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801.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59章 曳裾侯门的寒士

第0359章 曳裾侯门的寒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留下诸女在别院继续依词作曲,他则坐着马车驰回大梁王城内,因为今晚他还有一场晚宴,与郑安平一些文士在天香楼聚会。

    回到内城时,天色已经要暗淡下来,城门开始关闭,为了保证内城的安全,毕竟内城与外郭隔着好七八里路,国士乡野间,与城内士大夫,身份有区别,夜里关闭出入内层的资格,只有王令才能出夜城。

    赶在天黑前入城,辰凌回到府内临时更换了一身锦袍,发髻上扎着一方淡蓝丝巾,剑眉星目,鼻如悬胆,行走间气质从容,要不是脸上有显眼的刀疤,当得‘英俊帅气’四字。

    荆鹏和叶羽挑选了二十四个身手矫健的部下,正在庭前静静地等待,一个个身形挺拔的象钉子似的,唯有他们身上的兵器,在星光下闪烁着隐约的寒光。

    “天香楼附近,安排好人手没?”

    “回公子,都安插好了,咱们星辰阁派出一些探子,在城内正四处打探信息,一旦发现有对公子不利的动向,立即会回报的。”荆鹏说道。

    星辰阁,是辰凌临时起的一个商会名字,除了运转辰家目前一些生意,与白家营盘的往来,还有向各地贸易经常的马队、分会等,顺便搜集一些情报信息,机构已经运转半年了,在大梁站住了脚。

    “出发吧!”辰凌微微点头,登上了青铜轺车,赶往天香楼。

    南街内河两畔,酒肆林立,青花楼栈多不胜数,此时高挂灯笼,胭脂粉色,飘着丝竹乐声,和男女欢笑的声音。

    宽阔的河面上,波光粼粼,春风送暖,游人夜乘,画舫如梭,不少王侯贵公子,以及各国时节、一些下山的游侠,各地名士贤者,也都聚集在大梁凑热闹,风雅花月,酒气飘香。

    辰凌通过车窗,看到外面歌舞升平的景象,轻轻一叹,比他半年前来时,还要繁华不少,只不过,这种繁华景象,很快就会被战争纷乱的烟雾包裹住,五国伐卫宋鲁越中山等五小国,遍地烽烟,天下共苦。

    当辰凌的车马停在天香楼外时,郑安平、范雎、蒋捷三人正在楼门口外等候,见到他下车,三人迎了上去。

    “辰将军!”

    “欢迎辰将军凯旋归来呀……”

    三人与辰凌客套一番,对他在沙场表现,都感到自豪,衷心称赞。

    “其他人都来了吗?”

    “都在楼上恭候辰将军呢,请上楼入席吧。”郑安平笑容可掬,因为宴席是他办的,能把魏国当红的辰将军请来,足以给他大面子了。

    “好,上楼,今晚与大伙热闹热闹。”辰凌微笑着说。

    辰凌的身影一出现,天香楼内一些游士、大夫认出了辰凌,交头接耳热谈起来,这股风声一下传开,楼内顿时炸开了。

    “什么,那个就是辰凌辰将军?”

    “就是那个魏国先锋官,大破秦军的无敌小将军?”

    “他脸上有疤痕,难道在战场上伤的?可惜了,一副俊面孔。”

    “那可惜什么,一战成名,天下皆知,尽管伤了脸孔,但是更有男人气势了。”

    人们议论纷纷,赏乐的、听曲的、搂美的一时都停滞下来,开始议论起辰凌来,有的士大夫、文士竟站起身来,向辰凌拱手道:“辰将军,恭喜回城,凯旋归来……”

    “恭喜辰将军,凯旋回城,大破秦军……”

    “大魏长盛不衰!”

    一片欢呼声,几乎都是魏国的士子、大夫、幕僚、侠客在热捧,侍女和歌姬们,也都放亮眼眸,不断朝他放电传情。

    辰凌向众人挥手示意,拱手一笑道:“各位父老大夫,承蒙关心,辰凌一切安好,无须挂怀,请继续享乐。”

    打完招呼,辰凌跟着郑安平、范雎三人上了二楼,当然在一搂大厅中,也有一些人的目光,充满敌意,甚至杀意,因为辰凌感受到了数道犀利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打量,还有高手在二楼雅间内透出了冷光在窥视他。

    “大梁城鱼龙混杂,十大圣地不知都派了那些青年才俊下山,还有一些隐世豪门弟子、游侠剑客云集,肯定有不少剑手在打我的主意吧?”辰凌心如明镜,这个时期,即使没有诸侯国之间的利益,也有不少剑手欲挑战他,能一战成名。

    走入雅间,郑安平相邀的朋友们都起身,向辰凌施礼,无论对方的爵位,还是赫赫战功,都让诸人肃然起敬。

    “诸位大夫,请入座,不必虚礼。”

    郑安平让辰凌坐在桌席的正位主客,他和范雎两人分作两旁陪同,蒋捷坐在门口主陪位,席间除了他三人外,还有七八个人,不是浪迹江湖、寄食诸侯的游士,就是曳裾侯门、做门客幕僚,但基本都是布衣寒士,没有爵位在身。

    有几位上一场聚会,曾出现过,还有五人,是新面孔,朴素的长衣,文人的瘦弱气质。

    郑安平率先开口道:“辰将军,略备浅薄酒席,为将军接风洗尘,昨晚虽知你在王府已经受一干大臣接待,但我们这些草芥书生,真心在此,为兄弟庆贺。”

    辰凌淡笑道:“别叫我将军了,一听就要出去打仗的样子,我才刚死里逃生回来,还是直接唤我辰凌吧。”

    范雎在旁道:“那我们都叫你辰公子吧,这样自然一些。”

    辰凌略微点头道:“好吧,一晃半年不见,各位可都安好?”

    这些寒士脸色都略显尴尬,因为他们没有关系,根本没有机会迈入魏国仕途圈内,只能寄居一些权贵大夫府上,充当食客幕僚,一般时候,没有什么大事出现,也用不上献计出策,只能陪府主吃吃喝喝,观赏歌舞,起草一些文书而已,都觉得没有用武之地。

    “一介布衣,不能挂剑驰骋疆场,出谋划策,纵横捭阖,整日弄墨写骈赋,都快没了志向……”一人感慨,余人附和,那种文人无病苦吟式的抒发。

    蒋捷则叹道:“前日尚方俊、庞淮、朱泽尧在前线来了书信,写赋唱咏边塞,大破秦戎,壮我魏风,让人羡煞不已,战国大势将到,男儿真当有所作为,出将入相,纵马长歌。”

    辰凌心中偷笑,文人的豪情又来了,他越来越发现,这些文人志士,墨客儒生,读过几年经史书籍,往往自诩乾坤大才,抒发豪情壮志。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郁郁不得志,其实都跟他们自身那些清高自傲有关,有文采的诗人才子,不一定适合政治、外交、军事!

    这也是历史上为何许多才华横溢的诗人,却往往都是出任小职,而且刚入仕途几年就被罢免流放,愤愤不平,怪朝廷不识人才,其实他们本身就不适合从政,缺乏变通,自诩高才,书生误国,当不得大任,只有兼通诸家,讲究学术实用派的士子,才能脱离书本和子经书籍,懂得治世为官之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