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5948.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42章 招贤院会士子

第0442章 招贤院会士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剧辛秘揣燕王的手令和亲笔信,带着两名侍卫,乔装成商贾,混入巨鹿城,如今乐毅身为中庶子,被派到巨鹿城郡守府邸上,做了文职,清闲寂寥,平时在自家小院,研读兵书与诸子百家子集经纶。

    “哐哐!”

    剧辛来到乐毅门前,杨柳青青,春风轻拂,此时却无意赏景,急敲着大门。

    一位少女婢子打开了门,眸光看到是剧辛,惊讶道:“剧大夫,你怎么了,从邯郸城来吗?”

    “乐公子在家否?”

    婢子只有十四五年纪,乖巧伶俐,点头道:“公子正在书轩读书。”

    “正好,我有事找他。”

    剧辛带着两名侍卫进院,让婢子给侍卫倒水,把马匹拴好,他则大步流星般走入书轩。

    由于剧辛与乐毅四年前在大梁结识,关系莫逆,惺惺相惜,如同兄弟,这两年来乐毅随着郡守赵基迁职巨鹿,剧辛曾多次过来探望,也不用通传禀报,直接进府邸相见。

    剧辛掀开帘子,正见乐毅坐在案几前,苦读书简,今有二十五六年纪,英气逼人,散发无冠,短须连鬓,双眼炯炯生光,乐毅抬头看到剧辛,顿时大喜道:“剧辛兄,你来看望乐毅了。”

    “贤弟,我有事来寻你。”

    “哦,何事如何匆忙?”乐毅见他气尚未平,就迫不及待要说事,与每次平稳冷静的性格大不相同。

    “投燕,辅助明君,推行变法!”

    “投燕?我没听错吧……”以乐毅深沉内敛,刚毅果断的人,都一时听呆了,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剧辛微微一笑,坐上榻垫上,就把他如何去燕,如何与燕王交谈,看到的治燕十论,以及燕国目前的处境,燕王对他的期待全部说出来,特别对燕王礼贤下士,奋发变法的决心都讲给了乐毅。

    一个时辰过后,乐毅忽然拍桌而起,大笑道:“彩!想不到这燕王如此年轻有为,目光高远,胆识过人,投燕,马上走!”

    “那贤弟如何向赵郡守交待?”

    乐毅当机立断道:“还交待什么,战国士子,来去自如,在这里浑浑噩噩,虚度光阴,弟早有去意,奈何一直未寻到合适去所,今日兄台一言,使我拨云见日,豁然开朗,留下中庶子的令牌,放于家中,再留下书信辞行便可,眼看春耕开始,燕国变法之日迫在眉睫,咱们越早回去,越早着手,推行变革,一展胸中抱负!”

    两兄弟握手大笑,充满豪情壮志,义薄云天,英姿风采,令人热血激荡。

    ……

    今日是燕王与各国士子见面的日子,会见场所就设国府驿馆的别院,招贤院内。

    清晨,阳光照射,燕地辽东也都是春意盎然,这招贤院落,搭建在襄平城西南,外城与内城之间,四周有小湖、河堤,杨柳成排,一片青色,风景秀丽。

    苏秦率先来到招贤院,与郭隗二人负责主持今日大会。

    侍卫与吏员们早已在大庭院中,摆布好了君王会见士子们的场席。

    院中铺了三百张芦席和布毯,每席一张柳木几,没有摆放酒水杯爵,毕竟这等场合,不是来饮酒作乐来,而是探讨治国之术,也许很快就要走掉一批,因此桌上除了有士子们自己拜访的竹简、包袱,别无它物。

    正前方,墙壁下,中央位置摆了三张较长大的木案,虚位以待。

    卯时一刻,招贤院执事,撞响了那口磬钟。

    “当当当——”

    三响之后,士子们都已坐定,左顾右望,前后攀谈,这些士子来自不同的诸侯国,秦、齐、魏、韩、赵等大国,也有来自鲁、越、卫、宋小国,学术也不同,诸子百家,各有所学,也有全都涉及者,私下议论着当下燕王会用何法治国,如何启用他们?

    “听说燕国就要变法了,连改革的檄文都写好了,几日后就要推出了。”

    “既然已经准备好了变法内容,为何还要我等走访燕地,力陈恶习要害,撰写文论,畅写变法之文呢?”

    “喂,你们听说没,前几日一位老宗族的族老,仗着自己是上大夫身份,金殿上,怒斥燕王,阻挡变法,结果撞头而亡,不了了之,现在老宗族都憋着一口气,要在变法时候发难呢……”

    “不知燕国变法,会不会想秦国变法一样,大批启用外地的士子为官呢?”

    “……”

    一时间,这些士子交头接耳,谈论着种种猜测,对燕国即将推行的变法很是好奇,有的也不以为然,觉得老燕六百年未变,现在要变也太晚了,因此提前就备好了包裹,看了燕王一眼后,就离开燕国这苦寒之地了。

    席间范雎、尚方俊、蒋捷、周玉邦、沈之问、高咏、孟纶等十来人,也在其中,他们是昨日接到辰凌送来的书函,推荐他们今日入城,来到招贤院,目睹一下燕国会士子的场景,见一见各国士子的风采。

    如此盛会,这些地位低微的寒士们,自然要来凑热闹,一到早,城门一开,范雎他们就赶过来了。

    “燕国新君到——”一名执事高声喊唱,随后燕王在苏秦、郭隗的陪同下,从正门口走进来。

    众人只见中间一位青年男子,身穿华绸王袍,头顶高冠,足下登履,气势凛人,一副君临天下的气概与威严,在他身后是贴身随行的大内侍卫,个个铁甲铿锵,势如虎狼,凛凛生威。

    三百士子们齐刷刷目光望去,看到燕王迈步,像是龙腾虎步,似乎有滚滚的威严跟随,这些士子们哪里见过真正君王,看到这一幕,还有后面铁血甲士的寒气,都吓得气息一凝,屏息静观,不敢再议论了。

    苏秦见燕王与奉常郭隗落座后,他拱手高声道:“诸位士子,大王亲临招贤院,会见各位,就是要向大家昭明任贤用能之国策,众所周知,燕国发出求贤令已有数月,各地士子陆续北上入燕,四处乡野考察民风,想必对燕国已有了解,现在由燕王说与大家一番言论,以定诸位去向。”

    众士子们听到这里,都聚精会神起来,想听一听燕国究竟要如何变法,是效仿魏楚韩,还是西秦?

    辰凌肃然起身,横扫一眼,朗声道:“诸位士子,背井离乡,来到燕国偏远苦寒之地,更是在燕地各郡各县考察了数个月,忍受着北方的寒冷,燕国的贫穷,这份耐心和毅力,令人敬佩。”说完拱手一揖,向场下士子们敬一礼。

    众士子被他气度震慑,此刻见燕王向他们施礼,都感到一阵兴奋,轰然鼓掌叫好。

    辰凌直起身子,继续说道:“很多士子此时心中应该在疑问,燕国究竟要走哪一条变法之路?信奉王道治国、周礼治国、霸道治国?效仿秦商鞅、魏李悝、韩申不害、楚吴起?其实不然,各国都有自己的风土人情,政体格局,燕国绝不会步别人后尘,此次变法,檄文律令已经拟好,今日寡人在此会见士子,是想印证一番,根据在场诸人的才学与特长,安排相应的官职,投入这次变法中,如果与本国法令不认同者,会后即可离去,路费盘缠全都由燕国朝廷出资,护送出境!”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