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844.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83章 念君别

第0383章 念君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当晚就住在了辰府别院,欣赏一番歌舞,亲身为数百精锐武卒和两千家兵讲解一番拳术和格斗技巧,又查侧院看了一下纺织、制香水的厂房等,略有心得,回到书房内,继续绘制一些新东西。

    如今铁质还不成熟,机械标准件等,都没有明确行规,螺纹螺杆等知识,也没有形成系统理论,要制作蒸汽机,原理简单,但是需要活塞等组件,至少活塞需要橡胶件,目前战国就没有成型。

    橡胶类原料主要楚国,甚至岭南之地,如何提纯制作密封件,这些他并不清楚,至于蒸汽机原理,还是他在古武家庭,少年练武闲暇之余,对机械知识好奇时翻阅的,没有亲手组建,只记住了基本的框架。

    比如它的结构,还包括分离式冷凝器、汽缸外设置绝热层、用油润滑活塞、行星式齿轮、平行运动连杆机构、离心式调速器、节气阀、压力计……

    这些暂时还无法制造出来,辰凌也不会过于期盼,但是他要在燕国逐步开展一系列改革,其中包括工商业、货币流通这一块,他有自己的见解,不会完全按照战国时代进行。

    “公子,还在看书吗?”靳若若走入书房,为辰凌端来一壶热茗。

    辰凌看着靳若若,清丽可人,尽管与白若溪她们红颜榜绝色美女比起来,算不上多出众,但也是千里挑一的小美人,乖巧听话,楚楚怜人。

    “若若,这几日辛苦你了。”

    “能为公子办事分忧,若若再苦都高兴。”靳若若真挚激动地说道。

    辰凌静静地看着她,再想到逝去的红颜霍怡儿,心中颇有感触,战国时代,女性仍是男子的附庸地位,大多命运坎坷、悲惨,自古以来皆如此,令人痛心疾首。

    “若若,去沐浴一番,今晚与我同寝入睡。”

    靳若若闻言一喜,脸颊泛起红晕,自然明白其中含义,难免不了有几分床战亲密,高兴点头,婀娜去了。

    ……

    翌日,晨曦初照,辰凌带护卫先去都骑卫营巡视一番,副都统、校尉等人摄于他的威势,都毕恭毕敬,礼数周全,有一种由衷的敬佩之意。

    回到王城时,已经快到中午,走在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各国服饰,三教九流,车水马龙,接踵而行,街旁贴了不少赛诗会的标语横幅,下面缀写着“烟雨楼”标识,甚至很多过往人都在议论着烟雨楼和赛诗会。

    “赛诗会明天就要开始了,听说承办诗会的烟雨楼也于明日早晨开业。”

    “知道烟雨楼是哪一家的没?”

    “白家还是孔家的?”

    “听说是辰家旗号,辰凌都统开设的酒楼……”

    辰凌身穿便服,策骑缓缓而过,听过四周不少人在热议着,街道游走着不少名士才子,儒家、名家、法家士子皆有,诗经等经史被孔夫子定为儒家经义,因此这次赛诗会,自诩为儒家正宗的儒生士子们,来的最多,大冷天,摇着竹扇,风流倜傥。

    四周楼阁酒坊内,不断传出朗朗读书声,与街道叫卖声混杂,士子见面,言谈必论诗句,一时间,大梁城内,处处闻诗声。

    这大梁赛诗会竟如此大魅力?恐怕不少人是冲着大才女洛语嫣而来,能亲眼目睹一番才女的风采和才学,过来附庸风雅一番,没准哪一句被才女编入青史,流传下去。

    万世瞩目,洛语嫣的才学影响可见一斑!

    辰凌心中好笑,弄得越轰动越好,老子的烟雨楼,瞬间就能出名,在大梁城,大红大紫,转念一想,明日就要召开赛诗会了,我得安排好,虽说茶水糕点、午餐不收费,但是许多座位有限,除了那些才子名士外,一些无才却有财者,也要适当给名额啊!

    想到此处,辰凌带人直逼大才女洛语嫣大梁住所,找她商讨一番。

    洛语嫣这等举世闻名的大才女,在列国都有名气,到哪里都是一国座上宾,因此魏国早已派出御史大夫,亲自接见,并腾出一套国府驿馆,景色别致,供给大才女以及属下仆人居住。

    不得不说,洛语嫣家境不错,平时很多商贾豪门为她提供资金赞助等,加上自家的田地等,拥有不少丫鬟、奴仆、家将、门客等。

    辰凌在门口通报了姓名,家丁通传,顷刻,就有丫鬟跟随到门口,把辰凌引入院内。

    “辰公子,小姐正在客厅会客,请公子移步暂时书轩等候片刻。”

    辰凌微微点头,难怪刚才看到门口外,停了几辆马车,门庭若市,各地名士大贤者,都会过来拜访一下,特别是洛才女近日推出了新体诗,使得大梁城一时纸贵,纷纷临摹抄写,六国随君王来了不少名将臣相,入城打听消息时候,都过来拜会一下,交流诗词歌赋,经史子集心得。

    “洛姑娘在会见哪些宾客呢?”辰凌边走边试探问道。

    那丫鬟是洛语嫣贴身侍女,知晓辰凌与小姐关系匪浅,因此也没有隐瞒,径直说道:“今日到访的是赵国的平原君,随行有数位名士宁越、徐尚、楼缓、剧辛、蔺相如等,山河榜大剑客方震云,还有几位齐国名士邹衍、苏代,正在客厅辩文论政。”

    辰凌自觉没趣,这些人闲的蛋疼,整日口若悬河空辩有何意义?

    来到书轩,是洛语嫣临时的书房,琴棋书画,笔墨纸砚,丝竹瑶琴,竹简帛书,古器青铜,翡杯珠玉,满目琳琅,布置得极为雅致。

    一鼎小香炉正点着熏草香,轻吐着淡淡的香烟,熏得书轩温馨典雅,清香书味。

    侍女转身离开了,独留下辰凌在书轩内等候,他踱步闲走,看着书桌上纸笔横陈,一行行字迹娟秀如凤舞。

    辰凌随手拿起一篇,正是洛语嫣的笔体,字迹未干多久,上面写着一首七言诗:“去年花里与君别,今昔花开又一年。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情掩掩独成眠。天涯海角总有泪,有思寄托白云间。雁过飞鸿念君处,登楼望月几时圆?”

    “好一首春情难禁的相思诗,只是不知这洛大才女,整日在思念着谁,欲与谁人团圆呢?会是我吗……”辰凌心中暗想,充满希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