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790.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53章 故友叙旧

第0353章 故友叙旧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当前训斥一番侍女,心中也是希望她们能摆脱娇气,在乱世中,有所用处,否则有朝一日就要被当成炮灰牺牲掉,那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他虽然一个身份是燕国新王,但却不能公众于世,即使心爱的女人,暂时也不到揭开身份的时候,何况这些侍女,没有深厚的感情,没有夫妻之实,让他感到两难,丢弃也不是,带走也不是,只能培养一番,日后看她们的成长。

    这些少女各个貌美如花,洋溢着青春的气息,都穿着武士服,紧绷着娇美的身子,淡装轻粉,古典清丽美感,让人看着养眼,但辰凌却忽视掉这些,讲究实用的价值。

    波大无脑,都是一群花瓶,在乱世有什么用?自己要培养,先从剑术和武功传授,然后经商、算术、史略引导一下,日后争取派入各行业中,成为自己得力亲信。

    靳若若在旁轻轻道:“公子,我们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以后一定加倍训练……”

    霍冬儿诸女一起半跪下来,唯唯诺诺道:“公子,我们都会加倍努力的,不要赶我们走……”

    辰凌见这些女子芳容失色,心中不忍,轻叹道:“都起来吧,记得你们从此是辰府一份子,洗去铅华,放开枷锁,真正融入我辰家,严格要求自己,争取日后为本公子分忧,这里将是你们永久温暖的家。”

    “公子……”诸女闻言心中一酸,泪流双颊。

    就在这时,有侍卫进西厢院禀告:“公子,郑安平大人登府求见。”

    “郑安平?”辰凌想起是谁了,答道:“请郑大人入府,我在前院客厅见他。”

    “喏!”带剑侍卫转身去府门口接人去了。

    辰凌对着霍冬儿她们道:“今天早晨就练到这吧,晚上继续,派人去客厅沏茗。”

    “是!”诸女一福身,倩影挪动,各自散开。

    辰凌走到前院,步入客厅内,顷刻,郑安平就被侍卫引带进来。

    “辰将军,你终于回来了。”

    “郑兄,时隔半年,你我又重逢了。”

    郑安平感受辰凌依旧如往昔的近乎,并不因为此时功高盖世而丝毫傲慢,心中暗赞,情绪激动起来,笑着道:“我们这帮兄弟,虽在大梁城,但是每日都在谈论辰贤弟的英武风姿,直到前线大捷不断传来,我们既为辰贤弟高兴,建立不世功勋,又为贤弟安危担心。”

    他这几句话,虽然有些套近乎,拍马屁的嫌疑,但也直接表明心迹,因为辰凌与他们一些士子有交情,这里面他的爵位官职最大,很快就要成为魏国的红人了,与他走得近,对仕途自然大有好处。

    辰凌淡淡一笑道:“范雎他们几个还好吗?”

    郑安平见他提及这帮伙计,摇头叹道:“现在大梁水很深,我们夹在诸子争乱之间,没有派系,仕途艰难,这段子太子不断施压,范雎他们几个在一些士大夫府上全都被冷遇或刁难了,得知辰贤弟平安归来,我们都高兴坏了。”

    辰凌自然听出其中话意,他们这些人因为天香楼,与他走得过近,还被他直接调走几人,成为前线的幕僚策士,太子怀恨在心,对那些与他同席对饮过酒的客卿,暗中追究其府上大夫责任,一些士大夫不敢开罪太子,但有不敢明着处置了客卿,让武陵君魏钰的派系敌对,因此都选择冷漠这些客卿,给了一些闲职,郁郁不得志。

    这就是仕途官场,步步如履薄冰,牵扯了太子与魏公子之间争权,朝中贵族门阀都在观望,生怕站错队,使家族遭受灭顶之灾。

    “尚方俊、庞淮、朱泽尧他们前几日来信了,说在军营做军务司马,参录军,策士等,感到有了用武之地,边塞的确是锻炼人的地方,字里行间,慷慨沉雄,充满一股悲凉萧肃之气。”郑安平感慨道。

    辰凌摇头苦笑道:“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在边塞驻军,整日杀伐征战,能有多大意思,看来你们在士大夫府邸任职做客卿,太过平淡了,如果有机会,我把你们几个饮酒兄弟都要过来,为我打理一些事,等再出征,把你们也带上去边塞走一番。”

    “当真?”郑安平流露出一丝喜色,其实他来府上,也是为了重温旧故之交,看看辰凌建功立业之后,还是否真诚待见这些昔日朋友。

    “只要你们不担心我的此时身份敏感,日后招惹一身麻烦就行。”辰凌淡笑道。

    郑安平也明白,辰凌目前红极一时,是武陵君魏钰左膀右臂,这样一来,就与太子一方形成对立,而且各诸侯的一些大势力,可能也会密切关注他的举动,有利有弊。

    但是出任仕途,很难能保持中立,左右不问政事,能轰轰烈烈,为侯为相,风光无限,总比默默无闻,生老病死无人问津要好,战国时代的策士,哪一个不激进,不渴望顶天立地做一番大事?

    “郑兄,有时间把通知一下大家,这两日出来聚聚。”

    “呵呵,想到一块去了,我今日登门拜访,就是为了请辰贤弟入宴的,愚兄在天香楼备下一桌宴席,为贤弟接风洗尘,同时叙旧一番,范雎他们几个也都很想见你。”

    辰凌其实也在想范雎,这可是关系到战国时代,秦国崛起强大的关键人物,一定要把握住,决不能让他去秦,否则秦国还会按着历史发展的轨迹那样,继续在西方强大。

    虽然辰凌他回到战国后,在魏秦几场大战上起到了决胜作用,表面上让秦国屡遭失败,与历史发生了些许偏离,但是秦武王死去,秦昭王登基,依旧还是历史的发展轨迹,他并没有真正改变大局方向。

    甚至连七雄会盟,在历史上虽然没有发生,但是七国吞并周围小国,也是在这段时期发生的,只是没这么凑巧而已,可见一个人的力量,在面对整个历史宏伟卷轴的时候,并不起着决定作用。

    时势造英雄,是历史创造了英雄,而不是英雄创造历史!

    过度夸大英雄在历史中的作用,并不是唯物客观主义思想。

    但辰凌并没气馁和妥协,因为他相信蝴蝶效应,历史规律是无法改变的,但只要把握这条规律,一步步引导,同样会按着新的方向去发展,只不过时间漫长一些,不是一撮而就的事。

    这与社会背景,风俗文化,各**力财力,外交政策,内部改革等等,都有很大关系。

    二人叙旧半个时辰,等送走了郑安平,辰凌回客厅后尚未坐稳,一名侍卫又来禀告:“公子,洛语嫣洛才女,带人登门拜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