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882.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03章 陪才女泛舟

第0403章 陪才女泛舟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冰雪融化,桃林芬芳,杨柳垂绿,青草如茵,城外更是一片春意盎然。

    辰凌早晨去都骑卫司的府衙走一趟,例行点卯,吩咐一天的巡查任务后,赶回府中,换了一身锦袍青衫,在一干侍卫高手保护下,出了城郊,与洛语嫣约会来了。

    佳人有约,不得不来,尽管此时辰凌的安危有些遭受威胁,但是仍然不辜负才女的期望。

    城外,洛语嫣的人早已等候了,侍女、护卫、马车数辆,停在道边柳树旁。

    今日洛才女穿的是郊游地舒适打扮,没有换着正式隆重的正装长袍,上身是翻领式地鹅黄色襦衣,裙裳过膝,腰间束有的革带,革带上挂着悬有一组玉佩的组带,足穿长筒革靴,头发梳的是堕马髻,加上她妩媚的神采,折腰的步姿,如画卷中走出的凌波女神。

    “语嫣,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洛语嫣微微一笑:“没事,我们也刚到顷刻,一起上路吧。”

    辰凌策马在前,洛语嫣与侍女坐在车内,队伍近百人,浩浩荡荡,来到城外十里处的一个湖泊。

    大梁城外水域纵横,湖泊较多,由于魏国处在北方与南方交接处,气候温暖,比起苦寒之地的燕国来说,温暖很多。

    城外一片春色,风景秀丽,野花遍地,燕子啄泥,林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缓慢行车一个时辰,正午之前,来到了湖边,小舟早已备好,辰凌与洛语嫣二人上了轻舟,男子掌橹,摇曳船桨,很快小舟离岸,缓缓滑向了湖心,其它侍卫家将和侍女们则在岸边生火造饭,野炊烧烤。

    今日辰凌一身天青色绸袍子,襟领处锈着黑色松纹,乌润的头发高梳束以绸结,眉清目秀,眸如点漆,这样的洒脱的人物,若不是因为脸上的疤痕,肯定更加英俊不凡。

    但情人眼里出西施,洛语嫣坐在舟上,面对近在咫尺的辰凌,即使那刀疤很显眼,看在眼中,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魅力,洛才女仍看得很是沉醉、着迷。

    “昨晚睡得好吗?”洛语嫣轻柔问道。

    “昨晚?你问昨晚呀,嘿嘿,睡得很香!”辰凌心中暗笑,昨晚折腾了好几次,要不是趁着早晨人少,送白若溪出门,估计两个人能自然睡到正午。

    “你和白姑娘是不是已经?”洛语嫣不经意地问道。

    辰凌有点尴尬,却不能隐瞒,这方面家事,刻意瞒着才女不好,毕竟她们迟早要入门同为一家人的,憨厚笑道:“的确,就在我上战场之前,白大小姐委身于我,当时她以为我很难活着回来了,所以放开了悬殊的身份地位,否则,以我一个小校尉,何德何能,让大小姐倾心委身……”

    “身份地位有什么?那些不过都是身外物,以辰哥的才学和本领,名动天下,放在任何诸侯国,都是人中俊杰,大丈夫何患没有心仪女子托付终身!”洛语嫣听他自贬身份,竟为他打抱不平起来,女人的逻辑还真奇怪。

    小舟荡漾在湖中,远处是青青低矮的芦苇丛,近处有稀松菱角儿,生长在湖里,菱角藤长绿叶子,叶子形状为菱形,茎为紫红色,漂浮在湖面,小舟穿过菱角丛,一片青色绿衣。

    或许因为独自在一起,彼此没有了隔阂,加上辰凌战前凯旋,昨日诗文夺冠,让洛语嫣对辰凌有一种油然而生的爱慕之情,以往挤压的感情,都在此时滋生出来,使得佳人心情格外舒爽,笑容不断。

    洛才女心欣然坐在船头,撩起清澈的湖水洒在碧绿菱叶上,湖水流溢,渐渐地凝成一颗颗小小的水珠,船儿轻轻前行,一些的菱叶儿受水力挤压,自动地分向两边。

    由于三月中旬天时,荷梗刚变绿,还不到开花的时节,野菱角也只是长了绿叶,没有开花。

    “辰哥,看得出来,你并不大想做官,经营起酒楼来,却一副商人本色,呵呵,是不是有一天打算学范蠡,功成身退,归隐去经商呀。”

    辰凌微笑道:“士农工商,别人瞧不起,我却不以为然,只要是靠着自己劳动创造就行,咱也不打不抢,靠着正常经营,过着富足的生活,有何不可?”

    洛语嫣微微点头,她以前对商人也有些轻视,但是自从看到辰凌颇精此道后,竟爱屋及乌了,著书中也在为商人辩护清白。

    这时,洛才女取出了洞箫,辰凌划船,她为心爱的男子,吹起了箫来,箫音悠扬,委婉动听,倾诉情意,一支柔美的曲子,听得辰凌如痴如醉。

    “如何有朝一日,能放下手头琐事,天天听语嫣在身边弹琴弄箫,读诗倾谈就好了。”

    洛语嫣心中一动,暖暖的,柔柔的,已经听出对方暗含的情意,其实两者之间,早就有了情愫,只不过,时机和地点不成熟,阴差阳错,几乎失之交臂,遗恨天涯了。

    “辰哥,只要你喜欢,会有这一天的,等你安排好一切,稳住脚,说不定哪天,语嫣就突然搬到你府上去,长住下去……”说到后面,以洛才女的端庄大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湖中荡舟,佳肴美酒,又有红袖添香,纵是不饮也都醉了。何况四周没有其他船只,只有芦苇和菱角,远处岸边的人影,因为距离拉远,略显模糊了。

    二人坐入舟蓬内,酒桌前,桌案上摆放着美酒佳肴,才女亲自为他斟酒,彼此品尝起来。

    几杯醇酒落肚,洛才女的两颊登时腾起一团嫣红,此时的风情,玉面绯红,云鬓散乱,那眉如纤柳锁着一池春光,明眸如月卧于盈盈秋水,看得辰凌有些着迷,实在太美了。

    “还记得你当初说给我的那句吗,当时真的让我很伤心。”洛语嫣饮了酒,少女情怀自然流露,情绪变得多情起来。

    “哪一句呀?”辰凌有些意外。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我听完,真的很难过,很不想就此与辰哥分别,那是语嫣第一次,感到离别之苦,思念之怨,幸好,一年之后,我们又重逢了,而且时机也不同了,我们可以真正谈心交往了。”洛语嫣有些感慨地说道。

    难得看到洛语嫣幽怨的一面,辰凌有些愧疚,这可是名动天下的大才女呀,倘若被人知道,因为他如此惹洛才女伤心,非得群起攻之不可。

    人生若只如初见,忧伤的美丽只能定格在回忆中。也许哪天转身而去,留下一个美丽的远去背影,完美的弧线,会诉说着对昨日的依恋。也许,在自己认识的人中,有过误会,有过得失,你就会想起初见时的美丽。

    辰凌轻叹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恰在此时,“泼啦”一声,波分浪裂,从小舟一侧的水中突然窜出一道人影。那人一按船舷,带着一身水飞快地跃上船头,整个小舟因为人影的突然出现,变得摇晃不已,可他的双足紧紧扣住船舷,竟是一动不动,与此同时,那人右手一扬,手中一道寒光乍闪,刺客又出现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