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847.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85章 投怀送抱

第0385章 投怀送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辰凌听说有秦国来使,自称故交,让他纳罕起来,秦国除了赢珂儿外,自己还有朋友吗,只怕秦国上下,此时都恨透了他。

    “不会要来个秦使登门送礼,图穷匕首现吧?”辰凌起身,让素儿留在房内,他要去见客。

    程素儿脸色有些紧张道:“相公,秦国大王因你而亡,未出七七,棺椁仍在咸阳放着,不论朝中大臣,还是秦人,都对你恨之入骨,你接见秦使,一定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我心中有数,会当心的!”

    辰凌让侍卫请来使入府,他要在客厅接待。

    荆鹏、叶羽两大侍卫长,都谨慎起来,在大厅内外布置了不少侍卫,以防有变。

    顷刻,侍卫带领两道身影进入客厅,一位中年男子,一身灰衣锦袍,面相清癯,短须浓眉,双眼炯炯有神,与他并肩的另一人;一袭黑袍长衣,头戴斗笠,有面纱遮脸,看不清其面孔。

    一时间,所有侍卫都把目光焦聚在那个黑衣人身上,都觉得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杀手装扮。

    荆鹏、叶羽二人手握剑柄,彼此交换眼神,示意一旦有变故,立即出手格杀秦使者。

    那名中年男子刚到大厅门槛处,就对着厅内的辰凌开口道:“辰将军,咱们又见面了。”

    辰凌起身望来,这位中年男子正是秦国上将军甘茂,秦王逝前,曾托孤委以他扶持新君重任,因此过去几个月里,甘茂曾一度把持秦国生杀调度大权,直到公子赢稷回来,才缓慢让权。

    “甘先生,想不到是你。”

    “现在应该称你为辰都统了吧,飞黄腾达,深受魏王器重,少年得志,锋芒闪耀啊!”甘茂一入厅内,率先对他称赞一番,毕竟去年甘茂也曾战败被擒,都是辰凌做的。

    此时辰凌目光扫过那位黑袍人,身高比甘茂低上一些,走路之中,根本没有任何内力底子,倒有几分女人的气息。

    “这位是?”辰凌试探问道。

    甘茂淡淡一笑,尚未介绍,那黑袍人忽然伸手撩开面纱,嬉笑道:“辰将军,哀家慕名已久,特来亲眼瞻仰丰姿。”

    辰凌瞬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暗自警惕,当她掀开斗笠头纱,露出美丽的容颜,乍一眼望去,充满了几分狐媚的气质,眸子似水波般在流转,勾魂夺魄。

    容颜成熟,不是少女气息,倒近似三十许人,唇瓣儿虽淡抹口红,却鲜艳红润无比,颈项像是天鹅之颈一般雪白,与黑色的长衣搭配,映衬得更加绝艳抢眼。

    “是她,宣王后?”

    辰凌心中一愣,幸好有所谨慎,不动声色,紧紧盯着这个狐妖王后,故作不解,目光询向甘茂。

    这时甘茂在旁解释道:“这是我秦国的宣王后,久在燕国陪质子,刚与新君团聚,尊奉宣太后。”

    “哦,原来是秦国太后,辰凌失礼。”他拱手一揖,当作两国使节见面之礼。

    秦宣太后柳眉弯弯,娇俏秀美,长长地睫毛微微闪动,目光流彩,盯着辰凌紧看几眼,当看到他那脸部伤疤,以及整体面容之时,有些失望之色,但她仍强作微笑道:“辰都统英雄年少,一身勇武和肝胆,履出奇谋,破我秦军,连甘丞相都对你敬佩不已,哀家好奇,特来登门拜访。”

    辰凌心中微惊,对方的眼神变化,委实让他暗自机警起来,她为何见到我那一刻会有些失望之色?撩开面纱的表情,似乎要给我一个惊呀,难道她在燕国时候就曾怀疑我的身份?

    “太后亲自登门见我辰凌,似乎有些不妥吧,毕竟秦国上下,应该很憎恨我才对,不知太后今夜入府,有何见教?”

    宣太后娇笑道:“过来看你,自然有我的道理,辰都统,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对你说,可否移驾后宅轩室?”

    辰凌不便拒绝,毕竟她是秦国太后,代表着秦国高层,自己虽然与秦国有过节,那毕竟是两国之间的战场争斗,与私仇无关,因此还不至于一见面,拔剑相向,怒斥交恶。

    “好,两位这边请。”辰凌打个手势,要从侧门出去,进入后院书房。

    熟知宣太后转身对着甘茂轻声道:“丞相在此等候,哀家要与辰都统单独说几句。”

    “遵命,太后。”甘茂拱手一礼,言听计从。

    辰凌有些意外,但是并不吃惊,从容带路,也没有让侍卫跟随,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中庭的书轩阁室内。

    宣太后走在后面,入书轩后,顺手把门一带,关上了房门,室内灯光如豆,黄炙闪烁,屋内只有一男一女,各怀心机。

    “秦太后,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了。”辰凌开门见山道。

    宣太后妩媚一笑,伸手解开袍带,脱下了外袍,露出里层衣衫,她身着一袭靛青色、领口袍袖绣了淡金色花纹的裾裙,纤腰上束了一条缀玉的带子,乌黑油亮的发丝上,挽了一个高椎髻状,发髻上插着一根玉笄,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娇躯玲珑丰腴,容颜娇丽无比。

    不得不说,美女有许多种,其中最撩人的一种叫有女人味儿,一百个女人中可能有一个美女,一千个美女中却未必有一个媚骨天生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一举一动、一鼙一笑,天生有种吸引人的味道,叫人见而忘忧,见而思床。

    毫无疑问,这宣太后就是这一种人,如今她已年过三旬,可是看起来肌肤娇嫩,眸澈如泉,相貌仍象二十六七岁样子,那眉眼嫣然若画,精致秀雅,浑身透着一股成熟滴水的韵味。

    “其实,你重创了秦军,伏杀了赢荡,我不但不怪你,还要感激你!”

    “哦,这是为何?”辰凌从容问道。

    宣太后甜甜一笑,尽显女人迷人味道,她脸上绽起花朵盛放般甜蜜地笑容,把胸又挺了挺,走了几步,来到他身前,轻声道:“你若不伏击秦武王,哀家和新君只怕还在燕国做质,受制于人,生死难料,如今呢,平步青云,贵为秦国太后,这些不都是你的功劳吗?”

    辰凌耸肩一笑:“这只是你的想法,估计老秦人都想除我而后快吧。”

    “老秦人敬重英雄,你既然能击败虎狼秦军,生擒甘茂,伏击秦王,足以见证你的英雄气概,尽管一些人的确恨你,不过,日后秦人会明白,正因为你的出手,反而会让秦国日后更加强大,因为秦武王赢荡,刚愎自用,不善外交,一味好战,不适合带领秦国走向平稳富强,今晚,我代表秦国新王,以及秦国的未来,来谢你的!”

    辰凌心知肚明,历史上的秦武王也是个短命鬼,登基三年就在洛阳因举鼎砸腿暴毙,日期倒也吻合,历史仍然没有多大变化,还是走回原路,让他唏嘘不已,当下哂笑道:“要谢我?呵呵,秦国拿什么礼谢?”

    宣太后笑容甜美,那雪白葱手指,象兰花绽放般轻轻动作着,移到她吹弹得破的脸颊上,贴着柔腻滑顺的肌肤向下,轻轻搭在耸挺丰腴、曲线姣好的胸口,嘴角含春,无限娇媚地昵声道:“哀家的身子,足够谢了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