其中不乏六阶武者,他的实力,至少是六阶中的佼佼者。

    魏钰此时正器重辰凌时候,自然不想看到他受窘,出言道:“辰将军远途跋涉,一路逃亡,在城外又受到了伏击,如果援军再晚到一会儿,恐怕会致命了,因此这些日子,他都无法出手了,七国会盟期间,只能由魏国其它剑手参与比赛,与五国竞技了。”

    此言一出,有些人自然失望了,因为七国会盟,五个胜利国是主角,魏王好事之人,就打算会盟期间举办一次剑术竞技赛,由五国剑客参战,角逐出前三名来,重金封赏,同时名动战国。

    此事一经传出,天下剑客游侠就坐不住了,纷纷投效五国权贵之中,打算借此获得名额,参与此次的剑术竞赛,这是出名的最好途径,场上看赛的人,有战国七雄的国君,一旦表现出色,立即会被这些国君吸纳,封将高爵,再容易不过了。

    因此,大梁城一时涌现了不少各地的第一剑手,还有隐世的一些剑手,都来角逐名额,有的为了观赛,风起云涌,龙蛇混杂,热闹非凡,一些幕后推手,都认为辰凌或许会被魏王推出比赛,这是最佳废掉他的机会,以此打破魏国英雄的形象。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