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783.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49章 卿本佳人

第0349章 卿本佳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晚宴持续了一个时辰,气氛还算融洽,围绕起即将到来的七雄会盟大事件,发表一些看法,这件是近些年来罕见的诸侯会盟,七大战国诸侯王同时到齐,商谈战国局势,这无疑是一次改变历史走向的大事。

    温文尔雅的苏沐,也开口了,问向辰凌:“辰将军在前线时候,孤军深入,当时是否曾顾忌过自己处境,毕竟身陷九死一生的境地,是什么支持你敢如此出兵?”

    辰凌苦笑道:“如果我说不怕死,那是假话,人活一世,谁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只是身份军人,自然有我的责任和使命,在战场上,勇往无前,以完成任务为天职,马革裹尸,在所不惜。”

    他的话说完,不少人都被辰凌的话中流露出舍生忘死的军人气息,激荡热血,莫名跟着澎湃起来。

    苏沐又问道:“你在河西边疆,一战成名,历尽重重危难,终于活着走回大梁城,有什么感触呢?”

    辰凌很奇怪对方的问题,直问人心,但是这一刻,也没有多想,只是轻轻一叹:“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确,能活着回来,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运了,世人只看到的那一场战绩,可有人知道我身边战死的无数兄弟?你能体会吗?”

    苏沐黑白分明而又带着朦朦胧胧的眸子,与他直视着,很意外他会如此作答,本以为他会骄傲炫耀一番,或者谦虚伪善作答,或是冠冕堂皇敷衍一下,没想到他这样一个铁血男儿,说出如此的柔情的话来。

    对于男人来说,柔软的话,感到一种气势衰减,对于女人来说,铁血柔情却是一种魅力。

    苏沐不再发问了,只在心里默念着“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十四个字,深有感触。

    酒席接近尾声,在众人的力邀下,让名姬奏歌一曲,聆听仙音,不枉此行。

    苏沐使人捧来锦弦长筝,玉手挑弄筝弦,发出叮咚几声悦耳响声,挑拨人的心弦。

    佳人露出一丝如鲜花盛放,阳光破开乌云的笑意,登时驱走脸土令人心碎的哀思愁绪,娇憨地道:“如此,苏沐就却之不恭了。”

    苏沐微低螓首,全身投入,美丽极品的侧脸轮廓,堪为人间绝色,纤指拨弄弦丝,姿态美得不可方物,难怪艳名远播,实在是动人至极。

    “铮铮……叮叮咚咚……”

    悠扬的筝曲奏起,又清淡的旷外玄音,逐渐注入情感和心神,越来越引发听众的共鸣。

    变幻丰富的筝音,从她周围,像是一朵朵鲜花般绽放开来,散发着一缕缕淡淡的香气,让人一下子忘记烦恼,感受着百花争艳,吐芳清美。

    高亢昂扬处,仿如在九天之外,隐隐传来;低洄处,则若沉潜渊海,深不可触。

    筝曲像命运般紧缠听众的心神,每个音符都深烙心底,音与音间的衔接有如天成,绝无丝毫瑕疵,不顾苏沐并没有唱出诗经之词,像她这等身份的名姬,弹奏一曲已经很给面子了,开口清唱,只能留在七雄会盟上,唱给诸侯王听。

    辰凌不知她吹的是什么曲调,只知她的筝技达到了很高的化境,情致缠绵,如泣如诉,不由自主被吸引其中,曲调最后,转为哀伤,似乎像是同情那些金戈铁马下的无情尸骨,将士血枯,远方家人在血泣。

    一曲奏完,众人这才恍过神来,纷纷赞美,一片喝彩声,连孟尝君、苏秦、公孙衍、蔺相如这些名士也都衷心称赞。

    过一会儿,苏沐却借身体状态不佳,提前离席,临走前,瞥了辰凌一眼,意味深远,虽不是含有情意,但也另眼相看,本以为他就是个勇将,今晚之语,看到了他的另一面。

    众人又喝了几轮,天近中夜,有些人也开始离席,辰凌被侯府一些客卿热情敬酒,不得不喝,应酬一多,酒量也高了。

    等到散席之时,辰凌有些头重脚轻了,毕竟尚未到七阶武者,不能以先天之气化解酒劲于虚无,因此这些佳酿,还是让他醉了。

    魏钰靠近辰凌道:“辰将军,今晚就不要回府了,留在侯府宿夜吧。”

    辰凌心中知晓,这是魏钰借机拉拢他,做个世人看,让大梁的人都知道,他留宿在侯府,关系依然牢不可破,因此辰凌没有点破,微微点头:“那就叨扰侯爷了。”

    魏钰见他爽快答应下来,并没犹豫,哈哈一笑,借着酒劲,舌头也有些大了:“好,辰凌,你一直都是侯府的人,客套什么,尽管分出了府宅,但这还是你的家,今晚绝对让你享尽艳福,爽到家……哈哈……”

    公孙衍、苏秦等人先后辞别,宴席接近尾声,走得七七八八,婢女们已经入席开始收拾残羹冷炙,杯鼎器具了。

    辰凌被两名俏丽的侍女扶去中庭另一个院落,里面楼阁成群,是客卿们住宿下榻之所。

    走到林荫间,两名侍女也不老实,素手伸入辰凌衣襟内,摩擦轻抚,在耳边吐气如兰道:“辰将军好生威武,声名远播,成了大魏英雄,不知婢子可有幸讨得一欢之快?”

    另一个侍女直接垫着脚尖,在他有刀疤的一侧脸颊舔了几下,娇憨道:“这里的疤痕,真是越看越有味道,充满男儿霸气。”

    辰凌半醉半醒之间,哪容如此被玩亵?他两只手臂绕过香肩,直接抓住二女胸前的酥乳,用力一捏,威胁道:“都老实点,不然老子就地把你们正法了。”

    二女不依,一阵撒娇声,就这样,三人来到一间静谧优雅的楼阁上,环境古殿,布景别致,盆栽吐艳,室内一缕清香。

    两位侍女没敢真的玩过火,除去辰凌外衣后,退出了房间。

    毕竟他是侯爷身前的大红人,她们的地位只比普通的婢女高一点,不必做一些粗活,基本都是服侍人的,在没有侯爷的许可,也不敢私自向入府‘大人物’献殷勤。

    辰凌躺在床榻上,被褥崭新,丝绸软料,很是舒服,回想今晚应酬,意义并不大,反而壮大了魏公子的声势,让大梁人都知道,他辰凌依然归属魏侯爷,陷入诸王子之争的泥潭,魏国太子,还有其他王子,恐怕也把自己视为仇敌了。

    很多势力欲除掉魏侯爷,肯定先锁定他辰凌,因为都认为拔掉左膀右臂,就会削减难度,无疑使他成为众矢之的,一时魏国内外,很多势力集团都会对他不利,处境尴尬,如履薄冰。

    “世上有些人把我当猎物,我又何尝不是把世人当做棋子?最后谁吃掉谁,还不好说呢。”辰凌并不担心,因为有燕王这一身份,等于掌握一张王牌,进退自如,睥睨诸侯!

    “吱呀——”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走入两个女子,步履轻盈,绕过了屏风,来到内轩,辰凌坐起身子,凝神望去,见到床榻前数米处,盈盈俏丽着两个女子,样貌极美,而且是一对姊妹花,青丝披肩,琼鼻挺翘,红唇润泽,贝齿如玉,身材高挑,玲珑曲线的美感十足,绫罗丝质的长裙紧身下,隐隐可见衣内的风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