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821.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71章 驭人之道

第0371章 驭人之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白若溪酒劲上涌,浑身燥热,借着甜蜜气氛,扬言辰凌若折了赛诗会的桂冠,那晚就会放开情怀,陪君倾倒,恣意爱怜……

    辰凌正在兴头,闻言一惊,心想自己这块料,背些脍炙人口的名作还行,应景作诗,只怕够呛做来,折赛诗桂冠只怕没谱,还不如趁此良辰美景,先与佳人重温颠鸾倒凤之好,这比较实际。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若溪,择日不如撞日,大好光阴,不如我们回房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如何?”

    白若溪脸如酡红,连雪白的脖颈也染着绯红,水灵灵地大眼睛扑闪扑闪,故作不知道:“回房里,能做什么有意义的事?”

    辰凌哈哈一笑,站起身来,拎起壶里的残酒,咕咚咕咚,灌入口中,一抹嘴巴,豪情万丈,爽朗不羁,充满一股男人的豪气,伸臂一手搂住白若溪的蛮腰,另一手揽住腿弯处,拦腰抱起。

    “啊……”白若溪一声惊呼,羞喜交加,翻了他一眼,本要推脱拒绝,但是彼此身体刚一接触,也不知是酒劲散发的热量,还是内心火热,一股灼烫感在肤肌接触的地方,传荡着美妙感觉。

    “凌哥,你要干什么?”

    “回房歇息一小会儿,有些倦意了,顺便重温一下若溪的香闺。”

    “讨厌,快放人家下来,会让仆人看见的……”

    辰凌丝毫不理,直到走到花圃园门口时,才把白大小姐放下来,看的守在门口的丫鬟晴秀儿目瞪口呆,惊疑不定。

    白若溪落地后,面红耳赤,发鬓紊乱,迅速整理一下衣襟,红着脸,却又板出大小姐神态,对着晴秀道:“我和辰将军回房商量些事,如果大匠师到来,留在客厅等候。”

    “是,大小姐。”

    白若溪步履脱尘,盈盈走向一片阁楼的庭院,林荫优雅,院落秀美,这个西厢院落,正是白大小姐独立的小院。

    院内外都有侍女伫立,白若溪脸色恢复一家之主的本色,所有侍女、家将见到大小姐,都客气恭敬地施礼,自由一副威严。

    辰凌走在后面,看到白若溪摆脱刚才娇妇春情的样子,瞬间摇身一变,成了偌大家族的掌政人,上下所有人见到大小姐,面色恭敬,唯唯诺诺,既敬畏,又倾慕,破懂驭下之道。

    白大小姐与辰凌一前一后走入静雅清幽的西厢院,阁楼优美,花丛飘香,这里属于二人的世界。

    走上了阁楼,辰凌故地重游,感慨万千,一进房,迫不及待一头栽在床榻香褥上,伸了个大懒腰,无限畅想道:“什么时候可以长住在此不走啊?”

    白若溪看到举动滑稽,噗嗤一笑,冰霜的家主威严,一下子瓦解了,取而代之的又是刚才对酌时的风情,恋爱中的女子味道。

    越是这样,越让辰凌大感刺激,征服小鸟依人的柔弱女子,没有多大挑战和兴致,相反这种掌权的千金大小姐,睿智、有主见,深谋远虑,精通驭人之术,在人面前,都是冰美人的威严神态,却让任何男人都垂涎,以此为征服目标。

    辰凌坐起身,看着白若溪笑着道:“大小姐,看来家将仆人都很敬怕你,连贴身丫鬟都不敢多开玩笑呢。”

    白若溪轻叹道:“我这几年成为白家之主,掌管一家大权,一切都要掌权者的姿态,忠仆就能纵容吗?要知道,我身边的丫鬟侍女可不是奴婢,如果和她们没有尊卑之分,就会让她们产生不该有的**,骄慢起来。”

    “过分纵容,随着她们心气越来越高,可是再怎么宠爱她们,器重她们,也不可能把主子的一切与她们分享,又纵容了她们的野心,奴婢们就会心生怨恚,驭下之道,必须恩威并重,让属下奴仆感激你的奖赏,敬畏的你权柄,有尊卑之分,才能稳住仆人的心性。”

    “人心难足,欲壑难填,得陇望蜀,得石望川者,乃人之天性,如果不懂驭人之术,本身又拥有很大的权势,这是极危险的事,忠仆也会逐渐胆大包天,为所欲为,变成凶狠的狼,早晚咬主子一口。”

    白若溪侃侃而谈,颇有体会,毕竟一个女孩子,十五岁开始接管家族,一步步走过,备受煎熬,磨练心性,看清奴仆之间的关系,同时世俗冷暖,权势威严,也都深有感触。

    辰凌听了之后,不停点头,没想到若溪她对管理驭人方面如此精善,再想到她的身世和地位,不由肃然起敬,也能料想这些年,她受到的委屈和艰难。

    “若溪,这几年,苦了你!”

    白若溪刚才还振振有词,听到心爱的男人温柔一语,多年来的委屈似乎一下子升腾上来,今日终于可以对着一位最信任、最深爱的人,发泄一通了。

    眼泪夺眶而出,扑入辰凌怀内大哭起来,弄得后者都吓了一跳,赶紧双手齐出,一只手搂腰,一只手轻拍大小姐香肩粉背,安慰几句。

    “若溪,以后有我在,一定会照顾好你,不让你受任何委屈……”

    过了一会儿,白若溪发泄完毕,抹了抹泪痕,破涕为笑,舒心道:“真是痛快,哭完了,好受多了,这些年,强忍着泪水,生怕别人看到我脆弱的一面,各地奔波,经营运商,管理账目等,也幸亏遇见了凌哥,通过一系列新奇产品,垄断市场,开拓品牌,白家的难关已经撑过来了。

    “大半年的销售额,足足赶上了过去三年分会报上来的账目总额,一些投靠旁系白夜羽的长老也转变太多,纷纷支持了我,现在只有一些旁系顽固势力,和一些小分会而已,对白家构不成多大威胁了,用不了几年,就能把那些旁系机构逐渐收购取缔。”

    “那就好,等我辰家也壮大之后,咱们强强联合,将来生了孩子,分别继承两个家业,横扫其它商贾世家……”

    白若溪被他逗乐了,脸颊微红,横他一眼道:“说什么呢,什么孩子呀?”

    “呵呵,将来娶了你,难道不为夫君生孩子啊,而且只生一个还不行,若溪这么聪明,多生几个猴精猴精的,准都是奸商,去各国做生意,日后独霸天下,唯我独商!”辰凌嬉皮笑脸说道。

    “哎呀,你这是挖苦我呀,谁是奸商,你才生猴子呢!”白若溪顿时变成了小母老虎,不依不饶与辰凌闹在一起。

    打情骂俏,嬉笑一番,辰凌开始抽下白若溪的腰带,解开裾群,除去了内衫亵裤,那**地眩人双目的美丽**,在透过粉色床幔的光束下,闪耀着水一般柔润的光泽,娇躯微微举动间,那光晕就像水一般流淌,又象在灯下把玩一方美玉似的感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