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855.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90章 赋诗

第0390章 赋诗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烟雨楼内院桃林,众贤聚集,名士林立,此时阳光照耀林间,春风袭来,泥土芬芳,花开灿烂,一片鸟语花香、春意盎然的美景。

    洛语嫣身为赛诗会的主角,自然坐在露天宴席的正位,与她靠临最近的席位都是权位声名大人物,孟尝君、平原君、魏国太子、武陵君依次而坐,左侧环形席位是列国名士,右侧是魏国当地的俊杰。

    六国使者,魏国名卿,加起来近百人围坐在一起,不少名士才俊,看得人眼花缭乱。

    苏秦、张仪、公孙衍、屈原、邹衍、苏代、苏厉、魏章、田需、蔺相如、甘茂、陈轸、苏沐、白若溪、冯郝、杜赫、公仲朋、剧辛、张寿……

    名气稍弱一些的士子和使者,以及随家主来参加的策士坐在内环席位的后面,外层的环形坐席。

    此时俏丽的侍女们穿插席间,为来宾们斟上美酒,送上佳肴小菜,煮酒论诗,好不雅致。

    在坐席的外围,被一些帷幕条拦住,站着上千的旁观者,这些人都是不早受邀之列,但是可花二十两黄金,或者自作一首诗歌,经门口审核者通过,才有机会进来观看赛事。

    这数千围观者,以贵族、商贾、外地游侠士子居多,十之七八都是花了金子进入的,这一日就是数万两的黄金入账,把赞助费数倍往回捞,可赚大了一笔。

    辰凌坐在洛语嫣的对面,乃是席位入口之位,毕竟他是东道主,不好坐在其中充当嘉宾,因此与佳人对望而坐。

    他左右环顾,发现幕线外,人潮如涌,男女老少,数千人众,而且越来越多,还有很多贵族家内的春闺妇人,未出嫁的千金小姐等等,战国时的风俗较开放,毕竟还没有独尊儒术,儒家那一套三从四德,女子闭门不出户的规矩尚未形成,对百姓思想尚未有毒害。

    “哈哈,回本了,想不到明星效应这么大,一场赛诗会,不但把烟雨楼名气打出去了,这一日估计赚了好多倍了。”辰凌面带喜色,看着周围外的观众,心中偷乐暗喜。

    此时洛语嫣开口,声音如天籁般,说道:“语嫣不才,邀请各位名士嘉宾到来,是为了与大家谈论一种新诗体,众所周知,自商周起,数百年来,王礼天下,尊崇诗乐礼仪文化,中原有诗之经,数百诗文,涵盖风雅颂,流传至今,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

    大才女侃侃而谈,动之以情,讲述着诗文的起源和影响力,发展到后来,广泛应用在祭祀、朝聘、外交、宴会等大小场合,也是贵族之间施教的重点,特别是儒生,因为有‘孔子删诗说’,据说孔子曾进行删减、批注诗经,最后留下三百多首成《诗》,引作儒家经典文集之一。

    其实诗经并非儒家人所作,而是商周数百年来,各地百姓集中创作,采集献诗,才汇成这部总集的。

    洛语嫣又道:“最近语嫣依据诗之经与楚地民歌中,有四、五、七言不等的形式,加之最近收集了一些七言诗,因此推出这一种七言律诗的文体,比如‘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种七言诗,意境蕴藉,情丝婉转,寓意无穷,朗朗上口,极具美感。”

    “数日前,语嫣已经规范了诗歌形式,如何对仗、用词、入律成诗,张贴出去,大伙可能也了解一番了,今邀请诸位名士聚首,欢迎各位拿出己作,让大家共赏,到时候由‘洛雨诗社’编辑成集,流传各地,掀起一场诗文风潮。”

    “彩——”

    不论场中名士,还是场外观众,都大声喝彩,为才女的创新思维,以及文学上的影响力赞赏不已,衷心喝彩。

    辰凌暗暗点头,这大才女的口才和魅力可不是盖的,一呼百应,在这古代,重农抑商,世人还没有养成‘经济至上’‘一切朝钱看’的思想,民风朴实,学术开放,舆论自由,故此才有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盛世。

    世人对有学问的贤者、有才华的士子有一种崇拜,可不像他那个现代社会,有才不如有财,什么文学诗词都几乎被淘汰到边缘,经济为尊,世态炎凉,有学问,不如有房子和车实惠。

    辰凌心中感慨:这才是一个精神饱满的世界,战国学风,源远流长,堪为中华一段鼎盛时期,不无道理。

    洛语嫣眉目飘了对面的辰凌一眼,含义无穷,收回眸光后,嫣然笑道:“接下来,是赛诗会的第一轮,请在场诸位作诗,可依据自身感慨,胸中抱负,见景抒情等,题目自拟,诗文诗境皆上选者,可进入下一轮应景作诗中,开始吧,哪一位名士先来?”

    在场众人相互看了看,含笑对视,都在瞧着谁先出场亮诗。

    这时孟尝君身旁与之并肩而坐的青年起身道:“在下献丑了。”

    众人望去,正是孟尝君最器重的客卿之一苏厉,青年才俊,与苏秦、苏代乃一门兄弟。

    苏厉意气奋发道:“沧海云天一线宽,厚德载物念圣贤,济水一脉孕人主,心如海阔纳百川。”

    他诗意是为了赞扬齐国,暗捧孟尝君为人主,有海纳百川的胸襟和气魄。

    “好!”众人鼓掌称好却不喝彩,虽然诗风大气,但因诗有奉承、拍马屁之嫌,不为真正高洁人士所喜,难堪绝品之列。

    此时五旬已过的公孙衍起身,笑道:“老朽不才,也来作一首,遥想当年抚秦筝,两纵败北恨平生,笑颜鬓白古来寂,也无风雨也无晴。”

    “彩——”

    众人喝彩,比较推崇这一首,因为他的诗中,虽然没有圣贤、人主、沧海那等大气的词汇,但是追忆往昔,记叙自己平生,当年曾侍奉秦国,后来回魏后,发动两次合纵结果失败,直到晚年鬓白,英雄迟暮,却在第三次合纵上成功击败秦军,他的心境,变得无风雨也无晴,一种很平和的人生境界。

    魏太子身边的张仪,看到老对手公孙衍作了诗,他也颇多感慨,起身赋道:“金戈铁马尽浮云,一言怒动天下分,三十纵横明月夜,尽知鬼谷是何人?”

    他是纵横名士,三十年周转列国,名动天下,一言可让天下动乱,也能让天下平稳,感慨平生,最后一句,搬出了鬼谷子老师,这一切,都是老师的传授,语气中,颇有一些归隐心态和追忆往昔的意味。

    “彩——”众人鼓掌,虽然世人对张仪人品并不看中,但此诗还是有些水准的。

    接下来,同问鬼谷门徒,与张仪师兄弟的苏秦起身道:“在这里,苏某也小作一首,赠给燕国,饱受屈辱之后,浴火重生:‘日暮苍山远游人,国破青川欲断魂,一朝明主堂前坐,百废待兴朗乾坤。’”

    陈轸看几人都称赞己国,他也起身作诗道:“‘天门函谷辅西秦,秦岭横绝望孟津,五代贤王鞠躬瘁,从此子民念归心’赳赳老秦,共赴国难,秦国也会重振复兴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