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408/3626070.html"}})();尊宝娱乐 >君临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95章 弹劾辰都统

第0495章 弹劾辰都统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朝了,文武百官浩浩荡荡,身穿官大夫的服饰,步足云履,在钟鸣鼎响之下,鱼贯而入,走上偌大的宫殿内,按照宫中礼制排好位置,文在右,武在左,各有数列。

    辰凌没有正式入魏朝的经历,以前入宫,都是太监直接把他领入后宫,私下觐见魏王,今日还是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跟随武将官员们上早朝。

    他虽然官居都骑卫大都统,荣耀无比,掌管王兵,直接听命于大王,但官爵比不得将军的官衔,因此站在第五排,在副将之后,与六卫营的诸卫指挥尉同排,与他们这列正前方第一排,是魏国太尉,上将军,九卿中的郎中令、卫尉长。

    忽然,一声钟鼎上响起,随后有内侍宦官尖声高喊:“大王驾到——”

    仪仗队率先进殿,紧接执伞的、执金爪的宫女络绎不绝,如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魏襄王从王座一旁的偏殿门进入,直接来到王座之上,正襟危坐,众文武官员见到大王做好后,大声喏唱,拜见大王。

    这魏襄王接近五十的年纪,身材有些发福,但是威严仍在,面对文武官员,板起脸来,一脸肃穆,可不像在后宫时候见到那样猥亵贪色的模样。

    由此看出,这魏襄王虽然能力平庸,但是并不昏庸,尽管没有统一天下的野心,但是强大魏国,像魏文侯那样称霸诸侯的雄心,还是有的,在堂前他就是一国诸侯之君,举手投足都保持一种高高在上的威势,这是帝王驭臣之道。

    “众卿家平身——”魏王开口免礼。

    众臣起身后,各自站定,手捧上朝用的芴牌,一脸庄重严肃的模样。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内侍喊了一声,示意下面的文武百官可以上奏议事了。

    话音刚落,御史台一位姓黄名络的御史走出来禀告道:“启禀大王,臣有事要奏。”

    “准奏!”

    “这件事关于辰凌都统在燕国出使期间,纵容军中谋士、客卿,擅离职守,投奔它国任职,违反使节团出使条例,有损我大魏国颜面,为此弹劾辰都统,革去官职,听后发落。”

    这黄络一说完,有其他文官,九卿官典客长下属,典客副侍郎,有掌管外交和民族事务之责,站出来一躬身,开口道:“臣认为,这等出使期间,官职仍在,使命未完,国尚无损害那几位士大夫的任何行为,但士大夫却无气节,留燕为官,损害大魏形象,违反了使节员出使条规,作为此行出使的主要负责人,都骑卫大统领,知而不拦,纵容布下公然弃魏投燕,其心可诛,臣请谏,应加重刑罚,以儆效尤,这样才能严肃官风,不敢王命在身的情况下,任意而为,背叛国家!”

    魏王没有立即表态,脸色毫无异动,淡淡问道:“那卿以为,该如何责判?”

    典客副侍郎王轼拱手道:“对辰都统,臣认为当革去官职,没收财产充公,永不录用!”

    魏王差点气笑了,这么点芝麻事,就要革去官职,把人家经商的财产充公,没收给朝廷,还把这样一位六国皆欲招揽的人杰、少年英雄永不录用,真不知这臣子的脑袋怎么长的,怎么说一口间谍该说的言论?

    许多官员都知道这典客副侍郎王轼,乃是太子党一方的人,作为先锋冲出来,要大大打压辰凌,甚至一棍打死,让他无法翻身,手法果然狠辣。

    但是众人不以为然,这只是刚开场而已,各方势力都会表态,最后逼魏王表态,骑虎难下时,正邪是非都不重要了,君王要考虑的事如何平衡这一件事的得失,各方势力的利益点,如果裁判的不好,哪怕他是魏王,也经不住文武官员同时发难相迫,逼君王妥协,那时候,辰凌是否冤枉都不重要,必须要有人来承担一场政治漩涡的罪名,以平息众怒。

    丞相公孙衍今日仍没有上朝,看来病情不大乐观,但是丞相府一派的文官,站出来开始为辰凌辩解了:“臣丞相府长史杨枕,启奏大王,辰凌虽出使燕国,但并非联系外交的使节团,因此以外交条例来等视之,并不可取。”

    “辰都尉此次出兵燕国,骑兵三百人辅助燕国平定内乱,为大魏赢取十万大军一年的粮草,功劳彪炳,扬我大魏雄风,可以说,为国争光,至于那范雎等七八老夫子,并非朝廷正式任职官员,而是一些郁郁不得志的土夫子,出使前,还是一些大夫府内的客卿,不曾入过朝廷居官,可谓半吏半民。”

    “这次作为辰凌军中客卿谋士随军出征,与出国使节身份完全不同,作为士大夫,各国诸侯命令提及,不得以叛国罪阻止士子走访诸侯国,入过我大魏因此事大张旗鼓,岂不是自砍双足,让那些有才士子望而却步,不敢来魏效忠吗?因此过于追求,实不可取。”

    “另外,即使那几个土夫子有过失,但辰都统乃军方将领,此去军功彪炳,扬魏国风,应该予以奖励提拔,即使有小过错,但功大于过,不该受此大罚,何况辰氏家产乃私人经营财产,并非朝廷全部赐予,更不该以朝廷之尊,强夺私人之产,那无疑让天下商者担忧,弃魏而去,犹如自毁长城!”

    这杨枕在丞相府任长史,是除了丞相、副丞相外,相府机构中最大的官职了,说话有些分量,加上事前公孙衍这位纵横家点拨、传授,在堂前一番贬斥后,御史台黄络、九卿典客机构副侍郎王轼都被堵塞住,气鼓鼓的,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自古官场都是墙倒众人推,在朝中为官的人更是以揣摩君王圣意为第一要义,观察颜色,一言一行,一个举动,群臣做到心中有数,如果皇上要惩治一个人,他们都是要绞尽脑汁去罗织罪名,让君王惩治得无比顺畅,如果非自己一方的死信盟友,很少有人以同情心来说项,惹火上身,陷进去就拔不出来了。

    但是长史杨枕听命于丞相公孙衍,老丞相执意要保他,因此一些丞相府机构的文官便跟着发言支持杨长史的言论。

    当然,太子党、老贵族党也开始反击,一时唇枪舌剑,打击辰凌,前者与辰凌公仇私恨都有,贵族元老们,是不想辰凌这个草根英雄势力越来越大,骑到他们门第子孙头上去,何况出征在即,如果能把辰凌拉下来,那么元老们就能推荐旧贵中的子弟,挂得一帅职,继续巩固贵族旧势力,保持势力不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