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029.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83章 同室难眠

第0483章 同室难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一晚,辰凌睡在屏风外,甄岩儿睡在屏风内,大帐外篝火点点,流萤飞舞,侍卫分成小队不时来回巡逻,脚步声时远时近,时有时无。

    帐内这对男女都无心睡眠,一个防止对方行刺,一个防止对方夜里侵犯她,各怀心事,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甄岩儿自幼被养于天机阁一个秘密基地,刺道盟就是专门培养刺客的地方,从小开始,无数的幼童被带入基地内,然后被高手摸骨,根骨佳者才有希望被重点培养,进行魔鬼式的训练,各种兵器、武功,然后一批孩子分组圈养起来,相互厮杀,最后选出一个人来。

    过一段时间,再从各地选拔一批成组,相互厮杀,十多年后,每一个做杀手的人,双手都沾满了同龄孩童、伙伴的血,无数个夜晚从恶梦中惊醒。

    那些根骨不佳的人,都被训练成普通武士,用于做他们杀手的陪衬,丛林伏击中被杀的对象。

    总之,但凡被选中带来的人,不成为杀手,都半路夭折,死在杀手成长的道路上,成为踏脚石。

    她的冷酷和杀气,就是那时候被养成了,不这样对自己狠,对敌人狠,甄岩儿也活不到现在。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这句就是她的教官,在那次丛林逃亡战中,交给她们那批杀手的一句训言,多年来,她就是依靠这句,无论多艰难,最后都顽强活下来,干掉对手,成全自己。

    甄岩躺在床铺上,闻着被褥充满男子的气息,一阵心烦意乱,但不在感到世间冰冷,只有与黑夜同在,而是感受到人间一些味道,这一夜,她想到过往很多人和事。

    和她一个村子的小丫头,同样被带入刺道盟,数年之后,自己亲手杀了她,那一晚,自己哭了很久,甚至很鄙视自己,但后来,逐渐习惯了这种冷血。

    父母的脸孔早已记不清了,也不知自己是哪一国人,其实身份对自己,没有任何用处,她只想尽快完成任务额度,然后脱离天机阁,这是刺道盟的规矩,千杀令,只要杀够一千次,就可能金盆洗手,不必再出手,甚至脱离天机阁,隐居江湖。

    甄岩儿早已过够了剑尖添血的生活,想着有一天能解脱出去,可是随着她越来越出色完成任务,这两年,凶名远播,功力变高,已经很少有惊动她出手的任务了,因此一直在禁地闭关练剑。

    现在被俘虏了,虽然感到屈辱,感到委屈,感到不服气,但未曾不是一种放松,一种解脱。

    想着想着,过去种种,如烟云浮过,但是却使她泪流双颊,蒙着被褥轻泣起来……

    这些想法,辰凌当然不清楚,他不敢放松警惕,谁也不知道,这女刺客还有多少狠辣手段没使出来,比如毒针、药粉等,这些防不胜防,但是让他直接辣手摧花,下杀手除掉后患,他还不会去做。

    因为凭着感觉,对方走上杀手之路,也是被迫,身后不知还有哪些秘密?要对付天机阁,拔掉刺道盟,这个甄岩儿就是最好的突破口。

    此外,她能丢弃那些毒辣手段,比如投毒、用冷箭,也没有对他的家人下手,否则白若溪、洛语嫣、程素儿、靳若若她们,谁能防得住?

    光是这一点,辰凌擒住她,出于仗义,就不会对她下死手,这是敬重对方杀手的行规和准则,觉得刺客有道,不滥杀无辜,让辰凌有放她一命的想法。

    辰凌回到战国后,随着环境,步步险境,如履薄冰,使他心机越来越深,他要放长线钓大鱼,等刺道盟知道他们第一把交椅的女刺客被俘虏,那天机阁会放过甄岩吗?

    欲擒故纵,以甄岩为诱饵,只要天机阁刺道盟一有大动作,必然会露出破绽,那么他的锦衫卫就会盯紧这支势力,布下眼线,紧紧咬住。

    他还会用墨家等各大圣地,对天机阁施压,让圣地相互出手,引导天下大势,若是这些势力的深浅都不清楚,他如何能横扫中原诸侯,拔掉那些不安分的潜在势力?

    侧卧之榻,岂容他人鼾睡?

    偌大江山,他不允许在君王身后,还有一些庞然大物盯着他,要把持江山社稷,扶持社稷的代理人!

    夜过子时,明月悬空,皎洁月光,照射大地,一阵空明。

    辰凌侧耳听着屏风后,女刺客甄岩呼吸似乎平稳,安然入睡了。

    “这妮子,没心没肺,这就睡着了?不打算逃跑,或是再出手了?”

    等了好一阵子,屏风后也没有异动,辰凌警戒心逐渐放松,不一会也睡着了。

    很奇怪,这一晚是甄岩儿睡得最踏实,最香甜的一觉,直到翌日苏醒过来,还是被辰凌叫醒来的,她才注意到,东方日出,阳光照射在帐篷帆布上,光线明亮。

    每晚都做噩梦的她,惊奇发现,昨晚似乎睡的很好,甄岩儿有些茫然,难道与这被褥有关?嗅了嗅被褥,一股男子的气息强烈入鼻,让她不自觉有些脸热:这是他的气味吗?

    “小姑奶奶,起床了。”辰凌在屏风口处,喊了一声。

    “知道了。”甄岩儿不耐烦地回了一声,随即捂住自己的嘴,干嘛要答他!

    穿衣洗漱,忙了一会,开始用早饭,辰凌就在帐内与她用膳,各吃各的,一人一碗稀粥,一小盘熟肉,一个面馍馍,行军宿营,饭菜都很简单,辰凌对这方面也不过于讲究,毕竟行军打仗,不是旅游观光,要时刻保持简约军风,吃苦耐劳,才能呼之则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两人各用各的碗筷和饭菜,辰凌以防她暗中下手脚,来个服毒而亡,早膳过后,拔营起程,继续赶路。

    辰凌让侍卫从后面小队辎重行伍中,驾来一辆篷车,他和甄岩儿坐于车内,打算继续开导开导她,聊聊家常,谈谈人生,打消她的仇恨和杀念,以便后面相处融洽。

    “那个,甄姑娘,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抛开鬼任务,咱们可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不必如此相互记恨,你一连刺杀我几次,我可不曾伤害于你吧?”辰凌耐心劝导。

    不说还好,这一说出,甄岩更来气了,心想:好啊辰凌,你倒是没杀我,却在我面前炫耀武功,羞辱于我,还亲了人家三下,如此私仇,这笔账可有的算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