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868.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96章 武夫翻身

第0396章 武夫翻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三首诗之中,众人皆认为才女最后读的这首,当为三首之冠,二首次之,第一首又次之,等洛语嫣念出各自诗作者后,让大家震惊不已。

    “辰凌、屈原、鲁仲连。”

    众人吃惊,没想到最有意蕴和诗韵的一首,竟然是都骑卫统领辰凌所作。

    “武夫翻身了!”不少人感慨,却也无法反驳。

    许多人看着场中辰凌的表情都发生变化了,尤其六国来宾,都以为辰凌只是一个先锋小将,侥幸立下战功,被人为英雄化了,本身其实没有什么。

    但是,一场文人墨客的赛诗会,聚集天下不少文士和俊杰、名士,面对新诗体,竟都被他的光环压制住,有些大出意料,直到此刻,很多来宾都收起不屑、冷嘲的心态,开始真正地认识这位大魏新秀英雄了。

    “查,给我彻底查一下这个辰凌,到底什么背景,师从于谁?”

    不少暗中势力,六国大元老、重臣来宾,几大圣地代表,蔡家、曹家、陈家等遗民贵族,都对辰凌忌惮起来。

    武将不可怕,就怕武将还有文化,组合在一起,文武双全,便是帅才,出将入相,弄不好又是管仲、吴起、孙武、商鞅那些妖孽人物。

    “魏国要大兴了。”不少魏人倍受鼓舞,想不到这辰凌,文武皆能,真乃大魏副将。

    “哈哈!”西门紫娇笑起来,摇着身旁庞莹手臂道:“怎么着,我就说他总是黑马吧,以后可不要小瞧他!”

    庞莹也叹道:“的确没看出来,他还真是个奇人!不过从此以后,你很难在他身上赚到钱了。”

    “为什么?”

    “因为打今儿以后,大梁人恐怕没人会赌他输了。”

    西门紫愕然了,黑马从是打破常规后,就变成热门了,谁还会买他输呢?

    孔霜、白夜羽等京城四少也差点跌破了眼睛,没想到一向没放入眼中的狗屎,竟然变成了炽热的黄金,闪烁夺目光彩!

    “有他帮助白若溪那妮子,以后我孔家也不过好过了。”孔霜心中阴冷,孔家与白家,是大魏国两大巨贾,富可敌国,商业上相互倾轧、争斗在所难免,如果这辰凌身居要职,又文武全才,日后帮助白家,那孔家的地位和生意,可就都要受到大影响了。

    孟尝君、魏太子等人陆续退出角逐的名额,回到席位间,脸色多少有些不愉,特别是辰凌的出彩,让他们都有些挂不住面。

    不过观众的目光,不会关注他们这些失落者,都聚集在场中三位,辰凌、屈原、鲁仲连,成为三强的一二三名,当然这只是一时的排名,成否笑到最后,还要看接下来的对仗桃符的功力。

    桃符,这是古时称法,在秦统一之后,就改名为对联了,也就是楹联。

    从文学史的角度看,楹联系从古代诗文辞赋中的对偶句逐渐演化、发展而来。这个发展过程大约经历了三个阶段,时间跨度为先秦、两汉至南北朝。

    在中国古诗文中,很早就出现了一些比较整齐的对偶句,流传至今的几篇上古歌谣已见其滥觞,如“凿井而饮,耕田而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之类。至先秦两汉,对偶句更是屡见不鲜。

    《易经》卦爻辞中已有一些对偶工整的文句,如:“渺能视,跛能履。”“初登于天,后入于地。”《易传》中对偶工整的句子更常见,如:“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

    洛语嫣对着辰凌、屈原三人道:“三位公子已经顺利进入三甲,接下来,就是对仗桃符,语嫣出三句,谁先对出来,而且意蕴和文辞皆佳者,就算胜出了,每对上一首,可跨前一步。”

    辰凌苦笑,自已与这两位历史名人比起来,胸中墨水有限,要不是他曾背过一些诗词,应急朗诵出来,只怕十强都进不来,幸亏这是在战国时期,屈原等人,对这种诗体都不熟悉,如果换成唐代,人人皆能写唐诗,他就不好使了。

    洛语嫣见辰凌有些溜号,心中担忧他未重视,特意加了一句:“辰公子,你们都听准备好吧。”

    辰凌回过神来,报郝一笑,微微点头。

    洛语嫣横了他一眼,心想:此刻若辰哥不上心,等诗文结束,看我怎么收拾他!

    “以往桃符,对仗的字数较少,多是四言六言,语嫣特意加长,下面先列举一对桃符联作例,以供参考,上句为[松叶竹叶叶叶落];下句为[秋声雁声声声寒]。”洛语嫣说完,无论场内外的众人都咀嚼点头,果然由常见四六言,变成了七言句。

    鲁仲连点头道:“请洛妹出题吧。”

    二人以前有私交,因此称呼格外亲昵,听得辰凌一阵鸡皮疙瘩:我靠,在我面前,这么称呼我未婚妻,也太不把我放眼里了。

    “语嫣,说吧。”辰凌也补上一句,目光坚定,似乎一往无前,势在必行。

    唯有屈原左瞧一眼,右看一眼,在辰、鲁面前,敢情自己来打松油的呀!

    洛语嫣听得咯咯一笑,看着辰凌眼神似乎升起一股醋意,心中畅快,无论多么秀外慧中、才华横溢的才女,终究是个女人,少女情怀,总是诗意盎然。

    白若溪把辰、洛表情看在眼里,轻哼了一声:好个郎情妻意!

    外侧的上千围观者也都等不及了,凝神屏气,翘首以盼。

    “第一联,上句为[雪映梅花梅映雪,莺宜柳絮柳宜莺]。”洛语嫣开口说出第一联桃符的上句,这一轮比赛正是开始了。

    这一联有两个七言句组成,带有回叠形式,雪与梅,莺与柳对应,颇有意境。

    屈原、辰凌三人都皱起眉头沉思,场中场外的人也都在寻思着、低声议论着。

    忽然,辰凌灵机一动,想到了一句,开口道:“我对下句为[静泉山上山泉静,清水塘里塘水清]。”

    “精彩——!”众人喝彩鼓掌,气氛热烈。

    洛语嫣含笑点头,风情万种,一笑可令群芳失色,特别在诗词歌赋,文史经学方面,天下任何女子,都难及她,在这一领域,她的笑容,本身都带着一种文采的笑。

    “对得好,辰公子请跨前一步!”

    辰凌看着洛语嫣的眼神,充满了吸引和爱慕,迈前一步,与佳人更近了。

    屈原、鲁仲连都谨慎起来,对方抢先一步,如果再被对方对上一联,两人直接就被淘汰了。

    “诸位请听第二联,上句为[风声水声虫声鸟声雨丝声,总合三百六十天击鼎声,无声不寂]。”

    辰凌闻言暗吸一口气,心想:我的大才女,出的也忒难了,诚心折磨人啊?他四周环顾,看到四面景色,忽然有了一些灵感,蓦地开口道:“有了,我对[山色溪色草色树色云霞色,更兼四万八千六峰峦色,有色皆空]。”

    洛语嫣眸光一亮,仔细咀嚼,欢喜道:“对得妙哉,只是最末一词:有色皆空,可有特殊涵义?”

    辰凌一拍脑门,直到这时还没有佛教传入,赶紧自圆其说道:“这是我家乡一句流行语,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所以‘有色皆空’!”

    众人听后,琢磨一下,都哈哈大笑起来,‘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当真有趣的流行艳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