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826.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74章 恩怨情未了

第0374章 恩怨情未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赢珂儿面带怒色,扬手就给了辰凌一个耳光,以后者的身手,在未提防的前提下,也能通过本能反应躲闪,但是这一刻却未挪动,受实了这一巴掌。

    因为从辰凌刚才见到她的那一幕,就有些内疚,毕竟秦武王的死,与他有着直接的关系,血浓于水,毕竟是她的兄长,杀兄之仇,不可谓不深。

    辰凌搂着程素儿,怀内小妻子能平安来到魏国,出现在他面前,依偎怀里,这与赢珂儿的保护也有很大关系,任何一方面,使得辰凌都没有理由躲闪。

    赢珂儿瞪着辰凌,像极了一匹狂野的胭脂马,不所羁绊,对着他质问连连:“我王兄是不是被你害死的?你下手为什么这么狠?他与你无冤无仇……”

    辰凌正视着赢珂儿,只说了一句:“我有的选择吗?”

    赢珂儿被他一句话弄愣住了,他是谁?魏国的先锋将军,当时秦与五国交战,他带兵偷袭入西秦边陲之地,纵火烧栎阳,然后伏击秦王部队,可是这些,他只是奉命行事,又有何选择呢?

    “我是一名军人,魏国的将领,上战场不是杀敌,就是被杀,两国交兵,各为其主,古来如此,这是我们军人的铁血职责!”

    辰凌说的铿锵有力,坦率直爽,他的确与秦武王无仇恨,甚至还有亲戚,但是在那个节骨眼儿上,他若不成功,不但五国伐秦会失利,连他也会葬身在河西战场。

    程素儿这半年来与赢珂儿相依为伴,在山谷内一待就是几个月,后来大雪初融,她们从山谷走出来,回到咸阳,得知了五国大军战胜秦军的消息,而秦武王赢荡也重伤未愈,昏迷煎熬一阵子,不久前,撒手人寰了。

    赢珂儿得知真相,打击不小,一边是自己亲哥哥,一边是自己爱慕的男子,让她陷入矛盾之中,一直困扰着自己,她想到多种见面时候,将会如何质问、报复。

    可此时,一巴掌打过,听到对方的言辞,再看到辰凌脸上触目惊心的疤痕,让这倔强坚强的赢珂儿,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

    既是报仇无望,想念自幼一起长大的哥哥,心生愧疚,又是对辰凌又气恼仇恨,又心疼委屈,一时间,百味交杂,使得这个原本活泼开朗的少女,瞬间变成了幽艾怨女。

    程素儿一边心疼自己的男人,抚着脸颊,一边对赢珂儿劝慰道:“公主,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切莫太过悲伤,征战疆场,生死在所难免,况且秦国元气未伤,相公他,身为魏国将领,都是奉公办事,职责所在,实不能把罪责都担在他身上……”

    赢珂儿哭了好一阵,心情舒畅不少,抹了抹泪角,幽幽道:“姐姐已经到家了,我也该走了。”

    “公主,这就要走吗?不多待一会儿。”素儿问道。

    赢珂儿秋目横了辰凌一眼,轻轻一叹,摇头苦笑,她留下,还有什么意义吗?辰凌已经是秦国的举国之敌,她身为公主,也不好在这个时候,与他亲昵接触。

    “我走了……”这句话像是跟素儿说,也像是在跟辰凌说,赢珂儿坚定迈步离开,尽管她也很想像素儿那样,投入那个人的怀抱。

    辰凌看着赢珂儿,一时也不知如何挽留,叹道:“珂儿,什么时候想来,辰家大门会一直为你敞开着。”

    赢珂儿闻言身子一颤,强忍着泪水和思念,不敢正眼与他接触,不然她真怕自己没有勇气和毅力离开这间客厅了。

    “我恨你!”赢珂儿冷淡说了一句,毅然诀别,盈步走出大厅,出了辰府大门。

    直到赢珂儿上了马车,离开了辰府,才撩开了车帘,忍不住望着辰家府邸的方位,失声痛哭:“辰大哥,我恨你,但也想你,可是,秦国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赞同我们交往的,我们,不可能了……”

    辰凌拥美来到睡寝的房间,问着素儿这半年来的处境。

    程素儿一边为了揉着脸颊,一边讲述了这段日子在秦国咸阳的生活点滴。

    “新秦王果然是赢稷,协同几位文武重臣来到了大梁,七雄国君,来一次集体大会晤,真是历史罕见啊,战国一大盛事!”

    辰凌感慨无限,这次真是战国变革时期,卫、宋、鲁、中山、越等小国的命运,就要改变了,算算时间,跟历史上的趋势也差不多,当七大大国逐一吞并了周围小国,没有了缓冲带,变成七雄正面交锋,也为强国统一天下扫清一道障碍。

    “相公,你脸上的伤疤?”程素儿皱着眉头,心疼地道。

    辰凌摇头笑道:“没关系,能活着回到大梁城,就算捡了一条命。”

    “可是破相了呢,影响相公的英伟丰姿。”

    “我又不是女人,在乎这容貌作甚?”辰凌搂着素儿,笑着说道。

    程素儿侧着螓首,忽然道:“相公,我一定会找到法子,把这道疤痕去掉的,让我好好看看伤口……”

    “别!”辰凌闻言一惊,让这小医仙一看,还不马上露出破绽来,我就是为了让世人区分他与‘燕王’的明显不同,才弄上疤痕的,至少大会期间,当所有人在会盟场地看到‘新燕王’,与他同一时间出现,有明显的差别,不会让人联想什么。

    程素儿愕然道:“怎么了,相公?”

    辰凌道:“没事,嘿嘿,半年不见了,好想你,先别讨论这个刀疤了,过些日子会渐渐好的,素儿,还没吃饭吧,我吩咐厨子备好酒菜,今晚团聚了,咱们好好庆祝一下。”

    程素儿微微点头,腻在相公身上,不肯松开,自从相识以来,聚少离多,日夜担惊受怕,这回总算团聚了,有了自己的家。

    这时有侍卫在门外禀告:“公子,淳于先生来了。”

    辰凌一听是荆鹏的声音,他说淳于先生,自然指的是淳于臻了,燕国使团终于也到大梁城外了。

    “知道了。”辰凌起身,对着程素儿道:“素儿,有客来到,我去应酬一下,一会吩咐丫鬟过来伺候,你先洗个澡,解解乏,然后回房等我,共进晚膳。”

    “好的,相公。”程素儿很乖地答应。

    辰凌亲了一下玉人额头,微微一笑,转身走出了房间,让荆鹏把淳于臻领到后院书房,他又吩咐两名丫鬟过来伺候,准备酒菜,安排好后,走向书房密室,要与淳于臻仔细交代一番,如何进行下一步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