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859.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92章 应景赛诗文

第0392章 应景赛诗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围观赛诗会的大梁人,纷纷喊出了辰都统的呼声,一时此起彼伏,气氛高涨,就如同一群粉丝在追捧他们喜欢的明星,一些春闺妇人也加入其中,队伍浩大,四面八方都在呼唤。

    宾客席中,一些名士也都争相望来,表情各异,由于在场中,大多数都与辰凌见过面,因此目光环顾一下,就发现了他的坐席,甚至有人开场前就在注视他了。

    这些宾客中,有好奇的,有仇恨的,有玩味的笑意,有敬重的神态,有嫉妒,有尴尬,有不甘他抢风头,有不忿他具如此影响力,人心百态,展露无遗。

    洛语嫣刚才听了白若溪的诗词,心中略微有些压抑,因为从诗词中,她听出了携手泛舟、入楼同梦的涵义,一夜细丝风片里,更有可能指**欢好,时间就是在昨秋。

    “原来去年深秋,她就与辰凌有了夫妻之实了。”洛语嫣冰雪聪慧,才学冠世,又是敏感的女人,仅从对方一首暗含心声的诗中,就已推出了大概内涵。

    洛语嫣心中一叹:“自己终究是落后了一步,白若溪敢于为爱做出争取,抛开礼俗,事后甘心默默站在他背后,不动声色,不求名分,让人敬佩。”

    白若溪看出了洛语嫣的芳容落寞之意,心中略微有些内疚,是否自己太过了,以此打击了才女的心思,但转念一想,为了自己守好如意夫君,也只能如此了。

    这时呼声仍不止,洛语嫣回过神来,强露欢笑,眸光看着辰凌方向,说道:“辰统领,既然大家都希望你能作一首诗,就不要吝啬了,让我们聆听你的诗作。”

    辰凌在此刻也不好推脱,毕竟战国人都好直爽,大众之下,婆婆麻麻的,故作谦逊,反而惹人反感,他站起身躯,挺拔英伟,若不是一道疤痕横在脸上,绝对是个英俊青年公子。

    他一站起身来,上千道眼神就投向了他,不少外地人还是第一次看到真人。

    “这就是大魏英雄辰凌吗?”

    “也不过如此,刀疤男!”有人讥讽笑道。

    “刀疤咋的了,那是击败虎狼秦军的印证,他一人杀出绝地,这是勇敢的象征!”有魏人立即反驳。

    在一群少女中,有两位十**的风姿健美的女郎,正是少女兵团的领队,庞莹和西门紫,后者看着辰凌,小嘴嘟起,哼道:“莹莹姐,你说这辰凌会作诗吗?”

    “他会做个屁诗,整个一武夫,不要命的狠角色,剑术虽好,但是绝对不会诗文这等高雅的玩意儿。”庞莹满脸的不屑,甚至口出粗言,对辰凌成见极大。

    西门紫嗤的一笑:“莹莹姐,我倒觉得他懂的东西不少,不如咱们再小赌一把,我赌他能夺赛诗会桂冠。”

    “你对他这么有信心?”庞莹惊讶万分。

    “这几次赌他做黑马,每次都成功,呵呵,妹子可赚了不少,走,咱们去那边找京城四少,听说他们最讨厌辰凌,咱们就跟他们去赌些金子。”西门紫笑嘻嘻地拉着庞莹,带着女侍卫,走向京城四少的一边。

    这时辰凌正拱手道:“既然乡亲父老抬爱,那辰凌也来作一首,以谢大家的关心;三尺青峰何须长,十万军前古战场,杀敌卸甲方纵酒,春风侠骨死犹香……”

    “彩——”

    喝彩声如潮如涌,雷动四方,听得观众热血沸腾,特别是大梁魏人,还没有从战争的胜利中淡化出来,听到他的征战豪情,侠骨犹香的决心,都倍受鼓舞。

    此刻秦国的宾客名士却显得不自然,表情尴尬,因为秦国是战败国,他们的失败,成为魏国骄傲欢呼的踏脚石,陈轸、甘茂等人轻轻一叹。

    秦席中只有一位身形消瘦的青年人,露出了笑容,这人正是赢珂儿,女扮男装,混在其中,听到辰凌作诗,盈盈一笑,笑容中有喜悦,有辛酸,有无可奈何。

    “辰大哥,你成了魏国的英雄,可是却成为秦国的死敌,我的王兄,因你而亡,举国上下都在声讨你,我们……要在一起,真的太难了……”

    直到辰凌坐下,掌声仍没有停歇,人群欢呼着,其中当属外围靳若若、霍冬儿她们叫的厉害。

    鲁仲连与凌紫雪交换一个眼神,腹语传音道:“他是一位六阶武者,半步先天!”

    凌紫雪微微点首,传音道:“不错,是个人杰,魏国将要有新将星崛起了。”

    白若溪笑得眉弯成了小月亮,看到自己的男人出彩,打心底开心高兴,武能安邦,文能赋诗经商,让她已经大感满足了,直到现在,她反而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后半生与他厮守在一起,此生足矣。

    洛语嫣含笑道:“没想到辰统领不但精通剑术与带兵,连诗文也能擅长,如此接下来的赛诗会就更有趣了,群体自由作诗到此结束,接下来,真的要考验在场宾客文者临场发挥的时候了,应景作诗。”

    “应景作诗?”众人一愣,颇为好奇。

    “接下来,语嫣说出一景一物,大家在规定的时间内,写出应景诗文,语词与境界俱佳者,自然脱颖而出。”洛语嫣解释道。

    众人恍然,这才是真正考验一个人诗才时候,临场应景作诗,需要才思机敏,做出佳作可不容易,不像现在,大家都是提前酝酿好的,朗诵出来而已。

    外围观众鼓掌叫好,期待更精彩的诗文对决。

    洛语嫣看了白若溪一眼,又看了看辰凌,百感交集,轻颜苦笑,开口道:“本次论诗会后,会把大家的诗文整理成册,向列国各地发行,今日若有人能作诗折得冠首,语嫣还可亲自陪他同船畅游内湖,并满足他一个请求。”

    “哦?”在场男宾客们都是一惊,洛才女如此一说,却是包涵无穷深意。

    “难道才女要通过诗文来选如意郎君?”众人都哗然了。

    外围许多士子闻言都疯狂了,只不过他们在外围,难以直接参与,极不平静。

    庞莹和西门紫正好走到京城四少的一边,西门紫朝着孔霜嫣然笑道:“孔公子,你们也来观赏赛诗会了,有没有兴趣博个彩头?”

    孔霜看着她们一群少女,往日没少在一起厮混,很是熟悉,笑道:“是啊,过来凑凑热闹,紫妹说的是什么彩头?”

    “自然是小赌一把!”

    “哦,赌什么?如何赌注?”

    西门紫笑道:“我们女子兵团赌辰凌能折诗冠,你们四大少敢不敢奉陪。”

    “就凭辰凌他那个武夫?哼哼,你们也未免太抬举他了。”

    “这不用你们管,一句话,敢不敢赌?”

    “赌就赌,我们四少在大梁城,还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何况是陪紫妹小玩一把,如果辰凌没有折冠,孔某可不要黄金俗物,只要莹莹姐、紫妹能陪我喝一晚酒就可以了。”

    庞莹知道对方没有好心思,冷哼道:“如果辰凌折冠,你输了呢?”

    “一万两黄金做赌注如何?”孔霜不以为然道。

    西门紫拍手叫道:“好,一言为定!”

    庞莹有些不情愿,但是被西门紫拉上战车,好胜心上来,也不好拒绝,只是低声问向西门紫:“小紫,你有把握辰凌那武夫会胜出吗?”

    西门紫挺挺鼻子,摇头失笑:“我哪知道,就是赌一把嘛,只不过这两次赌他都会赢,真是我的摇钱树。”

    庞莹脸色跨下来:这个臭丫头,因为一个毫不知底的人,就敢下赌注,小心输了被灌醉,搭上清白身子!此时此刻,她唯有期盼那个讨厌的辰凌能胜出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